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狂妃狠嚣张
字体:16+-

96. V96

96. V96 [ 返回 ] 手机

“可是谁知今早童将军派人来传话说是纳秋儿姑娘为妾,把赎身的银子送了过来,另外还送了好多东西,说是赔偿咱们的损失。”福叔慢慢的说。

“这不是好事吗?秋儿本来就是到这里打工的,不是纯粹的清楼女子,自然是可以随意婚配的,而且咱们还有银子赚,有什么好为难的?”解玲儿笑着对福叔说。

“话是这么说,只是这身将军还说了。”福叔为难的说。

“还说什么了?”解玲儿淡淡的问。

“她说秋儿无父无母,但是不想别人笑话了她,所以希望主子你作为秋儿的娘家人送秋儿出嫁,然后参加她们的婚宴。”福叔低着头说。

“这童硕峰想得还真美,还什么都是他的了呢。”解玲儿笑着说。

“那主子,这事怎么办?”福叔问道。

“不怎么办,先**萬**书**吧**小说 WANshUBA拖着吧,你就会了童硕峰,说我很忙。”解玲儿淡淡的说。“还有下回不是什么大事,就不要麻烦我跑一趟,很累你知不知道?”解玲儿说完起身就走,不再说什么了。

这个福叔是怎么回事?这点事情直接在第一美人说不就好了?还非得来这里,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还有那个童硕峰,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放着清清白白身世的公主不宠爱,非得要娶一个青楼出身的为女人,是不是傻啊。

王爷,清楼的主管求见。”驸马府,肖英对童硕峰说,这个肖英是童硕峰这几年的心腹。“将军快让他进来吧,一定是来回话的。”秋儿听到肖英这么说开心的说着。

肖英不理会秋儿的话,只是等待着童硕峰的命令,肖英是打心眼里看不上这个女人的,可是没有办法谁让主子喜欢呢?只是可怜了公主,对主子一往情深,现在还要受到这样的打击。

“去带他进来。”童硕峰淡淡的对肖英说,肖英转身出去了。

“将军这个人好像看我不顺眼呢,我看着好害怕。”秋儿在肖英走了以后对童硕峰说。“没什么的,他这个人一向如此,你不必在意。”童硕峰笑着对秋儿说。

童硕峰为什么会突然要去这个叫做秋儿的女人呢?难道真的是一见钟情?也许吧,童硕峰在清楼看到秋儿的第一眼就感觉她和童言有些相似,所所以才会鲁莽的带她走,才会有想要纳她为妾的想法。

如果解玲儿知道童硕峰的想法一定会想要杀了他,居然认为自己和一个这样的女人相似。

肖英带着福叔进来了,秋儿迫不及待的问:“怎么样?你和解玲儿说了吗,她同意了吗?”

“秋儿姑娘,恕我直言,你现在还没有嫁到驸马府,所以好歹也要叫她一声主子,直呼名讳好像不太合适吧。”福叔冷冷的说,他不鄙视向上爬的人,也不鄙视靠着男人向上爬的人,但是如此不知礼数得人,就实在说不过去了吧。

秋儿听到福叔说的话,心里一惊,是她太得意导致有些忘形了。“福叔说的是,是我不懂规矩了,还请福叔见谅。”秋儿马上变得乖巧懂事的对福叔说。“那么主子到底同意来做我娘家的人了吗?”秋儿小心的问,脸上的期待之情溢于言表。

福叔活了半辈子了,什么人没有见过,他会看不直来秋儿的小心思?“秋儿姑娘,真是不好意思,主子的回答是不。”福叔不紧不慢的说。

“什么?”秋儿不敢相信的说,她本以为打着驸马府的旗号解玲儿会给三分薄面,可是现在解玲儿是连驸马都没放在眼里。

“话我带到了,就不打扰了,就此告退,也恭喜秋儿姑娘飞上枝头变凤凰,从今天起你就不再是我清楼的人了,你以后有什么事情或者做什么事情也和我们没有关系了。”福叔不失礼说,然后做了个揖就走了。

童硕峰也没有阻拦他,任由他走了,但是心里却是考虑着什么。

“将军怎么办啊?”秋儿见福叔已经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没有办法只好将方向转向童硕峰。

“没事的,不要急,就算你无父无母无背景,只要是我我的女人就不会有人敢欺负你。”童硕峰笑着对秋儿说。

秋儿这才有点笑模样了。

“公主你来了。”正在童硕峰和秋儿说话的时候金敏妍来了,肖英对金敏妍说,金敏妍在肖英的心里才是真正的女主人。

“你来了。”童硕峰看向金敏妍淡淡的说。金敏妍点点头,走到童硕峰附近坐下,看着秋儿说:“这就是你要娶的人吗?模样还真是漂亮。”金敏妍淡淡的说着,童硕峰也不能猜透她的心思。

“恩。”童硕峰不知道回答什么,就只好敷衍着说。

“打算什么时候过门?我得提前去和母后说一下,要不然于理不合。”金敏妍淡淡的笑着,温婉的说。

“好,麻烦你了。”童硕峰对金敏妍说。“不麻烦,是我自己丈夫的事情,怎么会麻烦?”金敏妍笑着说,童硕峰不再说话,我资历的氛围一下子变得很沉重。

“你就是六公主吧,百闻不如一见啊。”秋儿笑着开口,打破了沉重的气息。“哦?”金敏妍问道:“怎么个百闻不如一见?你都听到别人是怎么说我的呢?”

秋儿只是客套一下,没有想到金敏妍会这么问,这样就有点让秋儿不好下台了,秋儿心想既然这样,还不如给金敏妍一点点下马威呢。

“姐姐这么问了,妹妹不说也不好,只是妹妹不敢说,怕姐姐生气。“秋儿故作为难的说。

“你不说我也知道,无非就是不受宠之类的。”金敏妍也不在意,直接笑着说了出来。“只是等你进了门,说我不受宠的话,就更加落实了。”

“姐姐你这么说叫妹妹如何是好呢?妹妹可真是但不起这种罪名啊。”秋儿故作害怕的说。“别怕,她是说着玩的,公主这么善解人意落落大方,自然不会故意为难你。”没等金敏妍说什么童硕峰对秋儿说。

“是啊,我自然不会难为你看上的女人,曾经我已经错过一次了,不会再犯错了。”金敏妍苦涩的说。“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明天我会进宫对母后说的。”金敏妍说完就走了。

“姐姐这是怎么了?”秋儿好奇的问。

“没什么应该是想到以前的事情了。”童硕峰淡淡的说,秋儿识相的不再问什么,只是安静的陪在童硕峰的身边。

“主子,不好了,我们的布店被人封了。”另一边在第一美人,婉清匆匆忙忙的跑进房间对解玲儿说。

“什么?”解玲儿问道:“怎么会这样,是谁封的店?”按理说应该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啊,上上下下已经全都打点好了,怎么会这样呢?那么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金成秀在报复。

“那我们该怎么办?”婉清焦急的问道。

“别急,先给布店的工人安排住处,等以后解封了我们再重新开工,就当时给他们放个假吧。”解玲儿对婉清说。“快去吧,别急了。”

婉清听了就急急忙忙的出去了,解玲儿自己留在房中考虑应该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我听你的店被人封了?”正当解玲儿专注于思考的时候,房间里响起了另一个声音。解玲儿向声音处看去,是金成洙。

“你是不是走窗户走上瘾了?新百自己武功高啊?”解玲儿不屑的对金成洙,每次来都是从窗户,从来不会走正门。

“没办法,只有窗户才不会有看门狗啊。”金成洙开玩笑的说,再说了他们的关系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否则就麻烦了。

“怎么这么有闲情逸致来我这里?”解玲儿坐下问道。“这不是听说你的店铺被封了吗,所以我是来看热闹的。”金成洙开玩笑的说,他其实是担心解玲儿才来看看的,毕竟解玲儿是因为自己才惹上太子的,所以心里是过意不去的。

“就知道你没那么好心,怎么样?人热闹看的满意吗?”解玲儿笑着问,她也知道金成洙说的不是实话啦,别扭的孩子。

“不满意。”金成洙故作不满的说。“看你的样子一点也不心急,而且脸上也没有挂着泪痕,哪有什么热闹让我看啊。”金成洙无赖的说。

“呵呵,那真是让你失望了啊,对不住。”解玲儿也嘻嘻哈哈的对金成洙说,其其实解玲儿内心也是着急的,这个布店虽然是为了和故清寒赌气才开的,但是毕竟也是倾注了新血的的啊,不过解玲儿不能流露出这种心情,这样就会让金成秀看笑话而已。

“你呀就是死鸭子嘴硬,在我面前就不用装了,怎么说你也是个女人,有什么苦楚就告诉我吧,我这有男人宽厚的肩膀给你靠。”金成洙大气的说着,然后还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呵呵,我可不敢靠你这么金贵的肩膀,万一你沾边就赖我可怎么办?”解玲儿笑着说:“我知道你打的是什么注意,不就是上次我看到你软弱的一面了吗?怎么非要还回来?”解玲儿笑着说,她知道金成洙是真心的,可是自己不能,因为习惯了依靠,等到有一天这个依靠不在了,那又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