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烽火连天
字体:16+-

第三百八十八章 赶赴桂南

 (第1/1页)

衡山旁边的火车站被第五军的部队紧紧的围住,在几万人马的映衬下,小小的火车站简直如同一座孤岛,一群群身穿灰色色棉衣军服,头戴德式m35钢盔的第五军士兵围绕在火车站附近。

站里站外都是准备登车,或者是正在登车的第五军士兵,显得很喧闹。

新二十二师是三个师里排在最后出发的。

第五军的运输计划中,戴师长的第二百师作为先头部队,向南宁附近快速车运,郑师长的荣一师和邱疯子的新二十二师排在后面,重装备让出火车给步兵,优先运送步兵部队,附近能用的,但凡能装东西的火车头和火车厢基本上都被第五军征用过来,提高运输效率。

教导大队的士兵,正在站台附近的空地上休息睡觉,纵然是大白天,张炜也没有去刻意的管束,最近的行军,士兵们很辛苦,等开到桂南就要真刀真枪的干上了,临战前的休息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训练,重在平时。

张炜的士兵们还是很省心的,都能安心睡觉休息,不必花太多心思看着。

其他部队在等待装车的时候,一直在严抓逃兵,车站人多,情况比较乱,有些开小差的就找到了机会。

最先是第五军特务营在车站外抓到了几个逃兵。

一出逃兵,各师立刻提高了戒备,清点人数,禁止士兵自由活动,逃兵一直是老大难问题,越是紧急关头,越要盯紧。

火车一辆辆的往外发,每一辆火车开走,都会传来巨大的鸣笛声,运兵车,装备车,弹药车,物资车,火车站是没日没夜的连轴转。

教导大队的士兵们可以休息,军官就不清闲了,教导大队是师直属部队,师部的消息普遍能最先得到,通过这几天来师部的通报和命令,桂南方面的军情,张炜和中队长们大致上已经了解完毕。

在火车的鸣笛声中,张炜,邱伟,穆超,郑轶群围着一份地图,讨论着此次作战。

地图是桂南地区的地形图,画的很粗糙,是十几年前的图,不知道是何人画的图。

和以前见过的日军精细地图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就这图,还是托了人从师部要到的,抗战前,国军的地图是靠政府的测量部分来测定,中央政府控制的江浙地区,可以进行比较精确的测量,可广西广东等地就没办法了。

桂系名义上听从于地方政府,实质上就是自治的军阀,跟中央屡次发生武装冲突,这种表面和气,实际上处于半敌对状态的关系,注定是不允许,也不可能让中央精确的测量地形图。

“这次去广西作战,是一场苦战,要弟兄们做好准备,特别是山地多,很可能要进行山地作战。”

广西山地多是人尽皆知的,这图子虽然不准,可粗糙的等高线和山体,高峰隘口还是有标注的,山地丘陵很多,桂系军队擅长小规模山地作战的特性,也与此有关。

不少和桂系军队交过手的中央军老兵,对这群“猴子”爬山钻沟的本事印象很深。

“明白,咱们队伍里挺多的湖南兵和贵州兵,爬山未必比得过广西兵,但是也不差。”邱伟说道。

穆超盯图子盯了半天:“那小鬼子是奔着南宁去的,鬼子按说会占着城不放啊,他们会不发扬火力和汽车轮子跟我们打山地战?”

日军的动向,第五军军部每天都会得到军委会的通报,新二十二师师部也有一份情报。

因为张炜和师长副师长的关系不错,加上他又在名义上兼任着新二十二师作战处第二科科长的职务,所以张炜每天都能弄到适时的消息,教导大队的中队长们自然也就明了了日军最新的动向。

张炜说道:“你看看南宁周边,城外大量的山地,宾宁公路两侧都是山地,鬼子要想扩大战果,必然少不了山地战。”

张炜用手指了指南宁周围:“都看好了,日军想攻南宁,想把它沾了,把铁路,公路切断,他想过来,我们偏不让他过来,仗往大了打,日军和我军一旦铺开,必然涉及到山地作战。”

“南宁附近险要的山地不少,高峰隘,昆仑关都是要地,不易于他们发挥火力和重武器。”

张炜的手指落在了一片险要地带,周围多山地,地形险要,可控制宾宁公路,也可牵制,控制南宁,可以和四周的一塘,二塘,三塘,四塘,五塘,六塘,七塘,八塘,九塘这些密集的天然据点群形成守备体系,进可攻,退可守。

即使是在这张地图上,也极为显眼。

这片险要地带的中心,名为昆仑关。

“但我们的重装备也不好用。”工兵排排长何金海说道。

“没错,咱们军直属的坦克使用会受到很大的限制,五军也是重装部队,没得办法。”

日军的重装备在大规模战斗时使用不便,对于大多数参战国军来说是好事,但也是一把双刃剑,第五军的重装备也会受到影响,在山地条件下,机动和攻击都是问题。

拿昆仑关来说,正面和东西面全都是山地和丘陵地形,战车开上去就得慢慢爬坡前进。

第五军没有大规模使用战车的经验,这第一次使用,就是一道难题啊。

张炜把注意的问题和日军的大致战术目的和军官们讨论完,余下的事情,就是为即将的激战最准备。

“这仗是教导大队成军后的第一战,大家要重视,血战是万万免不了的。”

“多做准备,让弟兄们准备爬山过沟,工兵排多备爆破筒,山地作战用的上。”

张炜看了看何金海,山地战,重火器运输使用不易,爆破筒这种便于携带的装备是多多益善。

打山地攻防战,许多装备是用不上的。

第五军在加急运输状态下运输效率很高,二百师和荣誉一师用了大半天装运完毕。

新二十二师是最后一个上车的,教导大队和师直属部队共用一列火车,车厢是最差的木板车,在下午,教导大队和新二十二师作为第五军最后一批上车的战斗部队,登上了通往桂南的火车。

师部,师直属部队在前,四个团在后。

全军路上不做停留,部队的一应吃喝拉撒都在火车中进行,粮食,饮水,全部加发给登车士兵,可见情况之紧急。

在桂南方向岌岌可危的战局中,第五军,这支军委会手中的利刃,从湖南乘车,疾驰向桂南而去。

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