灵事警察
字体:16+-

第十四章 隐藏的线索

您的一次轻轻点击,温暖我整个码字人生.支持作者,保护知识产权,.Cm文学网,支持正版,欢迎点击原创首发站

://.Cm/b/46388.ml,点击+收藏+推荐,谢谢

当听到“冯远坤”这三个字的时候,李茜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冯远坤?就是那个色迷迷的调酒师?甚至连她这个警察都差点被害,但是冯远坤究竟怎么样了,现在细细想起来,她也说不清楚,她醒来的时候身前站着自己十几年不见的表弟,地板上是一滩已经溶化的差不多的冰水,只是那水里有些殷红,但却并没有任何迹象表明那就是冯远坤最后的痕迹。(}

“他没来,但他确实已经,死了!”月妖修理着自己的指甲,面无表情地说道,“我记得我跟你说过老板,你让我跟着冯远坤,别让他对谁都动手,结果我被那几个人困在了宾馆的一楼,等我到现场的时候,冯远坤已经化成一滩水了,跟之前那几个人的失踪是一样的,不过现场出了一点残留的气息外,倒是非常干净,显然对付冯远坤的时候他下了狠手!”

“等一下,你居然派人监视我?”李茜的眼中充满了愤怒,瞪视着那个面色冷峻的酒吧老板,“你居然派人监视一名人民警察?”

“抱歉,李小姐,不是监视你,只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你知道,我和远坤可不仅仅是同事的关系,更是,朋友。”宇尘淡淡地说道,让李茜一时语塞,更让她愤怒,这个宇尘派人跟踪她,但却不是因为担心她,而是担心那个流氓调酒师,“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李茜不满地说道,甚至有些咬牙切齿,丝毫没有注意到,此刻他们才是拴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蚁。

“老板,你觉得会是一个人吗?”月妖突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你什么意思?”李茜敏锐地感觉到在之前的谈话中宇尘保留了些什么,但月妖却“一不小心”说漏了嘴。

果然宇尘埋怨似地看了一眼月妖,但却并没有责怪他太多嘴,“同样的手法,不是同一个人,难道还有另外的人?”

“老板,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再隐瞒了,现在咱们可是寄人篱下,再不好好配合,恐怕会有麻烦的,我可不想露宿街头。”

“废话真多,你要说就说,不说我现在就把你赶到大街上去!”文齐说着,已经抬手结印,虚空画符,一道隐形的符咒在他充沛灵力的灌注下隐隐发光,月妖却知道那不过是他故意展现出的强势罢了,但聪明地没有揭破,而是借坡下驴,“我说我说,老板现在完蛋了,还得指着你们养我呢。”

“说!”三声大喝同时响起,不同的是,宇尘的语气中充满了阴沉的意味。

月妖禁不住打了个寒噤,自己的这个老板虽然不会背地里对人下黑手,但并不代表永远都会容忍他,而现在的这种表现就是他发怒的体征,好在在李茜的面前他还是比较注意自己的形象地,何况,老板啊,你又何必欺骗自己呢?“我一直怀疑有两个凶手,因为,首先这些人虽然被害的手法一样,但是冯远坤却连魂魄都没有留下,其他那几个人都不仅留下了魂魄,而且还有残存的意识能找到老板;第二,冯远坤遇害的地方在他租住的宾馆里,虽然和那几个人遇害的地方在同一个方位上,但中间也隔了将近一条街,从之前那几个失踪的人分布来看,那个凶手杀人的范围应该在三五米的范围内,不可能跑出去那么远,第三,也是最后的一点,那几个失踪的人在被我灭了之后都留下了一朵诡异的黑色玫瑰花,惟有冯远坤没有,所以我说,这是两个凶手做的。”

“月妖,我得说你的分析很有道理。”宇尘冷笑了一下,看着这个自己一手带起来的孩子,是的,你的分析却是很有道理,但是你还是太天真了,“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冤魂杀人后,他的法力也会得到提升,他杀人的范围扩大也就不奇怪了,甚至在今天,他能够突破我的阵法,潜到我的酒吧里伤人,而且,你也没有任何察觉不是么?我的阵法虽然不是很强,但还不至于被破坏了都没有察觉,除非,还有帮凶,但杀人的肯定就只有一个人!至于那朵黑色的玫瑰,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古怪的杀人手法。”

“他说的有道理。”一直静静地听着几个人分析的李茜突然开口说道,“我听说有一种冤魂,他们对生前的某些记忆有着非常深的印象,死后的灵体上就会保留那些印记,杀人的时候就会不自觉地留下一些线索,而且。”李茜停了一下,啜了一口热水,似乎是为了平复一下心情的震荡,“我这双眼睛,不瞒你们,有些特殊的地方,能够看见你们的灵眼都未必能看见的东西,要不然我也不会进入灵异小队了,今天,我和那个人已经打过照面了,虽然我不确定她就是凶手,但在她的前胸就是一朵黑色的玫瑰花!”

始终保持着镇定的宇尘听到这句话终于脸色大变,失控般从沙发上站起来,又重重地跌了回去,嘴里喃喃地念叨着:“真的是你,竟然真的是你!”

“怎么回事?”李茜皱紧眉头,警察的直觉告诉她,在这宇尘的身上隐藏了太多的东西,甚至有些东西就是这次案件破获的关键。

“我想去休息了!”宇尘说着,不理会众人诧异的目光,转身上楼随便找了间卧房便把自己关在了里边,任大家怎么敲门都没有反应。月妖无奈地摇了摇头:“老板从来没有这样过,我看这回可能麻烦了。”

“月妖,我想,你得明白,这件案子我们必须合作,你们有我要的线索,而我能让你们摆脱嫌疑。”李茜严肃地对月妖说道。

月妖挠了挠凌乱的头发,一脸无辜地说道:“我知道,cicely姐,但是,有些事情老板是很在意的,就是我也不知道,毕竟,我是老板从山里带出来的,不过是个服务生而已。”

“那朵玫瑰,你们老板似乎很在意,而且,你也很在意,我不相信你不知道些什么!”

“我确实不知道,我只知道,老板对黑色的玫瑰很在意,似乎是有什么难言的事情吧。”月妖无奈地说道,趿拉着鞋也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扔下了仍旧皱着眉头的李茜与文齐。

支持正版,欢迎点击原创首发站

://.Cm/b/46388.ml,点击+收藏+推荐,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