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285章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第285章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两人之间沉默了下来,苏婉一语不发的走在医院的走廊上,她满腹心事,对于这个突然之间多出来的宝宝,显得有些无措。

唐向阳默默的跟在她身后,不知该如何安慰她,这也是他的孩子,却因为他的关系,在母体的时候就如此瘦弱。

“婉婉,我们回去吧。”唐向阳低声说道。

“回去?回去再受你母亲的白眼和冷言冷语吗?等到我把孩子生下来,再让我滚出去?”苏婉停下脚步,转身对着唐向阳嘲讽。

唐向阳的脸上闪过一丝难堪,都是因为他的纵容和懦弱,才会让苏婉遭受到那样的待遇。

他自责,他悔恨,他恨不得自己去承受苏婉遭受过的所有苦难!可是,一切都不可能再重头来过!

而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珍惜眼前的苏婉,还有她肚子里的宝宝们。

苏婉心中十分烦躁,她皱着眉头,难受的以手掩着自己的唇,“我想先回去了!”

“我送你……”唐向阳脱口而出,他看着苏婉难过的表情,心就像是被刀扎了一下,痛的难以呼吸。

“不,不要……我现在不想看见你!”苏婉几近乎冷漠的说道,转身就离开了医院。

唐向阳看着苏婉渐行渐远的背影,揉了揉自己的额角,随即推动着轮椅,跟了上去。

苏婉来到医院门口,她想要一个人静静,随后,一辆车停在了她的面前,卢亚从车上下来,看了看苏婉,“请问你是苏婉吗?”

“你是哪位?”苏婉后退了一步,戒备的看着突然出现的卢亚。现在的她怀有身孕,不得不提高警备。

“我是卢思楠的父亲,卢亚,方便聊两句吗?”卢亚笑了一声,看了一眼她的肚子,“孕妇不能劳累,我们找个地方,坐下聊吧?”

虽然他的态度客气,语句也是在征询她的意见,但是,从他的眼中,苏婉读到了不容抗拒的讯息。

她不知道卢亚找自己要聊什么,不过她也感觉到对方没有恶意,便点了点头,“伯父,你客气了。”

说完,苏婉便跟着卢亚上了车,随后赶到的唐向阳见到苏婉离开,心中一下子担忧起来,他拨通了苏婉的电话。

“婉婉,你去哪儿?”他的语气充满了焦急,如果对方对她不轨,那该怎么办!

“我没事,是思南的父亲找我聊天,我很快就回去。”苏婉冷淡的说道,随后挂断了电话。

卢亚在一旁,笑着说道,“怎么了?夫妻俩闹别扭了?”

苏婉的表情不自然起来,“不是,让您见笑了。”

车子开了许久,才在一家会所停了下来,苏婉小心翼翼的下了车,跟着卢亚来到一间包厢。

“苏小姐,在我们谈话之前,请你把手机交出来。我不希望我们的谈话,让别人知道。”卢亚淡淡的说道,他霸道的性子依旧,没有丝毫的改变。

苏婉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在眼前主动关机,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卢先生,现在可以了吗?”

她的称呼变了,卢亚眯起眼来,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女子,她的一双眼睛清澈见底,却能洞悉他的想法,有点意思。

卢亚等服务生送上了果盘和茶点,才开口道,“不知道这些合不合你的胃口,一大早的去产检,想必没吃什么东西吧?”

苏婉勾了勾嘴角,“有话不妨直说,我一直都将思南视为自己的弟弟,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一定尽力。不过,卢先生能做到的,应该比我多的多。”

她以一个舒服的姿势坐在沙发上,神情淡定。

卢亚能够监察她的一切,想必跟卢思楠脱不了干系。

“我是能替他做很多事,也能给他许多的东西,可是,你能做到的,却比我有效的多!”卢亚提起这个,略显无奈。

就像是谢晴说的,卢思楠如果不愿意去见安娜,他也不能强行绑着他去见面!

卢亚开门见山的说道,“我知道,最近这段时间,思南一直都在照顾你,你们的感情应该也不错。是这样的,思南对公司的事不上心,一直不想接手,他年纪尚轻,想要出去闯荡一番也无可厚非。不过,他的终身大事,我觉得也得重视起来了。”

苏婉静静的聆听,无奈的笑道,“卢先生,我没有当媒人的潜力,更何况,如果思南有喜欢的人,他应该会自己争取的。而且,感情的事,是强求不来的,你逼着他,只会适得其反。”

“你别急,听我把话说完。”卢亚调整了一下姿势,又开口道,“我知道他对你有感情,因为你,他有了羁绊,如果你能跟你的那位复合,他或许就能接受我安排的女孩儿了。”

他的提议,让苏婉哭笑不得,先不说她跟唐向阳能不能复合,光是她的心结,就能让她纠结许久。

卢亚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接着说道,“不是真的复合也没关系,只要你在他面前,装作跟那位亲密,他自然就会死心了。”

“卢先生,我知道你是为了思南好,但如果他跟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真的会快乐吗?如果他不喜欢那个女孩儿,就算我跟唐向阳复合,他也不会接受她的,反而还会让他们两个人都痛苦。”苏婉分析道。

但是,她见卢亚的表情一点都没有松懈,便知道自己并没有说服他。

卢亚沉吟了片刻,说道,“这么说,你是不愿意帮我找个忙了?”

苏婉扶了扶额头,“不是我不愿意帮忙,而是这个忙,我真的帮不了。我想问一句,如果我真的跟唐向阳复合了,思南就真的会乖乖听话,去见你安排的女孩儿吗?”

卢亚下意识的想说,那是自然,可是,他想到之前,卢思楠那反感的样子,心中也有些迟疑。

就在两人沉默的这段时间,包厢的门被人粗鲁的推开,之间卢思楠一脸焦灼的站在门口,身后还跟着会所的安保人员。

“卢先生,我们拦不住他……”

卢思楠见到苏婉跟卢亚坐在一块儿,扯开安保,大步走了进去,他来到苏婉面前,将她拉了起来,“你没事吧?”

“你怎么来了?我跟伯父就只是聊聊天,你紧张什么?”苏婉笑道,想要缓和一下彼此剑拔弩张的气氛。

但是,她的笑意却并没有让卢思楠安下心来,他一脸怒意的看向卢亚,大声的质问道,“你抓她,干什么?你有什么就冲着我来啊!她只是一个孕妇,你想干什么?!”

卢思楠的脸上满是紧张,对着卢亚,就如同一只野兽的小崽子,爪子还未锋利,就敢对着年长的野兽耀武扬威。

“思南,我没事的,我们真的只是聊聊天而已!”苏婉拉着他的衣袖,急切的解释。

卢亚看着卢思楠的反应,摆了摆手,“这小子跟我无法无天习惯了,你说再多也没用,好了,你们走吧。”

卢思楠冷哼了一声,带着苏婉就离开了包厢,他的步伐急切,似乎害怕卢亚会后悔追出来!苏婉跟着他小跑了起来,喊道,“思南,你走慢点,我跟不上了!”

两人离开了会所,卢思楠上了车,便问道,“他有对你说什么吗?有为难你吗?”

苏婉摇了摇头,“他只是关心你而已,并没有你想的事情发生。”

卢思楠不发一语,发动了车,就将苏婉送了回去!

一路上,卢思楠都是沉默着,苏婉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直到两人到了家门口,他才开口说道,“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

苏婉想说什么,见卢思楠的表情有些不高兴,便打住,想着等他的心情平复下来,在说也不迟。

她下了车,卢思楠便开车离开了。

苏婉转身刚要进门,就见到唐向阳从对门出来,“你没事吧?”

“是你叫思南过去的?”苏婉皱起眉头。

卢亚本来就没对她做什么,现在卢思楠知道了这件事,一定对他的父亲产生了误解。

“我是担心你……”唐向阳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见苏婉的脸色很不好,改口道,“你平安回来就好。”

“你以后能不能不要自作主张?”苏婉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渐渐对唐向阳厌烦了起来,“别再用关心我,担心我,为我好来做借口?”

她说完,都没有看唐向阳的表情,转身就进了屋子。

唐向阳想要叫住她,为自己解释一番,却终究还是放弃了。他紧攥成拳的双手,慢慢放松,眼中充满了黯淡。

“婉婉,我只想说,我马上要动手术了,你能不能陪我?”唐向阳对着空气自言自语道,但回应他的,只有微凉的风。

苏婉回到自己的房间,心烦意乱,她刚才说的话,似乎有些过分了。

唐向阳是关心她,怕她有危险,所以才会通知卢思楠,他并不是有意挑拨他们父子的。

可是,话都已经说出去了,她想要收回也来不及了。

她打开了电脑,查看邮箱,见到林宝给自己发来的邮件,居然是今天凌晨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