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南之暗夜星辰
字体:16+-

第二章 意外的保时捷

题记消失不是结束,仅仅是开始

平静才是真正的幸福,很多人在失去后才正真明白。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照在工藤家欧式的别墅上,显的格外优雅,却也让人感到几丝淡淡的忧伤。

无哲习惯性的叼着野草斜躺在草坪上,遥望天边的夕阳,心中泛起了点点苦涩。

这一世,他过的极为幸福,老妈老爸很疼他,老哥虽然是个臭屁的小鬼,但他也能在他的眼中看到关怀。

一切都很完美,完美到让他觉得不真实。

果然那一天终于到了

他侧头看向耳畔那一缕白发,记忆不由回到了五年前,脸上依稀还留有那时的温热。

他前世为了给夜报仇自愿参与了天魂实验,标志就是那一头白色的头发。

他本以为今生今世都不会看到那种惨白的颜色,可是五岁那年,当他在镜子里看到这一抹熟悉的时候,他就知道

这一生,他渴望的那一种平静的幸福,依旧是奢望。

有希子看着窗外那消瘦的背影,心中一窒,泪水不自觉的溢满的眼眶,五年前,无哲一夜之间白发,她和工藤优作十分担心,带着年仅五岁的无哲去了米花中心医院。

“工藤夫人,这孩子得了一种罕见的怪病,怕是活不过十七岁你节哀。”

有希子双手颤抖,身体仿佛突然间失去了一切力气,一旁的工藤优作赶紧扶住有希子,眼角微微的抽搐。

“有希子,一定还有办法的一定还有”工藤优作安慰着有希子同时也在安慰着他自己。

有希子仿佛无知无觉一般,她的脑海中只有一句话。

“活不过十七岁。”

年仅五岁的无哲靠在房间外,听着里面传来有希子的哭泣,嘴角微微上翘,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脸颊滴向地面。

看着无哲小小的身影在夕阳下散发着无尽的孤寂,有希子再也忍不住了,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珍珠般,滴落地面

“有希子,别哭了”工藤优作搂住了有希子,年纪轻轻的他,眉宇间竟有了几分沧桑。

“优作,小哲今年才十岁,才十岁呀七年还有七年,我到底应该怎么做,如果可以,我宁愿用自己的命来换小哲的命。”

看着怀中悲伤的女子,工藤优作眸中划过一丝温柔,心中默默想到。

“傻丫头我怎么会让你出事呢,要换也是我换,我才是一家之主,无论如何,我也会撑起这个家的。”

“别担心了,车到山前必有路,去让小哲叫新一吃饭吧,擦擦眼泪不要让他看出来。”

有希子看着无哲消瘦的背影,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丝笑容,双手举起来,大声喊道。

“小哲,去叫新一那混小子吃饭了”

“哎老妈,我知道了”

无哲呸了一声,把嘴里的野草吐了出去,伸展一下身子,回头朝他的大美女老妈吐了吐舌头,转身跑了出去。

看到无哲的搞怪,有希子不由失笑了,工藤优作看到这一切脸上全是幸福的微笑,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多好

“新一这臭小子,真是的,放了学不回家,跑去踢球,害的作业还要我帮他写”

无哲一边跑,一边碎碎念,跑到空地的时候,一个足球突然冒了出来,他条件反射,一个侧身踢球入网。

宾果看来我的技术还没有下降啊,无哲满意的看着目瞪口呆的小伙伴们。

“真是的,臭小子,又来抢我的风头。”

工藤新一一脸黑线的盯着某个白发臭屁小鬼。

“哇好厉害啊”

“这个银发的家伙哪来的,真是个怪物”

“好帅”

无哲微微挑眉,并没有在意,这些话他前世被人说了无数遍,他有样学样的学着有希子的模样,双手做喇叭状,大声喊到。

“工藤新一,你老妈喊你回家吃饭”

工藤新一脸色忽然阴沉下来,没有理会一旁的小伙伴,快步走到无哲的面前。

“小哲,我们走吧。”

周围的小朋友皆是愣住了,心中不解工藤新一这是怎么了,怎么忽然翻脸了。

无哲也没有理会这些吓呆了的小朋友,他心知肚明,自己这个面臭心热的老哥肯定是不满这些人对他怪物的称呼,所以生气了。

他心中很暖,可脸上却笑嘻嘻的道。

“工藤新一,你去打仗了啊这么脏,小心老妈把你扫地出门。”说着还做了一个扫地的动作。

“额臭屁的小鬼,你敢不敢客气点,我可是你老哥老哥”

工藤新一一脸无奈的看着笑嘻嘻的无哲,这臭小子从小就叫他工藤新一,无论他怎么纠正都改不过来。

“是吗,老哥,那你回家自己写作业喽”无哲摊了摊手,一副无奈的样子。

“别别,小哲,老哥错了,是老哥错了,老哥现在就去洗澡,ok”工藤新一讨好的笑着,没有了半分臭屁小鬼的样子,没办法,他不能不讨好啊,他这变tai弟弟才十岁就拿到了美国麻省理工的学位,还是物理和化学双学位,现在整天在家里休息。

唉,一想起自己还要在小学打转,工藤新一就大叹命运不公,为啥都是一个妈生出来的,智商差距这么大呢。

“好吧,我就大人大量原谅你了,一根哈根达斯,你去洗澡吧,老妈那里呢,我替你兜着。”无哲晃着一根手指笑嘻嘻的看着工藤新一,小手指了指街边的便利店。

“呃呃”工藤新一可怜兮兮的抽出钱包,犹豫了半天,可看着无哲笑嘻嘻的脸,终究还是一脸无奈的走向了便利店。

“哈哈。”坑了一把老哥的无哲心情相当的舒爽,正走着,他忽然瞟到了一辆黑色的保时捷,顿时一愣。

黑色的保时捷,还是356a,这可是相当老的车了,怎么有一种异样的熟悉感,无哲摸着下巴想着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辆车。

“对了这是琴酒的保时捷”

无哲倒吸了一口冷气,怎么可能,这些家伙不是在老哥十七岁那年才会出现的吗。

对对这一定是个巧合,巧合,他们七年后才会出现的,无哲安慰着自己,忽然一愣七年后

七年后七年后他十七岁,七年后他就会死

无哲的脸色难看起来,难道他来这个世界一遭竟然什么都改变不了吗。

“我不信我一定要改变老哥的命运。”

工藤新一从街对面走过来,听到无哲的声音,随口问道。

“改变什么啊”

“啊,没什么,没什么”

“好吧,呐,给,你的哈根达斯。”

听到无哲说没什么,工藤新一惨兮兮的把哈根达斯递给无哲,摸着自己干瘪的钱包跑到一边欲哭无泪,他都快心疼死了,他的零花钱啊。

无哲接过哈根达斯没有吃,反而走到工藤新一面前,神色略微复杂。

“新一我要去看一场难得的音乐会,你先回家吧。”

年幼的工藤新一并没有听出无哲语气中的异常,他还在心疼的自己的零花钱,只是无力的摆摆手。

“去吧去吧记得早点回家,我会给你留饭的。”

正要走的无哲心中一颤,早点回家也许

“老哥,记得好好照顾老爸老妈。”

老哥

听到无哲的称呼,工藤新一愕然的抬头,却只看到了无哲单薄的背影,这这还是那个臭小子吗

这是那个臭小子第一次叫他老哥。

工藤新一想笑,可看着无哲的背影,他却笑不出来,抬头,怔怔的望着天边的最后一缕夕阳,心中竟泛起了一丝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