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336章过去的安远宁已经死了

第336章过去的安远宁已经死了

餐厅内的气氛紧张,茉莉站在一旁,身子微微发颤。

苏婉淡定的看着安远宁,“我说的是事实,你有本事就处置我。”

她这样肆无忌惮的挑衅,让茉莉越发的心惊胆战,但同时对苏婉又生出了一抹厌烦。

安远宁阴森森的笑了一声,收紧了手上的力道,让苏婉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动你?”

“你敢,你怎么不敢?那么多坏事,你都做了,你还有什么不敢的?!”苏婉说话很吃力,她感觉到安远宁的手正在不断的收紧,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了。

安远宁看了她一会儿,突然收回了手,苏婉双手撑在桌子上,不停的咳嗽,眼圈都红了。

“下次,你如果再敢惹火我,我一定让你后悔!”安远宁撂下这句狠话,就离开了餐厅。

苏婉大口的喘着气,她坐在椅子上,有些心惊胆战。

茉莉见安远宁离开了,这才大着胆子上前来,语气带着酸楚,“你的胆子可真大,没有任何人敢在少爷的面前提起菲菲小姐的名字,你惹恼了他,居然还能活命。”

她阴阳怪气的话语,让苏婉看了她一眼,她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润了润嗓子,“你们少爷以前也是这样,动不动就发火吗?”

茉莉摇了摇头,开始收拾起桌上的餐具,“少爷以前脾气可好了,菲菲小姐时常会来做客,你是第二个能进这里的女人。”

苏婉微微一愣,看了茉莉一眼,她应该是误会了自己跟安远宁之间,不过她话语间酸溜溜的,似乎对自己充满了敌意。

她看的出来,茉莉对安远宁似乎有情,但碍于主仆的身份,她从未说出口。

夜晚,苏婉躺在柔软的大**,一点睡意都没有,她坐起身来,来到床边,看着天空皎洁的圆月,对家的思念一触即发。

在这样的夜晚,唐向阳在做什么呢?他是否还搂着那个假冒者,未发现她已经被安远宁带来了这个地方?

她思索了片刻,又觉得今晚安远宁的表现很怪异,很明显的,他是想故意激怒她,而且,他的心情似乎也很低落。

胡思乱想间,苏婉忽而见到有一抹人影往花房走去,她定睛一看,发现是安远宁。

他提着一盏灯,缓缓的走向花房。

苏婉记起茉莉所说的话,这座花房对安远宁意义重大,想必应该和菲菲脱不了干系。

虽然安远宁可恶又可恨,但也是一个可怜人。

苏婉在这里呆了半个月,她在心里一直有着期待,期待唐向阳能够出现在这里,将自己带走。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心中的希望已经慢慢的磨灭。

在这间屋子里,到处都是监视她的人,她想要通风报信,让人来救自己,都没有可能。这么长时间了,唐向阳那边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她一点都不知道。

苏婉不想再等待下去了,她不能坐以待毙!

“你在干什么?”茉莉见到苏婉不时的在厨房转悠,警惕的说道。

“我就来看看,而且,我被你们看的这么牢,想要下毒也没机会吧?”苏婉无害的说道。

这座别墅在山间,想要逃出去,恐怕是要借用车辆了。

苏婉观察了一段时间,每隔三天,就会有专人送来新鲜的蔬菜和肉类,不过,想要坐上车,就有点难度了。

不知道为什么,安远宁这段时间派了更多的保镖,夜间也会巡视,似乎是在防备什么。

这一系列的异样,让苏婉的心情激动了起来。

厨娘正在准备午餐,苏婉忽而见到一盘话梅摆在桌上,不知怎么的,她突然特别的馋,忍不住伸出手去,拿了一颗,塞进嘴里。

“小姐,你不觉得酸吗?”厨娘见苏婉面不改色的吃完话梅,惊讶的说道。

苏婉摇了摇头,正要伸手再拿一些的时候,却猛地愣住了,她佯装无事的溜达出去,不让任何人发现自己的异样。

她回到房间,心中惊喜不已。

当初,她怀上唐念苏和唐怜婉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吃酸的,不过,吃下去的东西却是没多久就会吐出来。

苏婉抚着自己的肚子,喜悦之情跃上了眼角眉梢,她和唐向阳又有一个宝宝了。

不过,她还未高兴太久,就意识到了现实的残酷。

如果安远宁知道她怀孕了,手上又多了一份筹码逼迫唐向阳,她的孩子会比现在更危险!

“不行,我必须要离开这里,不能让我的孩子沦为安远宁的工具!”苏婉轻抚着自己的小腹,“宝宝,你乖乖的,妈妈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房门突然被人敲响,苏婉惊了一下,她强装镇定的说道,“谁?”

“是我。”茉莉冷淡的声音在门外响起,苏婉定了定神,随后开了门。

茉莉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没事,锁什么门啊?”

她走到窗边,开始打扫屋子,苏婉见她的眼睛乌溜溜的转,像是在找什么。

“茉莉,你有喜欢的人吗?”苏婉装作无事,坐在梳妆镜前,梳理长发。

“跟你有关系吗?”茉莉不客气的说道,对于苏婉,她是心存敌意的。

这个突然被安远宁带回来的女人,是这些年,除了菲菲,第二个踏入这间屋子的,她不由得怀疑,苏婉是安远宁的新宠。

但是,虽然苏婉在这里住下,但两人却从未亲密过。

茉莉不由得困惑,安远宁对苏婉这么冷漠,想必她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说话也变得肆无忌惮了起来。

“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儿,心里应该都有人了吧?让我猜猜,应该是你的少爷吧?”苏婉看着镜子中的茉莉,她的表情显然变得不自然了起来。

她气呼呼的瞪着苏婉,“你胡说什么?”

“你喜欢安远宁,被我说中了。”苏婉笑的得意洋洋,她放下了梳子,转身笑看着恼羞成怒的茉莉。

“你……”茉莉窘迫的红着脸,但苏婉又是安远宁亲自带回来的,她也无法对她动手。

苏婉来到她身前,亲和的说道,“喜欢一个人,又不是过错,你不用这么紧张吧?”

“你知道什么?”茉莉恨恨的说道,她只是一个仆人,而安远宁是她的主人,他们之间永远有一道跨不过去的鸿沟。

更何况,安远宁一直都深爱着菲菲,现在又来了一个苏婉,她的心意,又怎么能被安远宁接受呢?

“我知道爱一个人的感受,爱的人就在眼前,却又得不到,还要看着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这是一件很残忍的事。”苏婉握着她的手,深有体会的说道。

茉莉似乎被戳中了心事,有微微的动容,但看着苏婉同情的眼神,立刻像是被电流击中了似得,猛地甩开苏婉的手。

“他都不知道你的心意,你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实话告诉你吧,我也有爱的人,要不是安远宁把我抓来,我已经完成了婚礼。”苏婉颇有些怨念。

“你,你别以为这样说,就能让我对你好!”茉莉心里有些动摇,她看了看苏婉,又以为她刚才的话而困惑,“你说你有的人,又怎么会被少爷带到这里来呢?”

“因为那位菲菲小姐。”苏婉叹了一口气,如果要说的话,得说好几晚。“安远宁已经做错太多的事,难道你要看着他万劫不复吗?”

茉莉不敢置信的看着苏婉,不明白她话中的意思。

虽然安远宁近几年的脾气变得很坏,但她从未了解过安远宁在做些什么,现在听苏婉的话,顿时觉得很不可思议。

“我被他绑架了,他还要杀我的丈夫!”苏婉抓着她的手,情绪有些激动。

“不,不可能的!”茉莉摇着脑袋,看着苏婉,像是看见了洪水猛兽,挣脱开她的手,连连往后退。

苏婉不说话,她看着茉莉,知道自己击中了她的心。

茉莉慌不择路的跑出了房间,苏婉抚着自己的小腹,“抱歉了,茉莉,为了我的孩子……”

一整天,茉莉都是魂不守舍的,等安远宁回来的时候,她也突然意识到,这几年,那个温和的安远宁已经慢慢的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冷酷又冷血的少爷。

她的异样,被安远宁察觉到,茉莉在这里也呆了好些年,她的一举一动,安远宁都能察觉到一二。

“你有心事?”安远宁冷不丁的出声。

“没,没有……”茉莉慌乱的摇了摇头,看着安远宁冷漠的眼眸,心中一阵发怵。

安远宁看着她,茉莉硬着头皮,开口道,“只是觉得,少爷近几年变了好多,都快变得让茉莉认不出来了。”

她其实也是心疼安远宁的,为了菲菲,他付出了多少感情,茉莉都看在眼里。

只是,她未曾想过,为了一个已经死去多年的菲菲,安远宁竟然会做出违法的事情来。

可她只不过是一个仆人,又有什么资格去批判主人?

“怎么突然说这些?”安远宁笑了笑,他都快忘记了,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了。

或许就是因为他过去的软弱和无能,菲菲才会选择唐向阳。

所以,他异常的痛恨那个软弱无能的自己,在菲菲死掉的那个时候,原来的安远宁,也一同跟着菲菲埋葬在了黄土之下。

“少爷,你已经做得够好了,茉莉只希望你能过的快乐。”茉莉的眼眶微湿,带着对安远宁的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