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245章我要杀了苏婉

第245章我要杀了苏婉

屋内静悄悄的,李欣然茫然的看着楚雁卿,“你烦我了,是不是?如果你觉得苏婉好,那你去跟她订婚啊!她把你伺候的很舒服,是不是?”

“够了!”楚雁卿站起身来,看着李欣然的眼神也变了,“你多久没吃药了?心理医生多久没去看了?”

说着,他便要去打电话给李欣然的心理医生。

“我没病,有病的应该是你!”李欣然抓着他的胳膊,嘲讽的说道,“苏婉是被唐向阳丢掉的破鞋,你也要?她的身体让你上瘾了,是不是?!”

楚雁卿看着无理取闹的李欣然,暴躁的甩开她,他在客厅里来回踱步,犹如一只困兽。

“对,我对她的身体上瘾了,在她身上,我得到满足了,你满意了吗?”楚雁卿的情绪失控了,而他的回答,也让李欣然陷入了疯狂。

她尖叫了一声,双眼通红,看见桌上的水果刀,毫不犹豫的就拿了起来,“楚雁卿,你对得起我?!”

“你把刀放下!”楚雁卿厉声道,上前就要夺走李欣然手上的刀。

“你滚开!”李欣然陷入是被刺激到了,她的理智已经全无,拿着刀对着楚雁卿挥舞着,“我要杀了苏婉这个贱人!”

她说着,面目狰狞的就要往外走去,楚雁卿心头一跳,上前拉住她的胳膊,“你发什么疯!杀人是要偿命的,你知不知道?!”

“我不管!”李欣然急着想挣脱楚雁卿,两人争夺着她手上的刀。

这次李欣然是真的被楚雁卿气疯了,心中不断的涌出要将苏婉置于死地的想法,这个疯狂的念头如同野草般,将她的理智都淹没了。

楚雁卿心中焦急,又怕在争夺刀子的过程中伤到李欣然,他握着李欣然的手腕,却没想到李欣然是真的失去了理智,还是急于想要摆脱他,两人推搡之间,那把刀狠狠地捅入了楚雁卿的小腹。

他的身子一僵,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脸上冒出了冷汗,浓重的血腥味顿时充满了整间屋子。

李欣然一下子也懵了,她从来没想过要伤害楚雁卿……

“雁卿,雁卿……”她看着楚雁卿倒在了地上,那把刀插在他的腹部,黑红色的血液不断的从他身体里流淌出来,让她难受的想要呕吐。

李欣然手忙脚乱的拿来毛巾,压住楚雁卿的伤口,随后忙不迭的打电话叫救护车。

她见到毛巾很快就被楚雁卿的血给染红了,心中惶恐又忐忑,“对不起,我没想到……我不是想伤害你,雁卿……”

李欣然不停的对楚雁卿说话,楚雁卿看着李欣然焦急的脸色,也没有力气多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欣然终于听见了救护车呼啸而来的声音,救护人员将楚雁卿抬上了车,李欣然怕楚雁卿有什么意外,自然也跟着。

楚雁卿被送进了手术室,李欣然焦虑的在门外等着,她的手上,身上都是楚雁卿的血,她似乎还能闻到那股浓郁的血腥味。

如果楚雁卿真的有什么事,那楚家一定不会放过她,她在S市也没有活路了。

不知过了多久,楚雁卿终于被推了出来,李欣然迎了上去,听医生说病人送的及时,只是失血过多,并没有生命危险。她心中的一颗大石,终于放了下来。

李欣然心中愧疚,但又为楚雁卿说的话而耿耿于怀,如果他跟苏婉真的发生了关系,那她现在的处境就很危险了。

她看着昏睡的楚雁卿,心中的念想复杂不已,“雁卿,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已经离不开你了,我知道你没错,这一切都是苏婉的错!如果不是她勾引你,你怎么会掉入她的陷阱呢?”

李欣然轻抚着楚雁卿的脸,脸上满是爱怜,但是眼中对苏婉的仇视,让人看了不由心生寒意。

翌日

楚雁卿从昏睡中清醒了过来,他抬眼,见到李欣然趴在床边,那安静的睡颜跟昨晚疯狂的样子根本大相径庭。

他动了动,李欣然就醒了,“雁卿,你醒了,我去叫医生来!”

她站起身来,但是趴了一晚上,李欣然的半个身子已经麻木了,她难受的皱起了眉头。

“没关系,你在这里一夜,应该也没睡好。”楚雁卿虚弱的说道,昨晚是他们俩吵得最凶的一次,他被李欣然闹烦了,才会说出那样伤人的话来。

“抱歉,欣然,昨晚我说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你不怪我吗?”李欣然的眼眶湿润了起来,如果可以的话,她真希望那把刀是捅在她的身上的!

“这是意外,你也别对我爸妈说,就说我们俩出去玩一段时间。”楚雁卿知道薛苑的脾气,若是被她知道了自己是因为李欣然入院的,必定是不会放过李欣然的。

李欣然抹着眼泪,点了点头,起身去叫医生。

医生对楚雁卿检查了一番,说是没大碍。

李欣然回去收拾楚雁卿的衣服,但出院的时候,想起自己的钥匙落在了病房,随即又转身回去了。

她来到病房,刚推开门,就听见里面传来楚雁卿的说话声。

“我最近不能过去了,你要自己照顾好身体,林姐做什么,你都要吃,知道吗?你别过来了,免得欣然又要多想……”

李欣然在外面听了很久,楚雁卿每一字每一句,都透露着对苏婉的关心。

她的手收紧,直到楚雁卿挂了电话,李欣然收拾了一下情绪,推门而入。

楚雁卿惊讶的看着她,“怎么回来了?”

“我的钥匙忘记拿了,你好好休息,我马上就回来。”李欣然离开了医院,她回到公寓内,收拾着楚雁卿的衣物。

但是,她的脑子里不断回响着楚雁卿跟苏婉的电话,说他们俩之间没发生些什么,她真的不信!

只有苏婉消失,她才能真正的放心!

苏婉挂了电话,心中虽然担忧,但也觉得楚雁卿说的没错。她现在去医院看他,只能让李欣然的误会更深。

可是,若她现在搬离这里,楚雁卿必定也不会答应吧?

她的思绪蓦地被电话铃打断,林宝的名字不断跳跃着。

“婉婉,我的婚纱快做好了,你陪我过去试试吧?你的礼服也差不多做好了。”林宝欣喜的情绪感染了苏婉,她说了一声好,便出门了。

苏婉很快就来到了卢思楠和蜜雪儿的工作室,但她刚一踏进工作室,就觉得里面的气氛有些尴尬。

“婉婉,你来了……”林宝上前挽住她的胳膊,伏在她的耳边小声的说道,“蜜雪儿跟叶修的哥哥好像有过节,两人之间火药味好重啊,我都觉得尴尬了。”

工作室内,蜜雪儿正在摆弄婚纱,叶恒在一旁看着她,就是不说话。

蜜雪儿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忍无可忍的说道,“你到底在看什么?不要妨碍我工作,可以吗?”

叶恒耸了耸肩,“你做你的事,我看我的,不相干啊。”

自从上次,他对蜜雪儿说了那么过分的话之后,蜜雪儿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就连中午的午餐,他走遍了所有的餐厅,都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蜜雪儿现在一步都不离开工作室,中午就订外卖,下了班就直接做卢思楠的车回去,完全掐断了与叶恒碰面的机会!

她就算没有生意,也不接受叶恒给她的施舍!

“行,你在这里,我出去,可以了吗?”蜜雪儿不满的说道,拿起沙发上的包就要走。

林宝见状,赶紧拦下了蜜雪儿,“你可不能走啊,你走了,谁来帮我穿婚纱?那几个大男人吗?”

蜜雪儿气呼呼的跺了一下脚,她现在见到叶恒就浑身不舒服,对他的印象也跌倒了谷底,恨不得跟他老死不相往来!

叶修在一旁看好戏,对着叶恒说道,“你怎么招惹人家了?说实话,今天是我跟宝宝来试礼服,你凑什么热闹?”

“我是来做参谋的,不行吗?你们把礼服给这样的小工作室负责,就不怕被人看笑话吗?”叶恒心中也有一股不满,对着叶修就是一通数落。

“什么小工作室啊?!你说话不要太过分了,思南在国外可是很有名的设计师,你别狗眼看人低!”蜜雪儿对叶恒的贬低很是气愤,他们的工作室才刚起步而已,被他说的像是三无工作室似得!

“那得看看真功夫,别总是嘴上耍狠。”叶恒最是见不得蜜雪儿维护那个卢思楠,而他又拉不下脸面,来跟蜜雪儿求和,只能通过叶修这边来见她。

“你!”蜜雪儿被他气得胸口发闷,苏婉见状,将她拉坐在沙发上。

“叶恒,你就别欺负小女孩儿了,对了,你们的伴郎选好了吗?”苏婉转移了话题,不再让叶恒和蜜雪儿对峙。

“伴郎还没选好,不过刚才我跟蜜雪儿说好了,让她做我的伴娘。”虽然苏婉不能做林宝的伴娘,让她有些遗憾,但她已经找到了后补的人选。

“伴郎是我,有意见?”叶恒一听伴娘是蜜雪儿,立即开口,将伴郎的头衔抢了过去。

叶修疑惑的看了过去,见叶恒凶狠的眼神,也没吱声,似是默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