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狂妃狠嚣张
字体:16+-

114. V114

114. V114 [ 返回 ] 手机

“是,你们说的话都有道理,但是在我走之前也是有丫鬟在场的,到我走了他们都还在啊,她们应该可以给我证明吧?”三王爷无辜的说,他的这番话让金成秀说不出话来了。

也许你们会说,那些丫鬟可能被三王爷收买了,那是不可能的,这些伺候皇帝的人都是金成秀精心挑选的,一个两个是可能被收买的,但是这么多人,应该就没那个可能了。

“昨晚在的人都是谁?”金成秀淡淡问。“回太子殿下的话,是奴婢(奴才)。”六个人又跪在了地上,不住的磕头。“看来你们是可以为三王爷做证了?”金成秀语气不善的问。

“是,昨天三王爷走了以后皇上还是好好的,我们就都守在了门外,夜里也没有半点声音。”一个奴才颤颤巍巍地说。

金成秀没有说话,满屋子的人也没有说话,解玲儿就在门外看着,心里狠狠的嘲讽着这些男人,谁心里都是巴不得这个皇帝快点死的,可是在他死后还要装作很伤心的样子。

“三弟是我错怪你了,既?万?书?吧?小说 然这些人给你作证了,我又怎么会不相信呢?况且太医也说了父皇是在梦中死去的,那应该就是了。”金成秀慢慢的说。“既然这样,那明天一早我就带着父皇的尸体回宫,尽早将父皇下葬入土为安吧。”

“二哥,你能相信我真的是太好了。”三王爷也松了一口气的说。“那你们就先下去吧,我还想在这里陪陪父皇。”金成秀淡淡的说,众人都点点头下去了。

“我盼着你死了盼这么多年,今天你终于死了,可是为什么我不高兴呢?”金成秀在皇帝的尸体旁边喃喃自语,小的时候他也向其他人一样很爱很爱自己的父皇的,可是那时皇帝还没有很宠爱他,他很羡慕皇帝对别的兄弟很亲,特别是金成洙,他当时真的很羡慕,他很想得到皇帝的宠爱,但是等他真的得到了,却不这么想了,因为他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那一年他只是个八岁的小孩子,那是一个冬天,下着雪,当时的金国还没有现在这么强大,当时的金国只是一个小小的国家,那一年卢国的使者来到金国耀武扬威,向皇帝示威买就是这个懦弱的男人,改变了金成秀一生的命运。

使者被安排在皇宫里住下,由于在宴席上多喝了几杯,跌跌撞撞的走进了金成秀的房间,将仅仅八岁的金成秀给奸污了。

皇帝知道了这件事连忙赶到金成秀的住处,那是逝者已经回去自己的房间了,可怜的金成秀就躺在**,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身上都是青紫的痕迹,身子下面是好多好多血,那一次,金成秀整整半个月才从昏迷中醒过来,半年没有开口说话。

可是皇帝却没有治那个使者的罪,因为他得罪不起使者背后的卢国。所以皇帝一直很愧疚,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很宠爱金成秀,其实都只是为了赎罪。他本以为金成秀当时只是小孩子,不会记得,长大了就好了,但是金成秀却将那一年的这件事情永远的印在了心里。

他把自己训练的很强大,帮助皇帝巩固国家,最后终于灭掉了卢国,他把当年的使者找到了,剁成了肉泥。

金成秀是恨皇帝的,因为他居然只是因为国家的利益而牺牲了自己的孩子,但是金成秀也是爱皇帝的,因为皇帝给了他独一无二的宠爱,所以有了现在金成秀的百感交集的心情。

“你说父皇真的就这么死了?真的想太医说的一样吗?”金成洙回到房间问解玲儿,解玲儿就将他发现的鬼鬼祟祟的男人和在皇帝身上看到的情形都说了一遍,之后金成洙就沉默了。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解玲儿不解的问。“为什么会这样?不都是兄弟吗?不都是父子吗?为什么会这样?”金成洙突然大声的说。

“你别激动,你冷静点,我也只是猜测,我们在慢慢查清楚啊。”解玲儿安慰着金成洙说,她知道这几天他的情绪起伏很大,现在皇帝死了对他肯定很大影响,又出现了也许是自己的兄弟杀了自己的父亲,这打击就更大了。

“还查什么?有什么好查的?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我的兄弟杀了我的父亲,就是这么有趣。”金成洙有些崩溃的说。

“你别这样,我知道你的心里难受,但是你冷静一下,就算你这样子疯了也没有用的,死了的人不会活过来,凶手也不会被抓住。”解玲儿还是苦口婆心的劝着金成洙。

“你出去,我不要听,你出去。”金成洙将解玲儿推了出去,把自己一个人关在了屋子里,解玲儿站在外面很是无奈,不知道这孩子要多久才能恢复过来。

“现在要怎么办?父皇死了,可是二哥他还是要当皇帝的啊。”在房间里三王爷焦急地对着背对他的男子说。“那就让他当皇帝好了。”男子淡淡地回答。“什么?我们费尽心机好不容易才杀死皇帝,现在却还是要金成秀做皇帝,那有什么意义吗?”三王爷不解地说。

“你父皇在世的时候,这个皇位永远都是金成秀的,但是如果你的父皇不在了,这个皇位虽然还是金成秀的,但是就不是永远了。”男子奸诈的笑着。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让金成秀当了皇帝那他当然会做一辈子的皇帝啊,那我怎么办呐?我煞费苦心杀死父皇,还要但这逆子的罪名,我能得到什么啊?”三王爷有些激动了。

“我尊敬的王爷收起你的那些担心,既然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我自然会帮助你的,这样我才会有好处不是吗?”男子有些不耐烦地说,桑拿网页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两人久久无语。

这天早上,大家都收拾好了东西,准备离开别院,回到城中。金成秀带着诸位皇子和他们的夫人进宫了,说得好听点是为他们安排住处,其实就是想把他们软禁起来,自然金成洙也不例外,虽然金成洙又自己的府邸,但是金成秀以为父皇守灵的借口还是让金成洙进了皇宫。

索性解玲儿没有嫁给金成洙,所以金成秀也不好将她带回皇宫,只是命人将她送回宋学士府,看着她进去才回来禀告。

之后的几天就是皇帝的丧礼了,金成秀简直是将这场葬礼风光大办,其余两个国家也派了使者来表达他们的悲痛,其实还不是为了打探虚实,要不然怎么葬礼过去这么多天人还没有走?

“九哥,你说那些事这怎么还不走啊?都在这里呆多少天了,难道他们那里没有饭吃了就非的来咱们这吗?”在一处府邸里里十三王爷对九王爷说,所有的皇子都被安排了各自的住处,金成秀还算仁慈,到现在也没有为难他们,可是谁知到以后会怎么样。

“呵,但愿他们真的只是来蹭饭吃的。”九王爷喝着茶水笑笑说。“九哥,这是什么意思啊?难道他们还有别的目的?”十三王爷不解的问。

有时候金成敏也会想,他这个弟弟是不是太单纯了一点呢?为什么这么明显的事情都不知道,但是有的时候他又是极聪明的,就像在金成洙背后搞小动作一样。

“九哥,你在想什么?怎么不回答?”十三王爷着急的问。“哦,我刚才走神了,其实这事情很简单的,他们之所以不走是因为他们还没有看到是谁最后在登上皇位。”九王爷淡淡地说。

“他们要知道是谁登上了皇位,这样才能回国复命,这样他们的国家才会开始计划,怎么样做能巩固他们削弱我们。”金成敏为十三王爷解释着。

“原来是这样,这么简单的事情,我怎么会想不到呢?”十三王爷一拍脑袋说,金成敏不以为意的笑笑,他的这个弟弟一直都是这样的。

“太子殿下,先皇已过世多日,老陈甚至您的哀痛,但是国不可无君,所以请您登机主持大局。”在太子东宫,李大人恳切的说道,这是一位老臣,一生忠心,皇帝生前他就很是忠心,现在还是一样,这让金成秀很感动。

“李大人,你说的我都知道,但是你也知道,现在所有的皇子都在这里,要想顺利登基是不容易的啊。”金成秀故作为难的说,其实他心里巴不得快点当皇帝,但是场面还是要撑住的啊。

八王爷府,金成洙和解玲儿还有金城宇在中听谈论着。“父皇也过时多日了,那些事这现在也没有走,恐怕也是要等到看看是谁当上皇帝之后才会走,我猜想,这几天也许金成秀就会有行动了。”金城宇思考着说。

金成洙赞同的点点头。“那我们应该准备什么吗?如果有什么突**况也不至于太被动。”金城宇问道。

“现在这种情况,即使我们做好了准备也是无用功,金成秀因该想当皇帝已经准备了好多年了吧?所以与其准备了还用不上,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准备。”解玲儿淡淡的说。

“我同意你的说法,四哥不要太紧张了,反正我们又不想要做皇帝,所以随便他怎么闹我们都无所谓的。”金成洙笑着对金城宇说。“虽然我们想要杀死他,但是如果因为要沙塔尔做了皇帝,将自己一辈子禁锢在国家大事里,那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了?”金成洙笑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