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354章结盟

第354章结盟

夜晚,人间四月的包厢内,妮娜被唐潇压在桌上肆意凌虐,许久之后,他才将妮娜松开。

妮娜白皙的皮肤上,布满了紫青色的淤痕,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整理好衣服,心中对唐潇充满了怨怼。

“你这个废物!”

冷不丁的,妮娜的脸上重重的受了唐潇的一巴掌,她被打倒在地上,半张脸都红肿了起来。

“我把你安排在设计部,不是让你吃干饭的!你倒好,这一次的设计都没选上!”唐潇气急败坏,在股东会上颜面尽失,让他窝了一肚子的火。

“要不是你把我带走,我能被苏婉刷下去吗?”妮娜不服气的说道,被杨萌萌顶替的屈辱,让她心里十分的不满。

“你还敢顶嘴?!”唐潇扯着她的头发,就将她往桌角撞去。

妮娜惨叫了起来,但是音乐声很快就淹没了她的声音,没人知道她在包厢里承受着怎样的欺凌,更不会有人帮她。

“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妮娜哭着求饶,额角已经被撞的血肉模糊。

她趴在地上喘息,感觉到唐潇狠狠地踹了自己一脚,骂骂咧咧的坐回了沙发。

“这季度的设计绝对不能让苏婉成功,居然敢坏我的好事,我一定不会放过她!”他的眼眸转向地上的妮娜,厉声道,“你想办法把设计图都偷出来!”

妮娜不敢有异议,她匍匐在地上,爬到唐潇的脚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抱着他的腿,“能不能给我一点钱?”

唐潇一听,抬腿就将妮娜踢到一边去,火大的咒骂,“老子还在心烦,你还问老子要钱?你不是挺会勾引人的吗?要不要我让这里的妈妈桑给你介绍点生意啊!”

妮娜双手撑在地上,缓缓的紧握成拳,她给唐潇做情人已经五年了,五年来,她堕了三次胎,从唐潇身上什么都没得到!

唐潇从来不会给她太多的钱,只会带给她无尽的折磨,让她身心受尽屈辱。

“怎么?不服气?是不是在想那个小白脸啊?”唐潇勾起了她的下巴,眼眸中透着阴狠。

“没有没有,我怎么敢?”妮娜讨好的说道,心中却是一痛。

“最好是没有,不然的话,你们俩都别好过!还有你在老家的老头老太,都别想太平!”唐潇冷哼了一声,见妮娜身上满是淤痕,眼眸又幽深了起来,猛地将人按在地上。

事后,唐潇扔了一叠钱在妮娜身上,毫不留情的就离开了包厢。

妮娜发丝凌乱,身上的衣物已经破破烂烂,只能勉强遮体,身上没有一块皮肤是完好的,就连脸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

她跪坐在地上,一张一张的捡起地上的钱,她觉得很屈辱,但这些钱,她必须拿。

妮娜裹了一件外套,走路姿势怪异的离开了人间四月。

她回到自己的公寓,看见门口一抹消瘦的身影,那人见到妮娜,便跑了过来,“妮娜姐,你怎么了?”

少年穿着白色衬衫,头发剪得很短,面容十分的干净。

妮娜看着他一脸担忧的望着自己,狼狈的别过脸去,“不是说了,没事别来找我!你又没钱了?”

说着,她从包里拿出了钱,往对方的手塞。

“我不是来问你要钱的!”少年将她手里的钱往回推,皱起了眉头。

“那你要干什么?这个时间,你应该在学校,不该在这里!”妮娜厉声道,推开他就往公寓走去。

少年跟在她的身后,可怜兮兮的说道,“我考来S市,就是为了能够跟你近一点,你帮我缴学费,供我上学,我该报答你的。”

“王一帆,你够了!”妮娜怒吼了一声,吓得身后的人微微一颤。“当初你父母车祸,我是觉得你可怜,才会接济你的,是你父母乱穿马路,才会出事的!我可不欠你什么!”

“不,不是的……”王一帆被妮娜突如其来的怒气给吓到了,白净的脸上满是呆愣,“我知道,你是出于同情才会帮助我的,我也没想怎么样,就是想报答你这些年的恩情。”

他淳朴的语言,让妮娜自惭形秽,她已经是不干净的女人了,又怎么能让王一帆被自己污染呢?

“报答?你想怎么报答?你现在不过是一个穷酸学生,自己的温饱都成问题!”妮娜嘲讽的说道,开了门就要进去。

王一帆心中一急,上前抵住了门,“妮娜姐,我知道我现在没钱,但我以后一定会赚很多的钱,养你!”

妮娜低着头,将王一帆一把推开,“嘭”的关上了门。

屋内没有开灯,妮娜靠着门,缓缓跌坐在地上,王一帆单纯的心思,她怎么会看不出来?

养她?真是美好的愿望,可惜,她这样的人配不上他。王一帆还有学业没完成,她不能耽误了他。

第二天,妮娜将自己穿的跟粽子似得,她的脸上涂了一层厚重的妆,但近看,仍然可以看到那些淤青。

她见苏婉的办公室内一早就在开会,人手一份设计图,妮娜知道唐潇的目的,或许做完这次,她能靠着这个把柄逃过唐潇的手掌心。

妮娜在心里拨弄着算盘,殊不知,苏婉早已将一切掌握。

最后敲定的设计图都保管在苏婉的保险箱中,设计图完成,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苏婉让所有人提前下班,大伙儿起哄要去聚餐,苏婉也一口答应。

这其乐融融的景象,看在妮娜的眼中,却着实有些羡慕嫉妒的。

“妮娜,要不要一起?”苏婉喊了她的名字,眼中似乎闪烁着什么。

“不用了,我待会儿还有事。”妮娜直接拒绝了苏婉,拿起了包,直接从一群人面前离开。

她出了公司,就等在附近的拐角,看着苏婉带着一群人离开,才悄悄折返。

妮娜对公司很熟悉,她特意避开了摄像头,换了一身衣服,等到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才潜了回去。

她来到苏婉的办公室,戴上手套,蒙着脸,来到保险箱前。

第一次做这种事,妮娜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

妮娜偷偷看过苏婉输密码,所以也记得,她打开了保险箱,双手有些颤抖,拿出了里面的设计图,取出微型相机,将图纸都拍了下来。

她站起身来,室内的灯光突然一亮,突如其来的光线让妮娜的双眼无法适应,但她的心底已经凉了一片。

“你,你不是……”妮娜看着突然出现的苏婉,面露错愕。

苏婉身后还跟着秘书,“妮娜,你以为你做的事,我们都不知道吗?”

妮娜嘲讽的一笑,她就觉得有什么地方奇怪,没想到这是他们已经设下的局。“既然你们已经抓到我了,那就报警吧!”

她没有任何的反抗,反正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去哪儿都一样。

苏婉对秘书使了个眼色,秘书默默地退了出去。

“我知道这并非你所愿。”苏婉走向她,见妮娜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说道,“你不用担心,我现在不会报警。”

妮娜错愕的看向她,似乎也能猜到她的打算,嘲笑道,“我还以为你能多光明磊落,没想跟唐潇也是一个德行!想利用我扳倒唐潇,对吗?”

苏婉笑了笑,“不是利用,而是互惠互利。”

妮娜困惑的看着苏婉,对她的话也不完全相信。

“你跟在唐潇身边也是受罪,捞不到半点好处,还有你在老家患有精神病的父亲,光是那笔医药费,恐怕他也不会出一个子儿吧?”

苏婉气定神闲,妮娜看着她,神情有一瞬难堪。在他们这些有钱人的面前,她的**也不过如此,总能抓住她的把柄。

她是心高气傲,自尊心极强,这下老底都被苏婉给查了出来,难免心中不快。

“我如果不配合呢?”她冷着脸,心中却有一丝动摇。

“没关系,我只是多费些曲折,而你,我就不得而知了。”苏婉没有恼怒,就算没有妮娜的帮忙,她也会千方百计的得到唐潇手脚不干净的证据,秘书已经调查过,账上的洞还未补全。

不过,唐潇一倒台,是否会拉着妮娜一起去死,她就不得而知了。

妮娜看着苏婉清冷的脸,心中微凉,苏婉没有胁迫她,也不会报警,可图纸迟迟不到手,唐潇到时候也不会放过她的。

想起唐潇那变态的爱好,妮娜的心就发颤,她曾不止一次有过想要离开唐潇的念头,但每一次都被唐潇狠狠的捏碎,再给她增添一身的伤口。

“你要我怎么做?唐潇的警惕心很重,他的很多事,连我都不知道。”妮娜松了口,她迫切的想离开唐潇,这种日子,她再也不想过了。

“不用你知道太多事,你就把你拍到的图纸交给唐潇,之后你该怎么做,我再知会你。”苏婉笑着说道,但眼中却无笑意。

妮娜勾了勾嘴角,“这图纸也是假的吧?就为了引我上钩的。”

“不,是引唐潇上钩,他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苏婉伸出手来,对妮娜抛出了橄榄枝。

“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出尔反尔?为了扳倒唐潇,再把我给告发了呢?”妮娜没有伸手,她还带着警觉。

“妮娜,我没有太多的耐心。”苏婉沉声道,双眼直视妮娜,面无表情。

妮娜犹豫了片刻,想要得到什么,就得冒着风险,她伸出手来,与苏婉交握,截断了自己的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