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368章芙蓉帐暖度春宵

第368章芙蓉帐暖度春宵

可儿似乎是想通了,唐向阳见她想通了,便让护士进来,将她松开。

“你安心养病吧,等你的病好了,我就让秘书替你办入学手续。”唐向阳见可儿郁郁寡欢,认为她在这里只认识他一个,才会如此。

等到她认识了新的朋友,就不会他这么执着了。

唐向阳看她乖乖的输液,吃药,也安心了不少。“你有事就跟秘书联系,他会替你办好一切的。”

“如果我需要钱的话,你也会给我吗?”可儿娇蛮的看着他,既然他打算用钱来弥补她,那她也没道理不拿。

“如果你真的需要。”唐向阳平静说道,看时间差不多了,嘱咐护工照顾好可儿,便离开了医院。

可儿见唐向阳头也不回的离开,丝毫没有一点留恋,眼圈被气红了。她认为唐向阳安排的人,都是在监视自己,等她的身体恢复了,一定会把他从苏婉的身边抢来!

唐向阳回到公寓,龙凤胎已经睡下了,苏婉见他回来了,询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应该没事了,等年后,我就让秘书联系学校,她交了新朋友就不会这样了。”唐向阳舒了一口气,上前将苏婉抱在怀里,“我跟她说清楚了,感情我是给不了她的,只有用金钱补偿她了。”

“那她的反应呢?”苏婉望着他的下巴,心中对他有些幽怨,这个男人怎么总是给她招惹桃花债呢?

“不高兴吧,不过小孩子,闹一阵就好了。”唐向阳不是很在意,他现在只想跟苏婉单独呆在一块儿,不想说别人的事。“时间不早了,我们休息吧。”

他带着苏婉回了卧室,去到浴室冲了个澡,神清气爽的钻进了被窝。

苏婉在下午的时候睡的够多了,现在一时也睡不着,就靠在床头看书。

唐向阳将她搂入怀里,见她全神贯注的看着书,心中有些郁闷,“婉婉,你怎么一点都不想我?就光顾着看书!”

他说着,抽走了苏婉手里的书,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那看你,做什么?干瞪眼?”苏婉看着唐向阳,伸手要拿回自己的书。

“我就想跟你聊聊天,我想知道我们以前的事。”唐向阳思索了片刻,抓着她的手,将书放在另一边的矮柜上。

苏婉半趴在他的胸前,索性就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你想知道什么?”

“什么都可以。”唐向阳轻抚她的长发,柔顺的触感让他有些着迷。

苏婉的身上散发着一股馨香,身子柔软,抱在怀里是一种享受。

“那就从我们相识开始说起吧……”苏婉开始回想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她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想过,会跟唐向阳发生这么多的事。

更没有想到,他们现在已经结婚,还有三个孩子。

唐向阳认真的听着,就像是听别人的故事,但随着苏婉的诉说,一些零星的片段也从他的脑海中一闪而逝,快的让他不确定,到底是苏婉牵引着他的记忆,还是这些记忆已经缓缓苏醒。

说到深夜,苏婉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她打了一个哈欠,不自觉的就睡着了。

唐向阳将她小心翼翼的放置在床铺上,望着她的睡颜,心中是满满的甜蜜和感动。

翌日,唐向阳在苏婉的低声呼唤下醒了过来,他自然的揽过苏婉的身子,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早啊,老婆。”

苏婉推了推他的肩膀,双眸因为他的称呼而闪过羞赧,“快起床了,不然上班该迟到了。”

唐向阳叹息了一声,抱着她的胳膊却不松手,“再躺一会儿,好不好?”

“最近公司很忙吗?”

“你没听说过,芙蓉帐暖度**,从此君王不早朝?”唐向阳不正经的说道,咬文嚼字起来。

苏婉没好气的说道,“我可不想做祸乱朝纲的红颜祸水!”

她将唐向阳拉了起来,“快去洗洗,我去看看早餐准备好了没有。”

唐向阳看着苏婉穿了一件外套,走出了卧室,他转头看着窗外,晴空万里,阳光和煦,就跟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不多久,从外面传来了一股香气,唐向阳走出浴室,就见到苏婉正在给他准备衣服。

她大着肚子,穿着家居服,拿着他的西装,一副小妻子的殷勤样。

“穿这套,好不好?”苏婉见他出来了,歪着脑袋,拿着衣服在他身前比划。

“你说什么都好。”唐向阳的心被填的满满的,幸福感都溢满了出来,他一手拿过苏婉手里的衣服,一手搂着她的腰际,低头在她的嘴角偷了一个香。

苏婉红了红连,让他快些换衣服。

一切似乎都回到了以前,从未发生过改变。

唐向阳连着几天,一下班就往苏婉这边跑,龙凤胎现在见着他,都热乎的往他身上贴。苏婉有些小吃味,“你不回去,真的好吗?”

“怎么?你不希望我来吗?你看我天天在这里报道,不就是怕你胡思乱想吗?”唐向阳一手抱儿子,一手抱女儿,一点都不觉得吃力。

“我哪儿有胡思乱想?”苏婉嘀咕了一声,让唐向阳听的很清楚。

他对着女儿说道,“你以后长大了,可别像你母亲那样口是心非。”

“唐向阳!”苏婉窘迫的低斥了一声,脸上涨的通红。

唐怜婉一知半解的,困惑的看了看唐向阳,又瞧了瞧苏婉,傻笑了起来。

苏婉轻锤了他一下,说道,“别教坏女儿,她懂什么?”

佣人将饭菜端上了桌,唐向阳对苏婉说道,“爸问你什么时候回去?他也很想龙凤胎,而且,你总不回去,他都没人陪了。”

苏婉瞪了他一眼,“怪我咯?”

“怪我怪我……”唐向阳赶紧赔笑。

片刻后,苏婉说道,“明天回去吧。”

“爸一定会很高兴的。”唐向阳笑道,随后对龙凤胎说道,“明天就要回家了,你们高兴吗?”

苏婉看着他自言自语,嘴角也不自觉的勾起。

没多久,可儿也康复出院了,她出院的这一天,唐向阳没有来,秘书为她拉开了车门,见她的情绪有些低落。

“这是一些学校的资料,你先看看。”可儿上了车,秘书就递过去几所学校的资料。

这些学校都是S市里出了名的贵族学校,教学设施和师资都是数一数二的,里面的学生自然也是非富即贵。

可儿对这些没兴趣,她蔫蔫的靠在车门边,“无所谓,在哪儿上学都一样。”

她将资料丢到了一边,心不在焉。

唐向阳是真的不管她了,就连她今天出院,他都没有来接她,是在害怕苏婉会误会吗?

二十分钟,秘书就将她送回了公寓,若不是唐向阳吩咐他要办好入学手续,他才懒得管这些呢。

可儿回到公寓,面对冷清的屋子,心里异常的不是滋味。

秘书离开之前,给了她一张卡,说是唐向阳给她的。

她冷笑,这里面的钱应该足够让她挥霍了,他给不了她想要的陪伴,只能用钱打发了她。那个说好要照顾她一辈子的男人,却食言了。

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想念唐向阳,今天是周末,他应该是在陪伴苏婉吗?

可儿咬了咬牙,离开公寓,在附近的银行取了钱,打车去到唐家的大宅。

唐家的社区是不允许出租车进入了,可儿只得下了车,看门的保安见过可儿出入这里,对方塞了一些钱给他,他也没多问,就将人放进去了。

可儿熟门熟路的来到唐家门口,她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对这里也算是熟悉。她绕到后门,是一处花园,稍稍靠近,就听见欢声笑语从里面传了出来。

她矮下身,蹲在角落,见到唐向阳陪在苏婉身边,两人看着一对龙凤胎在玩耍,不时的说些什么。

“马上就过年了,年后就是龙凤胎的生日,到时候你们俩安排一下。”唐延看着他们一家四口,再看看苏婉圆润的肚子,眼神十分的欣慰。“婉婉身子重,向阳你也照顾点。”

“我知道,已经让人安排了。”唐向阳与苏婉相视一笑,眼中充满了宠溺。

“有点凉了,让他们俩进去吧,别到时候着凉了。”苏婉觉得有些冷意,她向可儿所在的方向望去,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可儿往边上躲了躲,眼中带着对苏婉厌恶。要不是这个女人,她跟唐向阳就会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唐向阳给苏婉披了一件衣服,“也好,看他们满头大汗的,吹了冷风就要感冒了。”

三人起身,佣人将龙凤胎带进了屋子,可儿看着他们一家人的背影,觉得眼睛十分的酸涩。

他是真的忘了还有她这个人吗?

可儿站起身来,但由于蹲的时间太久,猛地一站起身,脑袋就觉得一阵晕眩,双腿也麻了。

“你是谁?”突然,一道厉声在耳边响起,让可儿浑身一震。

叶恒皱着眉头,看着鬼鬼祟祟的可儿,上前正准备询问。但还未靠近,可儿就跑开了。

“阿恒……”蜜雪儿听见叶恒的声音,向他走了过去,“怎么了?”

“刚才有个女孩儿鬼鬼祟祟的,见了我就跑。”叶恒皱了皱眉头。

“你怎么总是草木皆兵的?快进去啦,我们还要送喜帖呢。”蜜雪儿提醒叶恒,他们的婚期确定下来了,就在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