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狂妃狠嚣张
字体:16+-

124. V124

124. V124 [ 返回 ] 手机

金成洙挺了解玲儿的话像是一下子被电击了一样,是啊,他忘了,凝露来这里不是为了和他叙旧的,是金成秀下旨赐婚她才来的,他因为很久没有见到凝露,还很好奇老师的现状居然忽略了这件事情,现在被解玲儿这么一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何时开始他们变得这么陌生,变成了名不正言不顺的关系?有事情的时候再见面,不就意味着没有事情就不要见面吗?“你决定了?”金成洙慢慢的问道。“决定了,房子都买好了,花了一大笔的钱呢。”解玲儿半开玩笑的说,但是谁都能看得出来她眼睛里的坚定。

“其实,你不是一定非要搬出去的,在这里也可以啊,不会有人说闲话的。”一旁的司徒凝露插嘴说道。“你什么意思?”解玲儿大声的问道:“什么闲话?我会有什么闲话被别人说,你知道什么?有你说话的必要吗?”

司徒凝露没有想到解玲儿会生气,会这么大声的对她说话,会在金成洙面前这么不顾忌的说她,好歹她也是金成洙未来的王妃啊。“不是这样的,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司徒凝露眼里充满着泪水,声音略带颤抖的说。“是吗?那可真不好意思,我这个人经常误会人的,如果你下次怕我误会,就不要说话。”解玲儿懒得理会司徒凝露,转头看着金成洙说:“我们约定的事情不会变。”然≡万≠书≡吧≠小≠说 后转身离开了,金成洙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阻拦解玲儿,因为他知道,即使他阻拦了解玲儿还是会走的,金成洙转身看向司徒凝露,此时的司徒凝露脸上带泪,

显得十分的惹人怜爱,只是金成洙已经没有心情去欣赏美人了,他不知道他这么做对不对,为了一个司徒凝露失去解玲儿真的值得吗?

“我今天很累了,你先回房休息吧。”金成洙对司徒凝露说,然后自己走掉了。司徒凝露一个人站在屋子中间,眼泪掉得更快了,双手不停的绞着手里的手帕,牙齿咬着嘴唇,哀怨的看着金成洙离去的地方。

解玲儿从王府里离开之后就直接去了倚翠楼,不应该叫做勾栏院了,解玲儿没有带任何东西,因为也没有什么值得带的。解玲儿到了勾栏院,老一一鸨还是很有效率的,至少门上面已经贴上了解玲儿吩咐的告示了,牌子也已经摘了下来,里面也没有什么客人了,就剩下三三两两的姑娘在里面了。

“呦,你来了。”徐妈妈正在里面忙活着,见到解玲儿来了马上迎了过来,解玲儿以后可就是她的老板了,她的好好讨好她,万一到时候解玲儿一个生气辞退她那可怎么办?

“你办事还是挺有效率的嘛。”解玲儿轻轻地笑笑说。“以后你就叫我老板就可以,我吩咐的事情你做好,其他的事情不要打听,保你有大把的银子。”

“好嘞,有老板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徐妈妈挺了解玲儿的话脸上顿时想开了花一样。“好了,奉承的话就等以后再说吧,把你这里所有的姑娘都叫出来,我有话要说。”解玲儿对徐妈妈说到,徐妈妈点点头二话不说就张罗了,解玲儿自己舒适的在大厅里找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不一会大厅里就站了好多人,充满了各式各样的胭脂味道,弄的解玲儿有点呼吸不顺。“人齐了?”解玲儿问道。“齐了齐了,咱么倚翠楼、不不不,咱们勾栏院所有的姑娘都在这里了。”徐妈妈笑着说道,语气里有点小自豪,是啊,能不自豪吗?好歹这里可是滁州最有名气的妓院,那么这里的姑娘也就是最有名气的姑娘了。

“你这里的姑娘倒也不是绝色,不见得就比其他青楼的姑娘漂亮,但是为什么你这里会成为滁州最有名的青楼呢?”解玲儿仔细看过这些姑娘之后问道。“老板你有所不知,虽然咱们这的姑娘容貌不是第一的,但是**功夫一流啊,这男人嘛,虽然喜欢长得好看的,但是中看不中用的时间长了也就无趣了。”徐妈妈有些尴尬的说,是啊,让自己承认自己下面的姑娘只是靠**功夫拉客人,还是会有些丢人的,虽然她们已经沦落风尘了。

“你的意思我懂了。”解玲儿听了点点头说:“我想你们应该也都知道了,从今天起我就是这里的老板了,那么我希望你们一切都听从我的安排,这样大家才可以有钱一起赚。”“是。”大厅里的姑娘齐声的说。

“好,既然是换了新老板,那么一定就有新规定了,那么我就先说一下,省得以后你们犯错了找借口。”解玲儿严肃地说,这规矩是不可以缺少的,否则以后在这么多女人的地方还不乱了套了。

“第一,从今天开始你们的花名都要改,既然是花名,那么就都改成以花命名的吧,以后的胭脂水粉自然也就是配合自己的名字,还有穿衣和房间摆设都要搭配好,至于你们叫什么,等到一会开晚会之后,一个一个的见我,我会给你们起新的名字。”解玲儿说道。

“第二,你们既然身在青楼,就请你们做好随时随地卖一身的准备,既然进到清楼了,就不要抱有一丝的幻想了,脏了就是脏了,所以请你们放开你们的矜持高贵清高,用你们的姿色、身子去留住客人的心,当然业绩越好的,奖励就会越多。”

“第三,从明天开始我也会大批买进新人,所以完全存在你们被新进来的人给挤下去,那么到时候就不好意思,请你滚蛋了,没有用的人我是不会留的,不过你们想要动用什么争宠的手段我不管,只要客人多,钱赚得多就好。”解玲儿接着问:“你们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姑娘们们异口同声的回答。

“那好,现在排好队,一个一个走到我面前,我会告诉你们,你们的新名字,徐妈妈,叫个人在旁边记一下。”

“好,记录的事情让账房老孙吧。”徐妈妈叫来了老孙,解玲儿一看是个女人,也不计较,就开始给这些女子起名字,什么牡丹、百合、玫瑰这些花名就开始满天飞了,最后一共是四十一名姑娘起了四十一个花名,解玲儿说的口干舌燥,感觉都快把自己知道的花名都说光了,然后大发了这些姑娘各自回房准备自己的节目,明天可是很重要的,谁能红谁能赚钱,谁能留下来,可就看明天观众们的反映了。

“徐妈妈。”等到一切都弄妥之后,解玲儿问徐妈妈说:“该买些新的姑娘回来了。”“什么?还要买?老板,咱们勾栏院的姑娘可是最多的了,再买谢姑娘回来放哪啊?”徐妈妈有些不解的问,虽说是青楼,但是姑娘太多了也不是个事啊。

“这你不用管,我自然是有分寸的,而且,你不买来新的人,难道要客人每次来都是对着熟悉的面孔?早就烦了,下次谁还来?”解玲儿不耐烦地对徐妈妈说,就连相爱的人都会有一天因为看的时间太长而忽然嫌弃自己所爱的人的长相,更何况是青楼,那那人来这里不就是为了寻找刺激吗?要是每次来都是对着熟悉的人,谁会有心情?那还不如回家哄老婆孩子来得痛快。

“是,我知道了。”徐妈妈顺从地答应,不再说什么,毕竟解玲儿现在是老板,她自然是要服从老板的话的。“好了,这大厅和舞台还是要布置的,还有那些姑娘们的胭脂,你现在马上去买,就按照她们的名字买相同的胭脂,实在没有的也要用和别人不相同的,知道了吗?衣服的颜色也让她们穿与自己名字符合的,这样才会好记。”解玲儿对徐妈妈说。“是我知道了。”徐妈妈顺从地回答。“那好,你先到我去看看我的房间吧。”解玲儿有些累了,想休息了,徐妈妈带着解玲儿走到后院,后院有三栋二层的小楼,一栋的一楼是厨房,二楼是储存一些东西的地方,一栋本来是徐妈妈住的,但是由于现在解玲儿是老板了,徐曼曼就把二楼清理干净座位解玲儿的住处了,最后一栋的一楼是账房

老孙和其他一些下人住的,二楼则由许多房间,都是现在里面都空着,听徐妈妈说,是为**刚来不懂事的姑娘的,解玲儿也没有多问,她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她自然也知道不可能所有人都是心甘情愿来到青楼的。

来到了自己的住处,解玲儿让徐妈妈去忙自己的事情了,他自己则是推门走了进去,想观看其自己以后要居住的地方。

房间没有多么华丽,自然是比不了金成洙的府邸,但是解玲儿却感觉这里更适合她,说实话他不是什么聪明的女子,勾心斗角太多她也会累,正阳平凡的地方是她梦寐以求的,有一个小小的家,有一个爱她的男人,这就足够了,什么名利金钱地位,都不是她想要的。

可使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她也没有任何办法,所以只有争取,所以很累,所以受伤,所以会痛。

解玲儿静静地坐在房间里面,外面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大家都忙碌着,因为这位新的老板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