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226章连你都欺负我吗?

第226章连你都欺负我吗?

冬天的S市一入夜就特别的寒冷,苏婉驾驶着车,在车道上左右穿梭,惹来了不少的谩骂声,但是她毫不在意,只想享受速度带来的激烈心跳。

她又变成了那个没人疼,没人爱的苏婉。

脸颊上淌着两行眼泪,冰冰凉凉的,如同她现在的心,一片冰冷。

苏婉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偌大的S市,根本就没有她容身的地方。

雨滴从空中落下,一滴两滴,低落在车窗玻璃上。雨势从小转大,顷刻间,整个S市便笼罩在一片雨雾之中。

苏婉将车停在路边,她听着车外淅淅沥沥的雨滴声,心情一团乱。

为什么唐向阳会突然之间对她这么绝情?单凭那些照片,他就说不信任她了,不相信她会留在一个废人的身边!

他凭什么?

苏婉狠狠地敲打了一下方向盘,突然之间,车子就熄火了,她愣了一下,怎么点都打不着火。

“连你都欺负我吗?”苏婉握着方向盘,一脸的愁然。

她拿出手机来,却不知道要打给谁,车内的暖气已经停止了运转,寒气不断的从车外穿透进来,令苏婉冷的哆嗦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苏婉的身体已经冷的开始麻木起来,她靠在车座上,听着外面的雨声逐渐模糊。

“苏婉……苏婉!”焦急的声音模模糊糊的传入了她的耳朵,伴随着拍打车窗的声音,将苏婉唤醒了。

她睁开眼,便见到一个人影撑着伞,用力的拍打着车窗,昏暗的光线下,苏婉看不清他的脸。

“苏婉,开门,你还好吗?”楚雁卿见苏婉醒过来了,退离了两步,这才让苏婉看清了。

“你怎么在这里?”苏婉开了锁,楚雁卿拉开车门,将一身的湿气带入了车内。

“我该问你,这么晚了,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楚雁卿的语气带着一丝急切,他知道有人跟踪苏婉,便派人暗中保护苏婉,却没想到,她会独自从唐家跑出来,还把车随意的停在路边!

如果他没有派人跟着她,她今晚是不是就打算露宿街头了?

“我的车熄火了,没办法发动。”苏婉无力的说道,楚雁卿立刻脱下了自己的衣服,披在她的肩头。

苏婉身上的凉意一下子就被驱逐,她略带窘迫的低着头,如同一个被遗弃的孩子。

“你打算在这里呆一夜?”楚雁卿见苏婉不答话,心里也明白了几分,恐怕唐向阳已经向她摊牌了,她才会出现在这里。“你要去哪儿?我带你一程。”

“你就送我去酒店吧。”苏婉叹了一口气,表情无比的幽怨。

楚雁卿撑着伞,将苏婉接到了自己的车上,立刻开了暖气,“还冷吗?”

苏婉摇了摇头,坐在温暖的车内,觉得自己像是重新活过来了似得。她沉默的样子,让楚雁卿有些难受,但在这个时候,他认为自己还是什么都不要说的好。

车子缓缓停了下来,苏婉看了一眼车外,皱起了眉头,“这不是你的公寓吗?”

“你就暂时住在这里,酒店怎么说也不是很安全。”楚雁卿将车子开进了车库,他看苏婉已经恢复了过来,将钥匙交到她手上。

“这不太好吧?”苏婉收回手,虽然她现在不知道唐向阳究竟怎么了,但她仍然想努力一下,挽回唐向阳。

楚雁卿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呢?

可是,不管她如何努力,唐向阳都不会再回到她身边的。他既然已经决定将苏婉推开,哪怕苏婉再努力,都无法改变现在的事实。

“没什么不好的,我们不是朋友吗?”楚雁卿笑着说道,望着苏婉素白的小脸,他强迫自己现在就离开。

他拉开了车门,刚要上车,就听见苏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谢谢你。”

“如果可以帮到你的话,我很开心。”楚雁卿没有转过身,他无法告诉苏婉,这一切,他早就知道了。

看着她不断的沦陷,承受着唐向阳带来的伤痛,楚雁卿只能选择视而不见。

他了解苏婉,现在的她,一定不希望让任何人见到她失落无助的样子。

楚雁卿离开了之后,苏婉开了门,她打开灯,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房子,心中百感交集。

曾经,她以为自己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她会有一个新的家,没想到,许诺她会照顾她一辈子的男人,现在已经不在她身边了。

苏婉想了想,还是在客房住下,她现在的身份是客人,也不想被误会什么。

而楚雁卿似乎也料想到她的顾虑,事先已经在客房里放了换洗的衣物,苏婉一时有些迷惑了。

楚雁卿似乎早就知道她离开了唐家,他会遇到她在路边,并不是巧合。

可苏婉也已经无心再去纠结什么,她在浴室梳洗完之后,就倒在了**。

林宝现在怀了身孕,也不方便掺和她的事,而蜜雪儿……若是被她知道了一点风吹草动,那下一秒,远在地球另一端的罗美玉也会知晓。

苏婉的脑子乱糟糟的,迷迷糊糊睡着,入梦都是跟唐向阳在一起的梦境……

翌日

苏婉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她起身,下意识的拿过床头的手机,见上面一个电话和短信都没有,眼中的希望不由得黯淡了下来。

她一整晚没有和唐向阳联系,他就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吗?不担心她去了哪里,也不担心她会不会出事……

唐向阳啊唐向阳,难道你就真的这么狠心吗?

另一边,医院内,唐向阳面无血色的躺在病**,徐敏在一旁频频抹泪,看着唐向阳毫无生气的脸,内心几近崩溃。

秘书接到消息赶到医院,也是一脸诧异,前一天还好好的唐向阳,现在怎么就躺在医院了呢?

正当他疑惑的时候,就被唐延给叫过去了。

“向阳住院的消息要保密,谁都不能透露,要是有人问起来,就说他外出巡视了。”唐延一脸严肃的说道,脸色也是憔悴不已,双眼布满了血丝,也是一夜未眠。

秘书点了点头,也不敢问唐向阳到底是怎么了。

唐延进了病房,见徐敏哭哭啼啼的样子,心烦意乱,“哭哭哭,就知道哭!早就让你不要掺和,现在把向阳害的入院,你就满意了?”

徐敏红着一双眼睛,喃喃自语道,“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啊!都怪那个苏婉,走了还要祸害我的儿子!”

唐延看着徐敏,已经无语了,明明是她一步一步将唐向阳逼进了死角,现在却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到了苏婉的头上!

病**的唐向阳手指动了动,他的睫毛微微轻颤,似乎有转醒的迹象。

唐向阳的胸口隐隐作痛,他猛地睁开眼睛,见四周是陌生的环境,眼中闪过一丝迷茫。

“向阳,你终于醒了,有没有哪里觉得不舒服?”徐敏见唐向阳睁开了眼睛,赶紧上前,眼中还残留着泪花。

唐向阳看着徐敏关切的脸,心中却是一片平静,“我没事,让秘书进来一下。”

“你都已经住院了,就不要管公司的事了,好不好?”徐敏担心的说道,医生说,唐向阳是近日来压力太大,心情郁结,再加上强烈的刺激,这才导致他吐血昏迷。

徐敏心中也有些许的愧疚,如果唐向阳的腿能够治愈,那他就不会有压力了。

“让秘书进来!”唐向阳虽然虚弱,说话有气无力的,但他的眼神却是异常的坚定。

徐敏和唐延没办法,只得让秘书进来。

唐向阳将两人支开,病房里只有他和秘书两个人,他这才开口道,“你先去查苏婉的去向,查到之后,立刻向我汇报!”

秘书愣了一下,他刚才就在奇怪,唐向阳都已经住院了,却没有见到苏婉的身影,原来是两人吵架了吗?还是……

他见唐向阳的情况似乎挺糟糕的,迟疑了片刻,便道,“那找到苏总监了之后,要不要告诉她,你入院的事?”

唐向阳摇了摇头,神情疲惫,还夹杂着一种,秘书看不懂的情绪,觉得病**的男人此刻并不是高高在上的公司执行者,而是一个为爱伤神的普通男人。

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一介凡人,会有普通人的喜怒哀乐,也会在感情中遇到悲欢离合。

“你就查一下,她现在人在哪里,状况如何。关于我的事,你就不要多嘴了。”唐向阳觉得胸口闷得厉害,昨晚,苏婉离去的背影是那么的寂落,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了似得。

她不会去找林宝,也不会去麻烦蜜雪儿,苏婉可能会去酒店,但是,酒店也不是十足的安全。

秘书退出了病房,徐敏就冷声道,“向阳是不是让你去找苏婉?”

“夫人,唐总只是交代了一些工作上的事。”秘书镇定的说道,丝毫没有透露唐向阳交代过的事情。

他见徐敏还想说些什么,赶紧借口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去查苏婉的去向了。

秘书急匆匆的离去,恰巧撞到了前来看望唐向阳的宫玲,他点了点头,就与宫玲擦身而过。

宫玲也没有在意他的异样,而是向唐向阳的病房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