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314章好戏刚刚开始

第314章好戏刚刚开始

宫玲的心冷了下来,之前还好好的,为什么现在安远宁却对她翻脸了呢?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露出了讨好的笑容,“远宁,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所以你才会这样?这些天,我不是一直都很听你的话吗?”

安远宁露出了轻蔑的笑,他轻抚宫玲的长发,“对,你这些天的确很听话,我很满意。但你父亲的项目的确是失败了,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他的语气轻缓温和,但听在宫玲的耳朵里,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你之前不是说,我们的项目很有前景吗?怎么现在……”宫玲不敢置信的望着安远宁,怎么项目说失败,就失败了呢?

“这只能问你的父亲去了,我看在你帮了我一个忙的份上,就不追究了,但是你们家里的债,恐怕就……”安远宁没有再说下去,转身就要往办公室里走去。

宫玲失魂落魄的看着他的背影,随即一个激灵,追了上去,“你帮帮我,好不好?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只要,只要帮帮我们家……”

她像是一只摇尾乞怜的狗,巴巴的拉着安远宁的衣袖,希望他能帮助自己。

今天早上,宫父就对她发了一通脾气,说是安远宁给的资金断了,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把她扔了出来,让她来找安远宁讨人情。

她以为自己已经摆脱了被送来送去的命运,但这一刻,宫玲才觉悟到,不论她和谁在一起,不论她多么努力的想要经营好自家的杂志社,在宫父的眼中,她永远都是一样货品。

之前对唐向阳是这样,现在对安远宁也是这样,以后……不管是任何男人,她都是货物一般的存在。

安远宁转过身来,叹了一口气,“我现在自身难保,之前是太小看了唐向阳,这次……恐怕你父亲的项目,也是他搞的鬼。”

宫玲蓦地睁大了眼睛,喃喃自语道,“怎么可能……我根本就没招惹过他!”

“你跟我是一路的,他要对付我,怎么会放着你不管呢?”安远宁透了风给她,反正她也没什么用处了,便由着她自生自灭去了。

安远宁说完,嘴角带着意味不明的笑,“不是我不帮你,而是,我实在没办法。公司不是我一个人的,如果我一意孤行,恐怕,我会失去现在的一切。”

他遗憾的拍了拍宫玲的肩膀,就此与她分道扬镳。

宫玲看着他进了办公室,眼中闪过一丝茫然,随即,她像是想到了什么,快步离开了安氏。她给徐敏打了电话,心脏不听话的乱跳。

过了许久,徐敏才接了电话,声音懒洋洋的,“什么事?”

“我想让你帮个忙。”宫玲冷冷的说道。

“帮忙?宫玲,你是不是还在梦里?”徐敏嗤笑了一声,嘲讽的说道。

她今天看新闻了,宫家的杂志社出现了资金短缺,正在运行的一个项目也被迫停止,目前负债累累。

宫玲现在给她打电话,想必就是为了宫家的事吧?

徐敏挑了挑眉头,虽然唐向阳跟苏婉结婚的事,让她心里不舒服了很久,但现在她的日子过的也算是惬意,没工夫理宫玲的破事。

更何况,她在认清了宫玲的真面目之后,就没想过要跟她再有牵扯,这次宫家遭此大难,徐敏也没心思去管。

他们这个圈子便是这个样子,你好的时候,大家都来奉承巴结,等到你落难了,就如同身上带着瘟疫似得,每个人都避之不及。

“伯母,你可别忘了,我的手上还有不少你的把柄,你说,如果我把这些东西报给警察,结果会是怎么样的?”宫玲冷哼了一声,她早就料到了徐敏会翻脸不认人,所以早就有了准备。

如果她敢不仁,那么,她就不义!

果不其然,徐敏听到她的说话,脸色就变了,她挥退了身边的服务人员,坐起身来,面容凝重的说道,“你敢威胁我?!”

“不敢,但是,你也知道,我是做媒体这一行的,唐家如果有你这样的主母,不知道是不是会丢人呢?我想,伯父应该也不会容忍这样的妻子吧?”宫玲恶毒的说道。

现在她能威胁的人,就只有徐敏了,所以,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会去做。

“好,你说个地点,我现在就过去!”徐敏的眉眼间满是狠厉,上一次宫玲就是这样胁迫她的,现在,她居然又来这一招!

宫玲报了一串地址,便挂了电话。

半小时后,两人在包厢里碰了面。

徐敏戴着墨镜,像是很避讳跟宫玲见面。

宫玲见状,眼中闪过一抹不甘,但还是笑道,“伯母,你还是那么漂亮,这些日子过得不错吧?”

“少说废话,你到底想干什么?!”徐敏不耐烦的说道,不想跟宫玲多说废话!

“没什么,我想,你也该知道,我们家现在遇到了困难,所以,我想请你帮个忙,让宫家度过这次难关。”宫玲理所当然的说道。

徐敏面上有些动怒,但还是按捺住了躁动,“怎么帮?”

“很简单,伯母你觉得,我手上的证据,值多少钱?”宫玲把玩着自己的指甲,漫不经心的说话。

气氛一下子低迷了起来,徐敏眯起眼来,认认真真的看了宫玲一遍,“你开个价吧!”

“爽快!你给我五百万,钱一到手,我就把所有证据都给你。”宫玲狮子大开口,让徐敏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怒火。

她怒拍了一下桌子,气势汹汹的说道,“五百万?你当我是银行吗?”

宫玲笑了起来,“伯母,五百万对你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钱没了还能再赚,但是名声要是没了,再进了班房,可就没那么好看了!”

“你!”徐敏哑口无言,她气的浑身发抖,喘着气,心中在盘算着,如何从宫玲的手里拿到证据,一劳永逸!

宫玲也不急着让她做出决定,她老神在在的坐在位置上,心里也在为自己谋划。

宫家是不能回去了,她的父亲和母亲,现在都以为她跟安远宁的关系非同寻常。若不是他们所以为的,一定会让她去别的男人之间周旋!

他们已经把自己当做了交际花,是可以用金钱去交换的女人,在他们的眼中,她已经跟陪睡的没什么差别了,就差亲自将她送到那些人的**去了!

这样的宫家,已经没什么能够让她留恋的了!

她要离开这里,拿着钱远走高飞!

“怎么样,伯母?你想好了吗?”许久之后,宫玲再次开口。

“好,我给你五百万,但是从此之后,你永远都不能再出现在我面前,这些证据,你也必须保证,谁也不会再知道!”徐敏咬牙切齿的说道,心中对宫玲已经有了杀念!

“我保证,拿了钱之前,我会立即离开S市。”宫玲这次说的是实话,这里她已经待不下去了,只能谋划别的出路。

徐敏戴上了墨镜,站起身来,冷冷的说道,“等我的电话。”

宫玲见她要离开,开口道,“伯母,我要现金。”

已经走到了门口的徐敏,闻言,身子微微一僵,没有说什么,开了门就走出去了。

S市这几日风云突变,安氏与丝弗之间的战争,已经从暗地里升级到了明面上的冲突。

而不久之后,安远宁便从安氏的总裁位置上被拉下马,重新由他的大哥,安远生接手,可谓是险象环生,变动之快,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而安远生重掌大权之后,更是与丝弗有密切的合作,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在两家公司的庆功宴上,安远宁的脸色一直都是阴沉沉的,他看着台上被镁光灯追逐的唐向阳和安远生,心底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绪在翻搅。

在所有人的眼中,他成了他们俩的手下败将,安远宁万万没想到的是,唐向阳居然联合了安远生,借了他的手,把他策反了!

唐向阳现在可谓是春风得意,安远宁举着酒杯向两人走去,所有人纷纷识趣的让开一条路,默默的看着三人。

“恭喜你们,没想到,唐向阳你也是会玩阴招的人。”安远宁这次输的很惨,不仅丢了自己的总裁的位置,还让唐向阳的帝国扩张。

唐向阳淡淡的说道,“过奖了,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那些招数,我还是从你身上学到的,不过是你玩剩下的罢了。”

他的字句中无一不带着嘲讽,在公司内部动手脚,联合反对安远宁的势力,慢慢将他架空,令他孤立无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安远宁交给他的。

如果不是这一切,唐向阳至今或许还不相信,以前的安远宁是真的变了。

安远宁的每一招都带着杀机,若是不小心,真的是万丈深渊!

“呵呵,你们真是好样的,不过,你也得意不了多久了!”安远宁怒极反笑,转身就要离开,却被安远生叫住。

“你这次的动作让父亲很不满,他让你立刻回去解释。”安远生对这个弟弟十分的痛恨,当年他被赶下总裁宝座的时候,是那么的狼狈!

所幸,他忍辱负重的这些年没有白等,终于看到安远宁灰头土脸的样子了!

“不牢大哥操心!”安远宁丢下了这句话,便离开了宴会厅,他在心里默默的想着,好戏才刚刚开始呢,希望唐向阳能够撑过去,别太早被他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