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294章老同学

第294章老同学

宫父和安远宁下完棋,已经很晚了,宫母让宫玲送了点心去书房。

她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听话的上楼去,“爸,安先生,你们下了这么久的棋,饿了吧?”

“伯父真是好福气啊,有一个好女儿。”安远宁打趣的说道,一双眼睛在宫玲身上扫了一遍。

“客气了,我看这时间也不早了,让玲玲送你吧。”宫父借机结束了棋局,让宫玲跟安远宁单独相处。

宫玲跟安远宁下楼,她将人送到了门口,客气的说道,“安先生,慢走。”

“玲玲,何必对我这么生疏呢?你父亲不是想撮合我们吗?你对我这么冷淡,他们可是会不高兴的。”安远宁调侃的说道,他抬头看了一眼楼上,暗示。

宫玲的脸色一僵,心中不悦,“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才刚见面,不用太亲热吧?”

“那你的意思就是,见了第二面,第三面,我们就能亲热了?”安远宁俯下身,蓦地靠近宫玲,将她困在自己的两臂之间。

“你干什么?!”宫玲吓了一跳,她皱起眉头,大气不敢出一声。

“听说,你曾经是唐向阳的未婚妻?”安远宁在她的耳边说道,姿态亲密。

宫玲的脸色一白,将安远宁推开,“你,关你什么事!”

安远宁整了整衣服,眼中闪过一丝暗芒,很快就收敛了起来,他笑着说道,“只是好奇而已,都已经谈婚论嫁了,怎么会突然悔婚呢?”

他的语气带着调侃,又带着些许的嘲讽,让宫玲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

“安先生知道的还挺多!看来,对S市的情况也很了解。”宫玲嘲讽的说道。

安远宁退后了几步,笑道,“玲玲,你紧张什么?我只不过是顺口问一下,想要了解一下你们的过去而已。”

“你管这么多,做什么?唐向阳原本是要跟我结婚的,谁知道会突然冒出一个苏婉!她破坏我跟向阳的感情,还到处污蔑我,让我名誉扫地!”宫玲恨恨的说道,双眼迸射出愤恨的光芒。

她用了这么多手段,好不容易的把苏婉赶到国外去,没想到,她居然卑鄙的怀了唐向阳的孩子!

安远宁见宫玲这么气愤,脸上流露出了怪异的表情,“这个苏婉是什么样的人?”

“她卑鄙又下贱,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跟她妈一样,勾男人的手段真是一流!”宫玲像是发泄似得,将苏婉说的一文不值,不堪入目!

“男人嘛,自然是喜欢娇媚一些的女人,不过你的条件也不差,可惜了。”安远宁的眼中闪过什么,但宫玲只沉浸在对苏婉的怨恨之中,并未发现他的异样。

她听安远宁这么说,心中自然开心,想起宫母刚才嘱咐她的事,便说道,“我听母亲说,你在华尔街很厉害,觉得我父亲的项目怎么样?”

“现在是私人时间,我不想谈公事,如果你对投资感兴趣的话,可以随时来找我。”安远宁将自己的名片给了宫玲,趁她接过名片的时候,抓着她的手,在手背上亲吻了一下,“晚安,玲玲。”

宫玲收回了自己的手,看着安远宁驱车离开,眉头微皱。

她回了屋子,宫母就迎了上来,“你们在外面说了什么?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宫玲看着母亲的表情,心中十分的别扭,她是人,不是一件交换的商品啊!她堂堂的宫家小姐,现在居然沦为讨好男人的工具了。

她想到这里,不由得心生埋怨,要不是苏婉又出了幺蛾子,她现在早就跟唐向阳结婚了,哪里还用得着去应付安远宁这样的男人?!

“他说我可以随时去找他,这是他的名片。”宫玲拿出了名片,敷衍的说道。

宫母笑了起来,看着宫玲的眼神,带着一丝赞赏,“这是好现象,记得把握住机会!”

“可是,妈……我觉得,他似乎知道些什么……”宫玲担忧的说道,虽说安远宁回国不久,但是,经过刚才的一番谈话,她感觉到安远宁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无害!

对她的事,他似乎也是了如指掌,否则的话,他又怎么会知道唐向阳跟自己的事呢?

“那你就更得抓紧了,只要你让他对你死心塌地的,你的那些过去,他就不会在意。这次,你可得长点心了!”宫母点了点她的脑袋,以前她对宫玲还抱有希望,但是,在艳照发生之后,她对这个女儿已经失望透顶。

她到现在还是认为,是宫玲做了丢脸的事,被人抓了把柄,才会让唐家悔婚的!并未怀疑到唐向阳的身上。

宫玲只得点头,她在这个家的地位,现在是一天不如一天,只能委曲求全的服从父母的安排。

医院

苏婉在医院静养,连着好多天都躺在病**,她只能平躺,长久下来,她也难受的很。但一想到孩子,她就忍了。

罗美玉给她请了私人看护,一天二十四小时照顾她,还每天给她炖不同的补品,喝的苏婉闻到那股味就想吐了。

她现在是苦不堪言,但这一切都是为了肚子里的两个孩子,即便每天让她喝黄连汤,她也甘之若饴。

苏婉每天期待的就是唐向阳的到来,现在罗美玉对唐向阳是横眉冷对的,唐向阳也识趣的,只在罗美玉离开的时候才出现。

没多久之后,医生就宣布苏婉的身体恢复的很好,不过,她的预产期也快来临了,所以也不便出院,直接就在医院住下去。

不过庆幸的是,她终于不用整天的躺在病**,可以下地走路了。

苏婉挺着肚子在花园里散步,累了就坐在一边的长椅上,不一会儿,眼前的阳光被一抹阴影挡去,她下意识的抬起头,就见到唐向阳的俊脸。

“你怎么来了?”苏婉笑着说道,两人现在就如同秘密接头人,连见个面都要先事先发个短信,确保罗美玉离开了,才见面。

“想你,所以就来了。”唐向阳坐在她身边,一手环着她的肩膀,一手轻抚着她的肚子。“我们的孩子就快出生了,你什么时候跟我去领一下结婚证?”

苏婉靠在他的肩膀上,调侃道,“你还怕我跑了?”

“我不怕你跑,我就怕伯母会反对,你看,每次我一来,她就对我没好脸色,我真怕有一天,我又找不到你了。”唐向阳心有余悸的抱着苏婉,担忧的说道。

“你这叫自作孽,不可活,知道吗?”苏婉开玩笑的说道,随即关心起他的腿来,“你的腿恢复的怎么样了?”

“已经恢复的很好了。”唐向阳说着,站起身来,在苏婉的面前走了两步,步伐稳健,一点都看不出受过伤的样子。

苏婉拉着他的手,安慰的说道,“江医生好厉害,你的腿终于治好了。”

她似是想到了什么,语气一转,“说真的,向阳,你有没有怪过我?是我害的你受伤,要不是你为我挡了那一下,你也不会这次的劫难。”

曾经,唐向阳的腿伤,一直都是苏婉的心病,只要他的腿一天不好,她的内疚就会加深一分。

“没有,真的。当初,是为了让你离开我,所以才说的混账话!”唐向阳焦急的解释,生怕苏婉会钻牛角尖。

“你紧张什么?”苏婉笑着说道,“我已经说过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不会翻旧账的。”

唐向阳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搂着苏婉的肩膀,两人靠坐在一起,晒着太阳,相依偎的身影那么的温馨。

罗美玉在角落瞧见他们如此亲昵的姿势,微微叹了一口气,识趣的没有过去打扰他们。

她其实很清楚,唐向阳每天都会抽空过来看望苏婉,当然,是在她离开的时候,也真是辛苦他了。

苏婉靠在唐向阳的身边,渐渐有了些许的倦意。

唐向阳见状,轻轻推了推她的身子,“婉婉,是不是累了?”

“有点困了,我现在好像特别能睡。”苏婉揉了揉眼睛,掩嘴打了个哈欠。

“来,我抱你上去吧。”唐向阳说着,站起身来,就要将人抱起来。

苏婉推托道,“别,你的腿才刚好,我可以自己走。”

唐向阳闻言,便扶着她的胳膊,两人慢慢的往病房走去。

蓦地,唐向阳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接了起来,“喂?”

苏婉侧过脑袋,见到唐向阳的脸上闪过一抹惊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

对方不知说了什么,唐向阳笑了起来,“好,我们约个时间见面吧。”

随即,唐向阳挂了电话,神情带着愉悦。

“是谁给你打的电话?让你这么高兴。”苏婉躺上了床,唐向阳身边的人,她多少都认识一些。

“是以前留学时候的同学,几年没见了,现在回国了。”唐向阳说起这个同学,眼中有一抹奇异的情绪一闪而逝。

苏婉没来得及深究,他就将神色掩了下去。

“你快睡吧。”他拂开苏婉脸侧的发丝,温和的说道。

“看来这个同学对你而言,非同一般啊。你都这么迫不及待的想去见人家了。”苏婉有些许的吃醋,直觉这个同学,跟唐向阳交情匪浅。

唐向阳点了点她的鼻子,“是男的,你乱想什么呢?”

苏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便合上了眼,不久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