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狂妃狠嚣张
字体:16+-

102. V102

102. V102 [ 返回 ] 手机

“我今天一回去就去了书房找他,可是他不在,我没有事情做就找了一本书看,谁知道从书里掉出来一封信,我由于好奇就看了,可是可是……”琉玥说不下去了。

“可是什么?”解玲儿越来越感觉琉玥的不正常了。“到底怎么了?有事你就快说,别磨磨蹭蹭的。”解玲儿感觉琉玥一定是知道了什么,否则不会这么失控的。

“我看到那封信上写着他的计划。”琉玥呆呆的说着,眼里有着惊恐。“什么计划?”解玲儿接着问道。

“他要篡权夺位,他要看着太子和八王爷斗个死去活来,最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他要做皇帝。”琉玥眼泪刷就掉了下来,身子不住的颤抖,她之所以听解玲儿的话,也就是为了不想让古清寒站错边左后惹祸上身,结果现在,他居然要犯这么一个错,这可是要杀九族的啊。

“你先坐下,好好坐下,别激动,我想办法。”解玲儿对琉玥说着,连忙让她坐在椅子上,她现在的心情也很乱,她万万没有想到古清寒居然会怀着这样的心思,不是帮着太子,不是打击金成洙,而是要自立为王,他居然要这么做。

“你要帮我。”琉玥抓着解玲儿的袖口说。解玲儿点点头不说什么,她现在也没有头绪,不知道古清寒的想法。

“你能不能好好的?”解玲儿对琉玥说。“你要振作点,你要好好的回去,不要让任何人看出破绽。”解玲儿叮嘱的说道。

“我做不到啊,我一回去就会看到他,就会想起他的计划,就会想到他以后的情景,太惨了,我接受不了。”琉玥哭着说。

“我没有办法面对他,我做不到。”琉玥惊慌的说。

“听我说,你看着我。”解玲儿将双手放在琉玥的肩膀上说:“如果你不想古清寒最后被处死,不想你的孩子不久以后就没有父亲,那么你现在就一定要打起精神,你要勇敢的面对这一切。”解玲儿激动的说着。

“我能行吗?”琉玥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掉着,绝望的说着。

好久好久,解玲儿才安慰好了琉玥,才让她勉强的站起来,回去自己的府里。

琉玥走了以后解玲儿蹲下身子坐在了地上,低着头看着地板。“主子,你怎么了?”进来的婉清看到的就是这种场面。她本来以为琉玥来了是告诉主子有用的事情的,可是现在怎么是这种情况?

“婉清,他以前不是这样的。”解玲儿抬起头淡淡的笑着说。“主子,到底在发生了什么事?”婉清被解玲儿的话弄得摸不到头脑,只好问道。

解玲儿不说话,只是淡淡的摇摇头,有些话她不想说,总是对古清寒已经没有了爱意,但是心中的执念还是有的。

解玲儿想象不到有一天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热衷于功名利禄,已经变得可怕了。

解玲儿本以为古清寒之所以站在太子这边是因为金成洙,现在看看,他与金成洙的矛盾很有可能是让太子相信他的理由。那么这个计划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实施的,是最近,还是当初?

解玲儿想到这里不仅身体发寒,古清寒,之于你,已经和我变得这么陌生了吗?

“婉清,扶我起来。”解玲儿半晌才开口。婉清将解玲儿扶到椅子上,解玲儿说:“去把金成洙给我找来,一定要找来。”

婉清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到解玲儿的反应就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所以她一刻不敢耽误,马上就去找金成洙了。

“怎么?想我了?还亲自派人请我过来?”第一美人里金成洙还没进房间就像开口说话了。

要是以前解玲儿一定会笑话他,但是今天解玲儿却提不起兴致。“你河道巡视的怎么样了?”解玲儿淡淡的问。

“还不错,领略了我们国家的大好风光,不枉此行。”金成洙笑着说,但是他感觉今天的解玲儿怪怪的,脸上满满的都是严肃,这可不是她该有的表情啊。

“你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感觉你怪怪的,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要是以前你才不会找我呢,一定有事情,你快说。”金成洙不解的问。

“古清寒。”解玲儿张嘴吐出三个字。“古清寒?他怎么会让你不高兴?发生什么事情了?”金成洙还是不理解。

“你说在这场战争里古清寒是站在那一边的,为什么?”解玲儿没有回答,而是问了一个问题。

“这还用说吗?自然是站在太子那边的,至于原因就更简单了,还不是因为童言,我俩现在是老死不相往来,都传开了的事情嘛。”金成洙自然的说。

“那按照你说的话,古清寒是因为童言才和你老死不相往来的

,那他一定是很爱童言了,既然他那么爱童言,那么他会不知道童言其实是被太子杀死的,那他为什么还要站在太子的身边?”解玲儿继续问到。

“难道你是说其实古清寒只是为了取信太子然后给童言报仇,其实他是站在我们这边的?”金成洙问道。

解玲儿摇摇头,将琉玥告诉她的事情都告诉了金成洙,金成洙听完之后有些失态了:“我不相信,你说的我不信,你确定那个女人说的是真话?”金成洙不相信的问。

“我相信她的话,一个女人是不会出卖自己心爱的男人的,更何况这个女人还为她的男人生了一个孩子。”解玲儿淡淡的说。

“我不相信。”金成洙还是不相信,在以前,他和古清寒可是无话不说的好兄弟,他不相信自己的兄弟会变成狼子野心的人。

“我要去问他,我要他说清楚。”金成洙猛的向外走去,解玲儿连忙拦着他。“你这是要去做什么?你现在去了无非是死路一条,你知道了这种事情,他会放过你吗?一个金成秀就已经让我们忙得焦头烂额的了,现在再加上一个古清寒,我们将会处于什么处境?”解玲儿劝说道。

金成洙坐在椅子上,将手放在桌子上说:“他以前不是这样的。”金成洙喃喃的说。

曾经的金成洙和古清寒是好兄弟,一个学文一个学武,两个人配合默契,可是后来因为古清寒的爹变了,已经不是忠君爱国的好丞相了,所以连带着古清寒也变了。

金成洙一开始也以为只是家庭环境的缘故,可是现在古清寒居然变成了一个狼子野心的人,让自己如何接受得了?

“不要再想了,变了就变了,人总是要变得,只是时间不同而已。”解玲儿淡淡的劝着金成洙,她何尝不伤心?何尝不希望古清寒变回原来的那个人,只是一个人的野心太大了,现在的古清寒怕是没有人能阻止得了了。

“他们为什么都变了?他们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金成洙喃喃的说:“母妃以前是个很温柔的人,对每个人都很好,常常笑,所以小的时候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可是慢慢的,我发现母妃变,变得尖锐了,不在待人宽厚了,最后居然以一条白绫结束了自己的性命。”金成洙沉浸在回忆里,解玲儿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静静地听着。

“父皇以前也不是这样的,他以前是很慈祥宽厚的人,经常到母妃这里来,而且也很宠爱我,可是后来慢慢的不知道为什么,父皇突然不来了,母妃就不再笑了,最后如果我不去给父皇请安,估计他都忘记还有我这么一个儿子了。”金成洙苦笑着说:“母妃死了以后,我变得很他了,因为是她亲手毁掉了我的幸福,是他害死了我的母妃。”金成洙痛惜的说。

“人都是会变得,只是早晚而已,你不要这么伤心。”解玲儿安慰着金成洙:“为今之计就是我们快点想出办法,不要让他得逞。”解玲儿不想再听金成洙说这么伤感的话了,他这样只会让自己更伤心。

“你说我们应该在呢么办?”金成洙抬起头问。“我们既然有琉玥这个机会,就要利用下去,她可以告诉我们古清寒的第一手消息,所以我们就将计就记得关注着古清寒,这样也可以有些准备。”解玲儿说。

金成洙点点头,说:“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休息吧。”金成洙无精打采的对解玲儿说。

“婉清,送金成洙回府。”解玲儿对婉清说。“不用派人看着我,我有分寸,不会坏了大局的。”金成洙笑笑说。

解玲儿也不说什么,但是还是示意婉清亲自送金成洙回府,他们走后,解玲儿有时自己,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你去哪了?”古清寒回来之后听下人说琉玥来书房找过自己,然后就急匆匆的出去了,自己等了她很久,她才回来。

“没、没去哪,就是去外面转了转。”琉玥有些结巴地说,她没想到这么快就要面对古清寒了,有些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