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211章你,你是活的吗?

第211章你,你是活的吗?

苏婉跟着那名安保离开了大厅,两人往地下停车场走去,苏婉拨打保镖的电话,但对方一直都没有接通,她困惑的说道,“他们撞车严重吗?”

“挺严重的……”男人低声说道,他按下了电梯。

就在此时,蜜雪儿突然出现在苏婉身边,她有些喘,“你在这里啊!”

她突然抓紧了苏婉的衣袖,手心都已经冒汗了,但表面上还是保持着镇定。

“蜜雪儿?你不是回去了吗?”苏婉意外的说道,她见蜜雪儿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并且一直往那名安保身上瞧。

苏婉察觉到她的异样,一股寒意从心底冒起,她握住蜜雪儿的手,无声的说让她走。

蜜雪儿摇了摇头,她刚才到了停车场,就见到苏婉的那两个保镖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她当场就吓傻了。

那保镖还有气,就让她赶紧去找苏婉,她现在有危险。

蜜雪儿马上就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在找寻苏婉的路上,还给叶恒打了电话。

叶恒让她不要乱走,苏婉的事,他会处理。

但是,蜜雪儿怎么能不担心呢?所以,她并没有听从叶恒的警告,执意找到了苏婉。

电梯的门缓缓打开,安保说道,“苏小姐,跟我来吧。”

蜜雪儿拉着苏婉,她们面对的是一个刚杀了人的罪犯,更何况,能够保护她们的人,也已经倒下了,叶恒的人还不知所踪。

“我肚子疼,你先陪我去洗手间吧。”蜜雪儿拉着苏婉的手,这里四下无人,她们只能拖延时间。

安保露出了一个诡谲的笑,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枪来,蜜雪儿一下子就花容失色,差点尖叫起来。

“苏小姐,如果不想你身边的小姐受伤,你最好跟我走。”他抬起脸来,面目带着对苏婉的恨意,枪口直直的对着蜜雪儿。

苏婉并不认识这个男人,也不明白他对自己的恨意是从哪里来的?她冷静的说道,“我可以跟你走,但你放过她,她跟这件事没有关系。”

“别开玩笑了,放她走,我的踪迹不就暴露了?别废话!”他目露凶光,手上的枪指着她们,看得苏婉心惊胆战,生怕这枪会走火。

苏婉跟蜜雪儿的腿都有些发软,对方手上有枪,而且又是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她们根本就没办法反抗。

三人乘上了电梯,男人站在苏婉身后,枪口抵在她的腰际,只要她试图反抗或是逃跑,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蜜雪儿的掌心开始冒冷汗,她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地下停车场静谧无声,两人被带到一辆车前,男人抬起手来,刚要将两人打晕,就听见了不远处传来的人声。

苏婉和蜜雪儿对视了一眼,心中燃起了希望,会不会是叶恒的人已经赶到了?

身后的男人是也紧张了起来,蜜雪儿趁着他分神的时候,猛地撞向他的身体,男人一时不察,被撞的脚下踉跄了一下。

苏婉和蜜雪儿趁机快速的往有人声的地方跑去,蜜雪儿大喊着,“救命啊!”

男人恼羞成怒,怕引来人,所以不敢对两人开枪。

蜜雪儿穿着高跟鞋,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她的膝盖被磨破了皮,疼痛不已。

“蜜雪儿,你还能走吗?”苏婉将她搀扶了起来,蜜雪儿一瘸一拐的靠在苏婉的身后,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心中也不由得焦急起来。

“你快走啊!他的目标是你,不会对我怎么样的!”蜜雪儿重重的将苏婉推开,对着她大喊,“去找阿恒的人,你还能救我!”

苏婉犹豫了片刻,现在也由不得她再做选择,眼见那男人追了过来,苏婉看了蜜雪儿一眼,转身就跑开了。

蜜雪儿忍着膝盖上的疼痛,速度也慢了下来,没一会儿就被那人抓住了。

“你居然敢坏我的好事!”男人将蜜雪儿一把拽住,将她推到了墙边。

蜜雪儿的脑袋撞在坚硬冰冷的石墙上,眼泪立刻就涌上了眼眶,身后的男人抓住她的长发,狠狠地往后扯,几乎要将她的头皮撕扯下来。

“啊,放手!你这个变态,放开我!”蜜雪儿痛苦的叫喊了起来,男人捂着她的嘴,将她的后脑勺狠狠地往墙上撞去!

蜜雪儿痛的发不出声音来,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两眼发黑。

男人松开了她,她的身子一下子就软瘫到了地上,墙上还残留着一丝血迹。

“我好不容易找到这个机会,都被你给毁了!”男人似是发泄,在蜜雪儿身上又踹又踢,力道大的让蜜雪儿几近晕厥过去。

蜜雪儿痛苦的呻吟着,如同小兽发出悲悯的声音,她恨不得自己立刻就晕过去,可她的意识却如此的清醒,那人踢在她身上的每一下,她都能清楚的感受到。

男人似是发泄够了,举着枪对着蜜雪儿,蜜雪儿半阖着眼睛,心中闪过一丝惶恐。

“你是苏婉的妹妹吧?我杀了你,她一定也会很痛苦吧?!哈哈哈……”男人狞笑了起来,眼中带着猩红的颜色。

蜜雪儿喘着气,认命的闭上眼睛,就这样死掉吗?

叶恒还没接受她的心意,虽然每次他都不耐烦的打发走自己,但她却可以感受到他的变化,他的眼里有她,心里也有她!

好不甘心啊,还没听见他说喜欢她呢……

“嘭”的一声,蜜雪儿的心轻颤了一下,但她却并未感觉到身上有任何疼痛,难道死的那一刻,身体是不会感到疼痛的吗?

紧接着,她听见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快速的逼近自己,可她已经没有力气睁开眼睛了。

“蜜雪儿!”苏婉见到蜜雪儿的样子,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叶恒紧跟在苏婉的身后,他见到蜜雪儿小小的身子躺在地上,额头上,脸颊上有着不同程度的淤青,脑子一下子就炸了。

他对着那男人狠狠地揍了一拳,手下们架着那男人,他的手腕上有一个窟窿,正往外不停的淌着血。

“你敢动她,老子让你生不如死!”他的眼中有着一股狠劲,抬腿又重重的踢向那男人的小腿骨,男人痛呼了一声,单膝跪了下去。

叶恒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扶起蜜雪儿的身体,轻声的唤道,“臭丫头,你就知道给我惹事!”

蜜雪儿觉得自己的耳朵发生了幻听,叶恒怎么会如此温柔的跟自己说话?他都是凶巴巴的把自己赶走,现在又对她这么好了?

她吃力的睁开眼睛,就见到叶恒温柔的脸,一下子就来了精神,“你,你是活的吗?”

叶恒好气又好笑的看着她,“你被揍傻了,是不是?”

蜜雪儿点了点头,“是活的,你刚才对我这么温柔,我都已经我出现幻觉了。”

她的眼泪流了下来,刚才那人打她的时候,她都没有哭,可现在见到叶恒了,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流淌。

“我们去医院。”叶恒抱起了蜜雪儿,疾步往车边走去。

蜜雪儿虚弱的点了点头,她刚才强撑起的精神正在慢慢的流逝,但只要在叶恒的怀里,不论去哪里,她都不会害怕。

她昏睡在叶恒的怀里,让叶恒心里有一股说不出的疼痛,这个傻丫头!

苏婉跟着上了车,他们来到医院,看着蜜雪儿被送进了急诊室。

“对,人抓到了,苏婉没事。”叶恒在门口等着,电话就响了,他看了苏婉一眼,说道,“表哥的电话。”

苏婉道了声谢,接过了他的手机,“喂?”

“婉婉,你没事吧?”唐向阳担忧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苏婉看了一眼急诊室,内疚的说道,“我没事,但是蜜雪儿她……”

她深吸了一口气,鼻子泛酸。

“你别担心,我现在就过来。”唐向阳说完,不等苏婉回答,就挂了电话。

苏婉哑然的看了一眼电话,将电话还给了叶恒。

“对不起,婉婉……”叶恒歉然的说道,如果他来的再快些,她们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事了。

“你别这么说,要怪的话就怪我,平白无故的招惹了这么恐怖的人,害的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的……”苏婉苦笑了一声,随即问道,“那两个保镖呢?他们的情况怎么样了?”

她在机场的时候,打不通他们的电话,当时她就应该察觉到异样,却还是傻乎乎的跟着那个危险的男人走!

如果她当时警惕一下,蜜雪儿就不会被她拖累,还有那两个保镖……

“失血过多,多休养就能恢复。”叶恒叹了一口气,那个男人先是撞了苏婉的车,将守在车内的保镖撞晕过去,随后又埋伏在附近,从身后将赶到的第二个保镖解决掉。

这样一来,苏婉身边就没有能够保护她的人,这男人计划周密严谨,若是这次没有抓到他,恐怕下次想抓他的话,就难上加难了。

没多久,秘书就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唐向阳过来了,他见苏婉身上没有伤痕,只有一点灰尘,这才放下心来。

“向阳……”苏婉一见到唐向阳,立刻上前。

但是,唐向阳现在已经无法像以前那样,可以将苏婉搂入怀里了。他坐在轮椅上,只能触及苏婉伸来的手。

苏婉半蹲在他身前,眼中闪烁着泪光,她刚才很怕,很怕再也见不到了唐向阳,还有她在乎的人。

“没事了,婉婉……”唐向阳心中百感交集,在苏婉危险的时候,保护她的,却不是自己。这种感觉,让唐向阳十分无力。

他看着苏婉的脸,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