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366章我就想跟你在一起

第366章我就想跟你在一起

唐向阳没办法了,他死死的盯着门,恨不得能把门瞪出一个窟窿来!

他思索了片刻,乘电梯到了楼上,敲了敲门,是一个中年男人开了门,他微微一愣,说道,“你找谁?”

“借你家的窗户用一用。”唐向阳说完,便挤身进了屋子,眼睛一见到窗户,毫不犹豫的就上前,打开窗子,一条长腿就往外伸了出去。

“你,你要干什么?”那男人见唐向阳要跳窗,赶紧上前拽住他,“你要死的话就死远点,别选在我家!”

“我就住在楼下,我老婆不让我进门,只能借你家的窗户了。”唐向阳甩开了他,身子一撑就出去了,吓得身后的男人苍白了脸。

十几层高的楼,唐向阳往下看去,那些路人就如同蚂蚁似的。

他慢慢的往下移动,长腿一勾,身子就落在了自家的阳台上!

苏婉正坐在客厅,听见了动静,往阳台一看,立刻花容失色。“你,你不要命了!”

她来到阳台,唐向阳已经走了进来,“你不让我进门,我只能用这个方法来见你了。”

苏婉的心“砰砰”直跳,见他奋不顾身的要见自己,心中有些异动。但是,一想到他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指责自己,仍然心中有余怒。

“你不该来这里。”苏婉低声说道,佣人见唐向阳用这么另类的方法进来,也是吓了一跳。

“少夫人,我带小少爷和小小姐下楼玩会儿?”她知趣的说道。

苏婉点了点头,她和唐向阳之间的问题**,没有外人在场最好。

等到佣人将龙凤胎带了出去,苏婉才开口道,“你想说什么,快说吧。”

她转身进屋,坐在沙发上,浑身清冷。

唐向阳跟着进了屋,见苏婉的脸也消瘦了不少,心中掠过心疼。

“这几天还好吗?”他本想坐在苏婉身边,但见她美目瞪了过来,只好坐到一旁的单人沙发上,谁让他做错了事,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过的很好,多些挂怀。”苏婉淡淡的说道,那语气比陌生人还不如。

经过刚才的心惊,苏婉如今已经平复了下来,他淡漠的态度让唐向阳有些难受,皱着眉头说道,“你瘦了,怎么会过得好?”

苏婉听他说这话,顿时如同一只炸了毛的猫,“那你要我怎么说?说我过得很不好?没了你,我根本就过不下去?”

“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没有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就对你指责,当时我有些乱。”唐向阳的眼角瞥见桌上的杂志,上面的标题正是他们俩闹离婚,感情破裂的新闻。

他将杂志扔进了一旁的废物桶,面露不悦,“这些杂志就会乱写。”

苏婉多半也是看了这些杂志,才会火气这么大。

“也不算是乱写,我的确是从唐家搬出来了,而且,你也每天都陪着可儿,不是吗?”苏婉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心脏有些抽痛,这几天她在这里,唐向阳不闻不问,现在看到新闻了,倒是想起她来了?

是想要挽回唐家的颜面,还是想要她逢场作戏?

“可儿那边有护工照顾,就像你说的,我总得要避嫌。这几天,我想着要来找你,但我怕你还在生气,看见我怒火更甚……”唐向阳真挚的看着苏婉,说的都是心里所想。

“那你现在就不怕我更生气吗?”苏婉反问,听他说没去陪可儿,心里这才舒服了一点,脸色也有所缓和。

“你受委屈了,都是因为我,你要怎么样才能消气?骂我,或者是揍我一顿?”唐向阳起身,半蹲在苏婉的身侧,微微仰着头,双眼温和的望着她。

他握着苏婉放置在腿上的手,干燥温热的大手,渐渐温暖了她微凉的手。

苏婉挣了挣,没摆脱他的大手,抬起头,就见到他如同海洋般深邃的眼眸,一时恍惚,以为他又是以前的唐向阳。

“你说过不会让我受任何委屈,可现在呢?”她幽怨的望着唐向阳,眼眸盈盈,似是有千言万语要对他诉说。

那柔和的波光中带着些许的忧色,唐向阳的手轻抚上苏婉的脸,她微微躲闪了一下,别开眼,娇嗔道,“你都忘记了,你连我都忘记了,又怎么会记得那些承诺呢?你只担心可儿,她才是你的家人。或许她说的没错,你愿意留在我身边,只不过是因为我的身份是你的妻子,你对我只是一份责任而已……”

她的眼眶有泪光闪动,似乎下一秒,就会有泪珠掉落下来。

“不是的……”唐向阳急切的说道,他对苏婉有一种亲近的感觉,那感觉不断的驱使他去接近苏婉。

在他的心底一直都存在一个声音,告诉他,苏婉是他最重要的人。

“那是什么?现在的你,到底……喜不喜欢我?”苏婉望着他,她已经不奢求现在的他会爱自己了,只是喜欢,就已经让她满足了。

“我……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喜欢……但见到你难受委屈,我也会跟着心疼。苏婉,我对你不单单只是责任感,其实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想跟你在一起。”唐向阳的耳朵都红了,这些话,在苏婉面前,他都是说不出口的,但现在却流畅的从自己口中说了出来。

“那你对可儿呢?你们在一起的三个月,你有想过跟她在一起度过一辈子吗?”苏婉其实知道,如果唐向阳对可儿做了那样亲密的事,是绝对不会放任不管的。

可是,当可儿说,他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时,她还是抑制不住的甩了可儿一巴掌。

“那时我什么都忘记了,只隐约记得,有人在我耳边一直喊着‘向阳’,现在想起来,那应该就是你在呼唤我吧。”唐向阳当时只觉得那声音十分的悲切,令他感同身受。

“我对可儿没有其他的感情,只是没有办法看着她孤苦无依,那才是责任感吧?对你,一看见你流泪,我就会手足无措,看见你难受,我的心也像是被刀砍一样痛,一天看不见你,我就心情郁闷……在你面前,我根本就无法正常的思考,你应该是在我的身上下蛊了吧?否则的话,我怎么会一次又一次的被你摆布?”唐向阳亲了亲她的手背,她柔软的小手握在他的大掌中,柔弱无骨。

苏婉愣愣的看着他,眼前的他,陌生又熟悉,可那眼中对她的脉脉情意,却又是让她心动不已。

“回来吧,婉婉,我不能没有你。”唐向阳见苏婉的表情有一丝松动,心中期待不已。

“你冤枉了我,说了这些情话,就想哄我回去?”苏婉虽然对他的表白很感动,但一码归一码,“我觉得这里挺清净的,等你处理完可儿的事,再说吧。”

唐向阳满腹的抗议,但在见到苏婉探究的眼神时,立刻说道,“可你住在这里,我不放心……”

“爸都放心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苏婉搬出了唐延,让唐向阳彻底的无语。

“那你不生我的气了?”唐向阳想要站起身来,但他半蹲的时间太长了,双腿一时发麻,差点跌一跤。

苏婉面露紧张,搀扶着他的胳膊,“你以前有腿伤,小心点。”

“婉婉,我就知道,你其实还是关心我的。”唐向阳在她的搀扶下,坐在她的身边,顺势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

苏婉双手抵着他的胸口,皱着眉头,“你越来越会耍赖了!”

“你就不想我吗?这么多天不见,我早就快被你逼疯了。”唐向阳埋首在她的颈项间,用力的汲取着她身上的芬芳香气。

他呼出的热气扫过苏婉的耳畔,让她的身子有些发软,不由得猜想,这是不是他故意的!

“是我的错吗?”她瞪了唐向阳一眼,唐向阳笑着捏了捏她的鼻子,“都是我的错,不过,以后如果你受了什么委屈,一定要告诉我,不要一个人闷在心里。你不说,我又怎么会知道……”

他想起可儿的举动,眼中有些冷意,如果苏婉和孩子出了什么事,他一定会让可儿去陪葬的!

“我又不是喜欢告状的人!”苏婉这几天都睡不好,她现在窝在唐向阳的怀里,鼻尖满满都是属于他的气味。不知不觉,竟有些困意。

“不是让你告状……”唐向阳好笑的看向她,见她昏昏欲睡,索性将她抱了起来,往房间走去。

苏婉微微一惊,抱着他的脖子,“干什么?”

“回屋里去睡吧,别着凉了。”屋内虽然开着暖气,但唐向阳还是将人安置在床铺上,“我是你的丈夫,你的家人,你不对我倾诉,让我怎么活?”

他直起身子,苏婉却拉着他的衣袖,“你陪我,不然我睡不着。”

她撒娇的看着他,唐向阳的心微微一动,脱去了外套,躺上床,将苏婉抱在怀里。

“我受委屈不要紧,可我想在出事的时候,你会坚定无疑的站在我身边,而不是帮其他人。”对与错都不重要,她在乎的,只是他能够陪在自己身边而已。

哪怕所有人都说她不对,只要有他在,她就不会难受。

唐向阳点了点头,在她的额际亲了一下,如清羽拂过,缠绵缱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