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烽火连天
字体:16+-

第四百一十六章 战后思索

双方的交战告一段落,武田昌行的第一大队和张炜的教导大队,如同两头厮杀后的野兽,在各自的领地上舔舐伤口,恢复体力。

南宾公路,第一大队的出发地,武田昌行看着前面那块没拿下来的阵地,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在公路上,第一大队的士兵们狼狈的靠在汽车,和大车物资旁休息,辎重车上躺满了拖下来的伤兵。

这些伤兵均是从战场上抢救下来的,伤的都不轻,有的断了腿,有的被打中了肚子,最惨的是被掷弹筒打瞎了眼睛,大队的卫生兵正在对伤兵进行紧急施救。

第一大队本就进攻失利,新败的日军兴致不高,伤兵的哀嚎进一步的削弱了士兵们的士气,武田昌行很懊恼,其战斗指挥和进攻布置都没有问题,可偏偏的落得个进攻失败的结局。

武田昌行和第一大队屡试不爽的打法,这次,没能得手。

武田不断的梳理,反思自己的指挥,最开始的遭受伏击,再到正面强攻的失败,整个战斗过程中,自己的部队一直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通过交战,他发现这些中**队的火力很猛

战斗中,武田昌行没有把他们同一般的中**队看待,只是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大大的低估了这些中**队。

敢从容的和皇军拼刺刀,并且敢打反击,绝非一般的中**队,武田从广西一路打来,即便是和广西正轨军打,进入拼刺状态后也是一触即溃,被这些部队惯出来的轻敌,在这仗中终于碰壁了。

武田昌行看着公路上的本大队士兵,内心突然产生了一丝愧疚,自己的决策,才导致了他们的大量伤亡,当然了,他绝不会后悔,更不会因为士兵的阵亡过渡哀伤。帝**人,为天皇战死,为大东亚共荣而尽忠,是理所应当,他只是有些惋惜这些士兵伤亡的没有价值。战斗总归是要进行下去的,武田平复了攻击失利的心绪,伤亡被抛在了脑后,针对对面阵地的攻击计划,再一次的在武田头脑中运转了起来。

“报告!”

武田回头看去,吊着膀子的大队副官拿着电报纸,立正在他身边。“大队长阁下,联队发来了电报。”

武田一听这话,脸色有些不好,刚才进攻教导大队失利后,他便把具体战况汇总成了电报,发给了第二十一联队联队部。

武田和许多日本军官一样,不愿意承认失败,和中**队作战打了败仗,谁愿意承认呢,不过作为军人,武田还是把电报发了出去,毕竟这些情况甚至会影响到整体战局。

“说吧。”武田脸色阴郁的说道。“三木联队长阁下发电,已知晓本大队的战况,和我们交战的,系敌蒋系中央军第五军,围攻昆仑关的亦是此敌,联队长命令我们休整,准备再次攻击,旅团已经协调了飞机,这些增援昆仑关的飞机,将会先协助本大队攻击,对公路两侧的敌阵地实施轰炸,联队长要求我们在轰炸之后,尽快拿下敌阵地,增援昆仑关!”

空中支援,这是个好消息,此次第五师团在钦州湾登陆,登陆站稳脚很后,也有了空中支援。

武田的脸色好了一些:“还有呢?联队长提没提到后续援兵和昆仑关战况?”

“联队长在攻击时发了电报,点报上说联队缺少汽车,本大队后面的第二大队由三木联队长阁下亲自率领,现在还未整队出发,昆仑关方面的敌军攻击凶悍,接连攻下我军数个高地,我军在昆仑关的守备队也拼死反击,现在正在拉锯中,阵地仍然保持在我们手中。”

武田点了点头,昆仑关方向还算不错的情况让他在心里松了口气,毕竟他的第一大队,直接任务就是增援昆仑关。

现在被阻击在南宾公路上,他的第一大队没能突破阻击,昆仑关的战况是受到直接影响的,他和第一大队,要负主要责任。

得到了昆仑关还在手中的消息,武田在心里还是暗自庆幸的。

现在的情势,对武田来说不好不坏,好在昆仑关的守军很能坚持,没有被攻下阵地。

而增援昆仑关的部队,分为两批。

第一批是武田昌行的第二大队,第二批是由二十一联队联队长三木吉之助亲自带领的第二大队,武田的第一大队和教导大队作战了这么长时间,后方的二批援军依旧是因为缺乏运输装备而迟迟不能进击。

也就是说,武田还要单独对阵中**队,单独驰援昆仑关,这个事情,多少令武田有些担忧。

不过总体的情况,还在武田的接受范围内,特别是空中支援,对于攻击大有裨益。

“让部队加紧休整吧。”武田对大队副官说道,新败之兵,需要休整,才能打好新的进攻。

……

“一,二,起!”“把木头旮沓丢了!”

炮击后遍布着弹坑的教导大队阵地上,官兵们正在清理阵地和尸体,喊着号子,三五一伙的或抬着尸体,或抬着弹药,或破拆损坏掉的房屋工事。

张炜与三名中队长,在一中队的村内战壕里聚在一起,激战过后,原来干净的阵地,变的一片狼藉,村内的交通壕倒是很干净,报告了伤亡和损失,教导大队八百多人,伤亡了一百多,大队主力的战斗实力还在。

郑轶群脖子上缠着块纱布,问道:“大队长,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清点完坛坛罐罐的损失,接下来讨论的,自然是更进一步的作战问题。

“大队长,鬼子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攻击了,我刚刚留意了一下,他们丢在这里的尸体将近一百多具,攻击需要间歇,鬼子吃了这么大的亏,不可能迅速反扑。”

邱伟的一中队,在刚才的战斗中,是三个中队里战斗最从容,压力最小的,他有精力留心日军的损失。

郑轶群和穆超可就不行了,穆超是单独在公路右侧布防,郑轶群更惨,被突破了阵地,如若不是及时派了工兵排增援,估摸着已经殉国了!

要说接下来怎么办,张炜无法现在就做出决定,告诉他们,教导大队刚打退了一次日军的攻击,撤退,目前是不可能的,攻击更无从谈起,对面是一个日军大队,想吃掉他们是痴人说梦,日军的下次攻击,肯定会更猛,张炜心中两相权衡,教导大队最好的选择似乎还是就地布防?

“大队长,友军来了!”几人举棋不定的时候,张炜的通信兵跑了过来,远处,村落的后方,出现了大批的**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