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狂妃狠嚣张
字体:16+-

123. V123

123. V123 [ 返回 ] 手机

“让婉清来。”解玲儿对这阎王阁的人说。“是。”来人也不多语,转身就走了。解玲儿不知道来的人是谁,阎王阁的人很多他都是不认识的,都是领事的做主的,而解玲儿也只是知道领事的叫莫离而已,是自己在三年前偶然救下来的。

等阎王阁的人走后,解玲儿也出了王府,她在这滁州城中慢慢地走着,慢慢地走着,她在找,找属于她自己的地方。解玲儿来到了滁州中心的地方,这里有很多酒楼酒家客栈,当然还有青楼。

要问在古代做什么最赚钱,那么一定就是青楼了,一本万利的生意,虽然在城中的时候解玲儿也开了一家清楼,但是性质是不一样的。

“倚翠楼。”解玲儿轻轻的念出来,呵呵,解玲儿轻笑,还真是妓院啊,解玲儿抬腿走了进去。“呦,这是哪里来的天仙似的姑娘吖,我们这倚翠楼,可不是良家女子应该来的地方啊。”解玲儿一进倚翠楼,就看到老一一鸨迎了过来,身上倒是没有什么浓浓的脂粉味道,只是语气和语调让人受不了。

“你是这里的老板?”解玲儿问。“哎呦,什么老板不老板的,在我们倚翠—萬—书—吧—小说 Www.楼里我就是管理所有姑娘的妈妈,我们这里不是正规场合,没人会叫我老板的。”老一一鸨回答者解玲儿的话,但是语气里却有着不容易被察觉的悲凉。

“我有生意跟你谈,找个清静的地方吧。”解玲儿淡淡的对老一一鸨说。“生意?”老一一鸨有些惊讶,他又仔细的看了看解玲儿,本来以为解玲儿会是哪位大人的夫人,来这里找偷吃的丈夫的,所以自己才在她刚进来就迎上前面,为的是让她不要在这里闹事,现在听到她是要谈生意,心里难免会有些惊讶,这里是青楼啊,要谈生意的话会是什么呢?

老一一鸨不说什么,转身带着解玲儿向三楼的房间走去,来到了房间,老一一鸨让小丫头上了茶之后关上了门,房间里就剩下解玲儿和老一一鸨两个人。解玲儿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地喝茶水,让外人看了会感觉她好像很渴似的。

“姑娘,你不是说有生意要同我谈吗?”老一一鸨好奇地问道,并不在乎解玲儿的沉默。“我要买下这个地方,开个价钱吧。”解玲儿淡淡的说。“你买下我这里?”老一一鸨又惊讶了,她没又想到解玲儿要谈的生意居然是这个。“小姑娘,妈妈我生意做得很好,并没有打算卖掉这里啊。”老一一鸨笑着说。“都少钱都无所谓。”解玲儿说到。

“不是亲不前的问题,妈妈做这一行多少年了,会在乎这点钱吗?这倚翠楼虽然是我营生的工具,但是也是我的家啊,现在你让我把家卖了,那我去哪呢?以我现在的样子是什么也做不了的,所以是万万不能卖的。”老一一鸨认真的对解玲儿说。

“把这里卖给我,你替我打理还做你的妈妈,又有银子又有家,何乐而不为呢?”解玲儿说到。“你不是八王爷带来的那个姑娘吗?”老一一鸨看了看解玲儿突然说道。解玲儿也不躲避大方的点点头,老一一鸨不说话,若有所思的考虑着什么。“我希望你能快点给我答复。”解玲儿说道:“除皱的青楼可不止你这一家,虽然其他的没有这一家名声的,但是也只是一时的以后的事情又有谁说得准呢?

老一一鸨听了解玲儿的话沉默了,解玲儿并不着急,她有时间,可以等着老一一鸨慢慢想。“好,我答应你。”老一一鸨考虑了很久回答。“还以为你会用更多的时间考虑呢。”解玲儿笑笑说。“我也老了,等到再过几年就是真正的昨日黄花了,我只是一个开妓院的人,不会有人保护我的,我下面还有这么多姑娘,虽然我当初只是靠她们赚钱的,但是我一辈子没有孩子,她们也算是我的孩子,我们坐上这一行都是个有个自己的

苦衷,只有互相依靠,我的为她们找一个有力的靠山,这样在我老了或者死了之后,还有人能保护她们,给她们一口饭吃。”老一一鸨真诚的说,解玲儿并不在乎老一一鸨的原因理由,也不在乎她话的真假,只要自己的目的达成就好了。

“我希望你尽快办好转让的手续,明天我希望所有的人都知道我是这家店的老板,还有今天你就去把招牌换了,这里从今以后就叫勾栏院,我要它成为整个金国最大的最火的妓院。”解玲儿吩咐道。“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大家都叫我徐妈妈,你要是不介意,也可以这么叫我。”徐妈妈说道。“好,徐妈妈,你现在就去门口贴出告示,明天倚翠楼改名为勾栏院,新老板上任,明天凡是来到勾栏院的客人,食物就睡一律免费。这是要买下你这倚翠楼的钱,你看看够不够。”说着解玲儿从袖子里掏出一大把银票,对徐妈妈说。

徐妈妈接过银票看了看说:“不知够了,还多了好多,”

“多出来的,你就收好吧,就算是我给你先发工钱了,我先回去,等到傍晚的时候我会帮到这里住,你为我打点好。”解玲儿说玩就向外走了。

“您慢走。”徐妈妈在后面对解玲儿说,然后找来小厮,帮刚刚解玲儿对她说的话又吩咐了小厮。

解玲儿从倚翠楼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她没有急着回去,而是找了一家酒楼坐下叫了饭菜,一个人吃了起来。解玲儿坐在大厅的角落里,这是一家不错的酒家,客人很多,正当解玲儿在吃饭的时候,再看向门口的时候看到了金成洙和司徒凝露两个人一起走了进来,犹豫解玲儿的位置很偏僻,他们并没有看见解玲儿,可是解玲儿确实很清楚的看到了他们,他们两个同人走上了二楼的雅间,身影消失在二楼。

“刚才上楼的那个人是不是八王爷啊。”大厅里的人也因为金成洙和司徒凝露的出现而引起了**。“是啊是啊,可不是八王爷呢。”有人附和着。“听说他旁边的女人始皇帝下之赐封的王妃呢。”说的人得意洋洋,听得人津津有味。“可是我记得八王爷刚来咱们滁州的时候不就带了一个女子来吗?不是说要去那个女人的吗?那现在怎么办啊?”突然有人发问,解玲儿听到这句话时候愣了一下,然后苦笑一下,这些愚蠢的百姓,居然也会同情自己。

解玲儿握紧拳头,是啊,将自己变成如此可悲的人,变成众人茶余饭后的笑话的人,就是金成洙不是吗?可是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去怨恨他,是自己心甘情愿跟着他一起来的啊。

“你们男人不都是这个样子吗?三妻四妾,更何况人家还是王爷,这不是太正常了吗?”大厅里也有女性客人,她回答了别人的问题。 ”不过反正人家是王爷,就算三妻四妾也都是王妃和侧妃什么的,大概女人们都巴不得吧?”又有人说道,一时间整个酒楼的大厅居然谈笑风生,如果解玲儿没有在的话,就会更完美吧。解玲儿没有吃完就走了,她实在不想呆在这里了,解玲儿从酒楼出来就直接回到王府里了,其实没有什么东西在王府里非要回去娶不可,但是她必须要回去,然后光明正大的再走出去,这样她的计划才不会落空,她走的才有意义。

下午的时候金成洙带着司徒凝露回来了,两人身后的小厮拿着很多东西,看来金成洙买了很多东西给司徒凝露,原来这个男人也会对女人这样啊,解玲儿看尽之后笑了。

“你在啊。”金成洙带着司徒凝露走进中厅看到了解玲儿坐在椅子上,尴尬的说道。“你好。”司徒凝露见了解玲儿也有些尴尬,也有些害羞的问候道。“你好。”解玲儿回答。

“那我先送凝露回房间了。”金成洙对解玲儿说。“她这么大的人了,应该也不会迷路吧,我找你有事,要是实在不放心就让丫鬟送她回去就好了。”解玲儿淡淡的说,金成洙挺了解玲儿的话愣了一下,是啊,他居然忘记了,眼前的这个女子曾经是多么冷情的人,因为自己而改变了很多了,只是现在居然又恢复到从前了,那么是说明了自己与她的关系也像从前一样了吗?

“你们有事说你们的,我在一边等着就可以了。”这是司徒凝露笑声在旁边说,解玲儿听到笑了笑,这孩子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啊。

“其实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我要搬出去住,地方已经选好了,一切都已经妥当了,但是毕竟你是这里的主人,我在你这里也住了一段时间了,要走的话还是要告诉你一声比较好。”解玲儿不理司徒凝露,看着金成洙说。“为什么要搬出去?”金成洙听了解玲儿话皱了皱眉头。“的你马上要娶亲了,我如果还在这里名不正言不顺。”解玲儿淡淡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