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216章你还有把柄在她的手上?

第216章你还有把柄在她的手上?

叶修看着手机,低咒了一声,这李欣然还真敢威胁他!但是,现在他和林宝才刚复合,更何况,林宝对他跟李欣然的事这么**,如果李欣然真的狗急跳墙了,将她和自己有过孩子的事告诉林宝,那林宝又得胡思乱想了!

“叶修,你在干嘛?”林宝的声音从病房内传来,叶修赶紧应了一声,将手机放了回去,进了病房。

“刚才在处理些事呢,怎么了,宝贝?想吃点什么?”他坐在床边,看着林宝的脸色比之前红润了不少,心中也开心。

“我又不是猪!”林宝娇嗔着看了他一眼,她刚才见叶修出去接电话,样子偷偷摸摸的,让她起了疑心。

但是很快,她就告诉自己,不要这么想。她跟叶修好不容易复合了,也不想因为一些捕风捉影的事而闹得不愉快。

“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我怕你的营养都被这小家伙抢走了。”叶修的手覆上了林宝的小腹,虽然现在还未隆起,但他知道,他和林宝的小宝贝就在这里孕育成长。

林宝覆上的他的手背,阳光从窗外倾洒进来,微风吹起了窗边的白纱,一片温馨。

“那也不能吃那么多啊,到时候孩子太大了,会生不出来的。”

“那,那还是少吃点?”叶修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他摸着林宝的肚子,有些不确定。万一吃少了,林宝和孩子都吃不饱,该怎么办?

“笨蛋,就按平时的量来就好了!”林宝敲了敲他的脑袋,笑着说道。

不知为什么,叶修觉得林宝越来越好看了,心中有一股悸动慢慢的将他的心脏包裹住,他看着林宝的脸上有着作为母亲的温润,一时情动,俯身吻住了林宝的唇畔。

林宝的身子微微一僵,似乎没想到叶修会吻自己,自从他们分开到和好,他已经很久没有跟自己亲昵过了。

她的胳膊环上叶修的脖子,十分想念他身上的味道,恨不得将之前错过的,统统给补回来。

叶修的嘴角带着笑,大手不自觉的探入林宝的衣摆,将人压倒在**。

“唔……医生说现在不能那个……”林宝的脸色潮红,推托着叶修的胸口。

叶修穿着粗气,大手在她的柔软处停留了一会儿,粗喘着气,“这滋味可真不好受。”

他吻住林宝的唇,林宝被他吻得头晕目眩,身体也渐渐火热了起来,可她不能放纵自己啊!

就在她挣扎的时候,叶修主动松开了她,他替林宝整理好衣服,声音沙哑,“我先出去一下。”

林宝红着脸点了点头,刚才差一点就要失控了啊!

叶修平复体内的情潮,他离开了病房,打了一通电话给自己的手下,“给我查一下,最近谁在对付李欣然。”

“少爷,这不用查了,是大少爷。”手下立刻说道,叶恒刚下了命令,要把李欣然做过的事都查一遍,看来要有大动作了。

“为什么?”叶修不解的说道,他这几天都在医院陪着林宝。为了不让她情绪反复,叶修也不让任何人送来乱七八糟的报纸杂志,更别说那些会让林宝担心的新闻了。

“据说李欣然又对苏小姐下手了,害的表少爷的腿也残了。”

“什么!”叶修的眉头紧锁了起来,他挂了电话,看了一眼病房内的林宝,她悠然的坐在病**,看着育儿经。

如果让她知道,苏婉之前又发生了状况,恐怕她就要吵着闹着出院了吧?!

“宝儿,我有些事,待会儿就回来。”

“好。”林宝不疑有他,专心的看着书,回答道。

叶修离开了医院,来到星光楼下,他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叶恒的办公室,门也不敲,就走了进去。“你最近想对付李欣然?”

“消息挺快的。”叶恒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

“能不快吗?她都已经找上门来了。”叶修冷哼了一声,要不是为了林宝,他才懒得管着破事呢!

“哦?我倒不知道,你还有把柄在她的手上?”叶恒放下了手中的笔,他听叶修这么说,心中就有数了。

“还能有什么事?她现在正要跟楚雁卿订婚,自然是不会让人破坏的。哥,宝儿刚怀孕,我们才刚和好……”叶修知道自己不该这么要求叶恒,毕竟李欣然现在已经伤害到了他们的家人,但是……

他是自私吧,到现在还是不敢告诉林宝他以前的事。

叶恒面无表情的看着叶修,“你是想让我放过李欣然?”

“当然不是!”叶修赶紧接口,他比叶恒还要厌恶李欣然,更何况,她还把唐向阳给害了!他怎么可能替李欣然求情呢?

“李欣然我会对付,但不是现在!你给我一点时间,等宝儿的身体好些,我会向她坦白,到时候,你想对付李欣然,我不会多说一句话!”叶修现在只想林宝能够平安,至于李欣然,他们有的是机会处理她!

叶恒思索了片刻,反正李欣然是逃不掉的,他也不能不顾叶修的感受。“好吧,我答应你。不过,李欣然在米兰买凶的事,是不是你隐瞒的?”

他查到李欣然之前在米兰的黑市上有过交易,而那个凶手已经死了。

“对,是我替她解决的。”叶修毫不避讳的说道,当时他对李欣然痴心一片,自然不会让她有事。

“把证据都给我交出来!”叶恒冷冷的说道,心中升起了一股无名火。

“知道了。”叶修说完,就离开了办公室,事过境迁,当初他替李欣然抹去了一切的痕迹,自然也有办法把这些东西都翻找出来。

康复中心

唐向阳的额头满是汗水,他在医护人员的搀扶下,艰难的进行复健。

即使医生说他的腿不能恢复的如以前一样,他也希望会有奇迹出现。

“向阳,要不要休息一下?”苏婉用手帕擦去他额际的汗水,一脸心疼。

这本该是她受的罪,现在却落在了唐向阳的身上。苏婉看着唐向阳辛苦的样子,暗暗自责。

“不用,我再练一会儿,你到外面去等我吧。”唐向阳笑着说道,他不想让苏婉觉得自己是个可怜虫,哪怕他现在这副样子,也想要保持在苏婉心中的形象。

苏婉迟疑了片刻,但她看着唐向阳的眼神,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许久之后,唐向阳一身清爽的从里面出来,他还无法正常行走,只能坐在轮椅上,由人推着。

“婉婉,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唐向阳微微仰起头,看着苏婉。

不知为何,苏婉看着他这样子,心中酸酸的。她眨了眨眼睛,将其中的泪水逼了回去,笑着说道,“好啊。”

两人回到了唐家,徐敏那张不阴不阳的脸就在客厅,她见唐向阳和苏婉回来了,冷哼了一声。

“妈,今天怎么没出去?”唐向阳淡淡的说道,自从苏婉来到唐家之后,徐敏就一直摆脸色给她看。

“没心情。”徐敏看了一眼苏婉,叹了一口气,“外人总得防着点。”

苏婉的手微微收紧,但脸上还是淡淡的,“向阳,你跟唐夫人聊,我去厨房做点你喜欢吃的。”

唐向阳点了点头,他知道苏婉这是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不想让他为难。这一刻,唐向阳不由得懊悔,不该为了自己的一时私心,让苏婉受委屈。

他看着苏婉的身影进了厨房,沉声道,“妈,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难听?”

“我说的是事实,她还没嫁进来,你就向着她说话,真要是进了门,你恐怕连我这个妈都不认了!”徐敏的语气怪怪的,宫玲让她沉住气,让苏婉住进唐家,暗中使绊子,让苏婉知难而退。

可她不论如何嘲讽苏婉,苏婉都是一副淡然的样子,不受丝毫影响。

“你如果再这么对苏婉,我们就搬回去了。”唐向阳警告道,他在唐家的每一天,都觉得十分的不快。

徐敏想反驳什么,但见到唐向阳不似说笑的表情,只能忍住,“好,我不管你们了,行了吧?”

她起身往门口走去,唐向阳喊道,“你去哪儿?”

“我去散散心,省的被你气死!”徐敏已经按耐不住了,她离开了唐家,给宫玲打了电话。

“伯母,有什么事吗?”宫玲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她想,徐敏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一定是为了苏婉的事。

“玲玲,你现在方便出来吗?”徐敏现在只想到宫玲,她好不容易把唐向阳带回了唐家,若是他再搬出去,恐怕就没那么容易回来了。

“我现在方便,你说个地方,我去找你。”宫玲记下了徐敏所说的地址,拿着包就开车去赴约。

她到了徐敏所说的餐厅,由服务员带着进了包厢。

“伯母,你这么急找我来,是发生什么事了吗?”宫玲在她身边落座,亲昵的挽着她的胳膊。

“苏婉已经搬进唐家一段时间了,可我不论如何刁难她,她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徐敏是没辙了,这才想让宫玲替她想办法。

“伯母,这是急不来的。”宫玲慢悠悠的说道,她在吊徐敏的胃口。

“我怎么能不急呢?玲玲,你办法多,替伯母想想办法,伯母可只认你这一个媳妇。”徐敏握住宫玲的手,急切的说道。

宫玲的眼眸一转,轻笑道,“伯母就没想过,如果苏婉跟别的男人幽会,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