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282章报复

第282章报复

“算了,让他走吧!”谢晴说道。

卢亚看了她一眼,皱着眉头说道,“你在说什么?”

谢晴冷静的看着他,又看了看一直被她所忽视的卢思南,“让他走吧!强扭的瓜不甜,他说的没错,他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打算,我们不可能摆布他一辈子。”

卢思南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谢晴,他以为这两人是同一战线的,没想到她倒是先松口了。

但是,卢亚却不如谢晴这么好说话,之间他双眼瞪大,不松口的说道,“不行!不管他愿不愿意,他一定得去跟安娜见面!”

“卢亚,你真的想卖儿子吗?”谢晴气急败坏的说道,她看着卢亚愤怒的脸,有些话却是不好当着卢思南的面前讲。

她看了一眼管家,说道,“先让少爷去休息吧!”

“给我好好看着他!”卢亚不放心的说道,现在卢思南这么叛逆,他得警惕些。

卢思南不服气的走出书房,在管家和保镖的监视下,回了自己的房间。

等他离开了之后,谢晴才对卢亚说道,“你这么逼他,迟早要出事!”

“能出什么事?你没看见他刚才对我的态度吗?再放任他下去,恐怕他以后谁也不放在眼里了!”卢亚没好气的说道,表情充满了不悦。

谢晴冷哼了一声,“你还是这么唯我独尊!这些年,你都忙着生意,什么时候管过他了?他会变成现在这样,也是你的过错!”

“都是我的错?”卢亚气不打一处来,他指着谢晴,怒道,“那你呢?你不也是忙着自己的公司,世界各地的到处飞!什么时候来看过儿子?你就没有错吗?”

卢亚说的谢晴无法反驳,她沉吟了一声,“我的确是对思南关心不多,我俩谁也没有资格埋怨对方。但是,话说回来,我们的确是亏欠了他。”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我们现在打拼下来的东西,以后还不都是他的!”卢亚心烦意乱的坐在沙发上。

他认为,卢思南不肯去见安娜,是因为苏婉的关系。要让卢思南彻底死心,还得从苏婉那里着手啊!

“让管家把他送走吧!”卢亚说道。

“你改变主意了?”谢晴怀疑的看着卢亚,要他改变自己的想法,那可是比登天还难!

“他不肯去见安娜,跟苏婉脱不了干系,那我只好去找她了。”卢亚说服不了卢思南,如果是苏婉的话,他或许会听进去一些吧?

管家听从卢亚的命令,将卢思南送了出去,“少爷,你在外要保重身体啊。”

“老滑头!”卢思南嘀咕了一声,开车离去。

苏婉散完了步,慢悠悠的往回走。

她发现唐向阳这次并没有跟出来,或许是看见卢思南和自己一起走了,所以才没跟出来?

“婉婉!”

忽而,她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苏婉下意识的转过身,便见到楚雁卿风尘仆仆的样子。

苏婉惊讶的看着他,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楚雁卿抱在了怀里。

“对不起,婉婉,对不起……”楚雁卿紧紧的抱着苏婉,他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衣服上还有些许的褶皱,似乎是刚下了飞机,直接从机场赶过来的。

她搞不清状况,喃喃的说道,“怎,怎么了……?”

苏婉想要推开楚雁卿,但对方却怎么都不松手!

过了许久,楚雁卿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下来,这才松开苏婉,略带抱歉的说道,“我,刚才有些失控了,你不要介意。我没弄疼你吧?”

苏婉摇了摇头,有些懵了。

“你,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刚过完年,他应该很忙才对,怎么还有时间过来看她?

“我想对你说声抱歉,以前……”楚雁卿深吸了一口气,想到自己做的种种混蛋的事情,就恨不得把自己狠揍一顿!

“我都已经知道了,那个孩子,是李欣然自己弄掉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还被戴了一顶绿帽子,做了这么久的傻瓜。”楚雁卿苦涩的说道。

而他为了一个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差点把苏婉给毁了。

每当想到自己险些酿下大祸,楚雁卿都会不自觉的冒冷汗。

苏婉默不作声,其实她已经不在乎那些事了。

楚雁卿见苏婉那么平静,下意识的说道,“婉婉?”

“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我听林宝说,你悔婚了,就是为了这件事吗?”苏婉说道。

“有一部分的原因吧,她已经不是我认识的李欣然了,跟她订婚,也是出于对她的愧疚,和责任。”楚雁卿也曾经想过跟李欣然就这样平淡的过下去,但事实却不是理想。

两人沉默了片刻,楚雁卿才说道,“你最近怎么样?”

“还不错,孩子也不闹腾。”苏婉笑着说道,似乎从唐向阳到来之后,宝宝就没折腾过她了。

“那就好,有机会我再来看你。”楚雁卿说道。

“你就是来给我道歉,然后就回去了?”苏婉错愕的说道,心中有些异样。

“这声对不起,已经迟到太久了,谢谢你还能跟我做朋友。”楚雁卿站在苏婉的对面,他觉得轻松了不少,笑着说道,“快点进去吧。”

苏婉转身走到门口,她下意识的转身,见到楚雁卿站在台阶下,双眼认真的注视着她。

“再见。”

“再见。”

S市

李欣然在公寓内已经呆了一个礼拜,她被悔婚的事已经闹得人尽皆知,许久未曾上杂志的她,此时倒是占了各大媒体的头条。

门铃在此时响了起来,她**的看着门口,大气不敢出一声。

过了许久,敲门声停了下来,传来人的说话声,“李小姐,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好吗?”

李欣然憔悴的看着门,她想不出来,现在还有谁会找她?

她曾经试图找自己以前的经纪人,想要重新回到娱乐圈,可是对方却告诉她,公司已经跟她解约,他不再是她的经纪人了。

从她出了车祸之后,就没有再工作过了,那些商家也陆续换了代言人,娱乐圈早就没有了她的位置!

“李小姐,楚雁卿已经去找苏婉了,你还想自闭到什么时候?”宫玲在门外皱起了眉头,她戴着一副太阳镜和口罩,左顾右盼,警惕的看向四周,唯恐有人会过来看见她。

没一会儿,眼前的门就被人拉开,李欣然的双眼带着浓重的血色,“你说什么?”

宫玲看着眼前的女人,眼中闪过一丝嫌恶,“李小姐,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李欣然看了看她,侧身让她进了屋子。

“你刚才说楚雁卿去找苏婉了,是真的?”李欣然瞪着猩红的眼睛,呼吸紊乱。

宫玲摘下了眼镜和帽子,笑着说道,“那是自然,我为什么要骗你呢?更何况,我们有同一个敌人,苏婉!”

李欣然听见苏婉的名字,眼中闪过恨意,她双手握拳,咬牙切齿的说道,“苏婉这个贱人!我要她不得好死!还有楚雁卿,我那么爱他,他却一次次的伤害我,把我的自尊踩在脚下!”

楚雁卿所说的一切都是借口,他就是想撇下她,然后去跟苏婉双宿双栖!

“对,这两个人都该死!我也是被苏婉给害的颜面扫地,恨不得她立刻就从这个世界上消失!还有她肚子的野种!”宫玲的眼中有着恶毒,她被唐向阳害的已经失去了家族的信任。现在的她,只能作为一个棋子,任由家族摆布!

她今天的遭遇,都是苏婉给害的!

这一切都是她事先计划好的,偷偷的怀了唐向阳的孩子,然后让唐向阳放出那些照片!

他们以为这样,她就会乖乖的任由他们宰割吗?

“对,都该死!”李欣然已经没了理智,她抓着宫玲的手,急切的说道,“那孩子一定是楚雁卿的,否则的话,他怎么会抛下我,去找苏婉呢?”

宫玲看着已经接近崩溃的李欣然,没有告诉她真相,让她继续误会下去,只会让她对苏婉的恨意越发的浓重!

“对,那孩子就是楚雁卿的,他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就跟苏婉厮混在一起了!你看,他们多么卑鄙,把所有的错都丢到你的头上,让你承受他们应得的痛苦!”宫玲火上浇油的说道,让李欣然越发的疯狂。

“我得到消息,楚雁卿明天就会回来,应该是回家商量跟苏婉的婚事。”宫玲握着她的手,眼中带着一丝怜惜,心中却在幸灾乐祸。

“休想!我不好过,他们也别想好过!”李欣然看着宫玲,心中只想着怎么报复楚雁卿和苏婉。

她的青春都给了楚雁卿,他怎么能说离开就离开?

曾经,他也说过,会爱她一辈子,给她一个温暖的家,可是现在呢?她成为了S市所有人的笑柄,没有经纪公司愿意要她,她曾经的光环全部落下,都是为了他!

翌日,夜晚

楚雁卿抵达了S市,他对苏婉道完歉之后,心中也没有了任何的负担。

他驾车来到曾经的新房,疲倦的下了车。

“雁卿!”李欣然在这里等了一整天,终于等到魂牵梦绕的人出现。

楚雁卿看着她的眼神带着冷漠,“你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