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207章你不是向阳

第207章你不是向阳

唐向阳差一点就能将威胁到苏婉的人抓住,可最后还是让对方逃跑了!

面对无法得知的危险,唐向阳只能加强苏婉身边的保护,接连几天,保镖都是寸步不离的保护苏婉。

与此同时,罗美玉的专访也提上了日程,当天,罗美玉让苏婉也一起过来了。

罗美玉收拾了一番,穿着端庄得体,脸上一直挂着优雅的笑容。

苏婉坐在她的身边,两人眉宇间相似的神态,一看就是亲生母女。

摄像在一边录影,这档节目是直播,苏婉和罗美玉的所有举动,都将呈现在观众的视线中。

唐向阳也担心,在场的观众中会混进威胁到她们安全的危险人物,对进场的观众逐一调查,没有问题这才放行。

他坐在台下,距离苏婉很近,他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看她们录制节目。

主持人问了一些当下众人关心的问题,罗美玉的神情都没有出现不悦,反而镇定自若,对提出的问题都能一一作答。

苏婉看着神情自若的罗美玉,毫不在意的在众人面前说起自己的故事,心中有着敬佩和心疼。

若是换做她的话,恐怕也做不到如此坦然。

“我这次回国,主要就是找寻我的女儿,过去的事,我已经不想再追究谁对谁错,只想珍惜当下。”罗美玉全程一直都握着苏婉的手,似乎只有这样,才有勇气去叙述过去的自己。

苏婉看着她,跟着点了点头。

节目进入了尾声,主持人向苏婉和罗美玉一一握手。

正当众人开始退离演播室的时候,演播室内的灯突然全灭,众人受到了惊吓,尖叫声此起彼伏。

“大家不要慌乱,维持秩序!”工作人员立即打开了应急电源,室内的光线昏暗,难辨人影。

唐向阳的心蓦地一紧,快步往舞台走去,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人要对付苏婉!可是,人群不断的挤向他所在的方向,让他离苏婉越来越远。

苏婉和罗美玉站在台中间,主持人也吓了一跳,抱歉的说道,“两位跟我来吧,小心一些。”

“婉婉!”唐向阳大声叫出苏婉的名字,苏婉的脚步微微一顿,看着不太明亮的方向,有一抹人员正往自己面前走来。

“向阳?”苏婉松开了罗美玉的手,但光线太暗,她看不清对方的脸。

但直觉的,她觉得这个人不是唐向阳,他的身形,他的轮廓,都跟唐向阳相差太多太多。苏婉的手脚冰凉了起来,她想要去喊罗美玉和主持人,却不知何时,两人已经离开了舞台,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

人声吵杂,模糊的光线下,苏婉看到那人的头发有些长,更加确信这个人不是唐向阳!

“你不是向阳!”苏婉坚定的说道,她不停的后退,觉得这个舞台变得好大好大。

她刚一说完,那个人闪身就往另一侧跑去,苏婉不敢乱动,唯恐他会出现在别的地方。

演播室内的电源恢复,室内一片大亮,苏婉松了一口气,见到唐向阳正惊慌的往自己这里跑来,双腿却动都动不了。

苏婉的脑袋上,一盏射灯摇摇欲坠,瞬间就脱离了支撑点,笔直的往苏婉的脑袋上砸了下来!

“嘭”的一声巨响,射灯在地板上砸出一个窟窿,苏婉喘着粗气,身体不住的发抖。

她抬起头,见到唐向阳的额头冒出了冷汗,神情充满了痛苦。

“向阳,你怎么了?”苏婉起身,见到唐向阳的一条腿被射灯压住,她的脸色瞬间就苍白了起来。

保镖在此时赶了过来,他们将射灯搬开,不敢移动唐向阳。

“向阳,你……”苏婉的眼睛红了起来,哽咽着泣不成声,她宁可让射灯砸到自己,也不愿意让唐向阳受这样的苦。

她抱着唐向阳的身体,眼泪一滴一滴的打在唐向阳的脸颊上,唐向阳的血色从脸上褪去,他忍着腿上的疼痛,笑的牵强,“没事的,婉婉,这只是,小伤……”

“这还算是小伤吗?我值得你受这样的苦吗?”苏婉哽咽的说道,她的冷静和离职,在这一瞬间就崩塌了。

唐向阳原本不会受这样的伤,可是现在为了她,他的腿被砸的血肉模糊。

“如果我变成残疾了,你还会要我吗?”唐向阳看着苏婉,他明明疼的要死,却还在对她开玩笑!

“我当然要!你不准把我推开,知不知道!如果你敢这么做的话,那我就死缠着你,缠到你不敢为止!”苏婉难得这么跟向阳说话,她这次真的是快要疯了。

救护人员在这时赶了过来,他们将唐向阳送上了救护车,苏婉也跟着上了车,看着唐向阳血淋淋的一条腿,她的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可怕的念头。

但下一秒,这些可怕的画面就被她甩开,唐向阳不可能会遇到这样的事,他是这么温和美好的一个人,老天怎么会这么残忍呢?

如果要惩罚的话,那就惩罚她吧!一切的坏事都是她做的,她愿意接受任何的苦难,但不要伤害她在意的人。

唐向阳被送入了手术室,苏婉被挡在外面,眼中湿润。

闻讯赶来的徐敏一见到苏婉,怒上心头,上前不客气的就甩了她一巴掌。

这一幕被随后赶到的罗美玉看到,她上前推开徐敏,气冲冲的说道,“你怎么能随便打人?!”

“我的儿子都已经被她害的进医院了,为什么我不能打她?!不知道向阳中了什么邪,居然会喜欢她这个灾星!”徐敏看苏婉越来越不顺眼,唐向阳是唐家的独苗,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一定不会放过苏婉的!

“你!”罗美玉被徐敏气得说不出话来,她看着苏婉红肿的脸,却不为自己申辩,心中泛起了疼痛。

“伯母,对不起,我宁愿现在躺在手术台上的人是我,也不想向阳为我受苦。”苏婉没有为自己争辩什么,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希望自己可以代替唐向阳承受这份苦楚。

徐敏冷笑,“说得好听,如果你真的爱向阳,就该早早的离开他!何必等到现在,才假惺惺的说这些话?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离开!”

“您让我在这里等他出来吧!我也很担心他……”苏婉愧疚的说道,她答应过唐向阳,就算他成了残疾,也不会离开他。

现在,她也不想离开,不愿让唐向阳误解什么。

“谢谢了,你的关心,我们唐家可消受不起!”徐敏伸手就要赶人,就在此时,两名保镖挡在苏婉的面前,将徐敏和苏婉她们隔离开。

徐敏的脸一沉,怒斥道,“你们是唐家请的人,怎么帮一个外人!”

“抱歉,唐夫人。我们是唐先生请来保护苏小姐的,所以这是我们的职责。”保镖一板一眼的说道,气坏了徐敏。

“保护她?好,很好!你们是向阳请来的,却没有保护好向阳,现在反而要保护这个灾星!你们已经被解雇,都给我滚!”徐敏气得声音颤抖,她的儿子花钱,请保镖保护苏婉,却让自己手上进了医院!

“唐夫人,您无权解除合同。”保镖不为所动,笔直的站在苏婉身前。

“好了,都别吵了!”唐延沉声说道,“这里是医院,一切等向阳出来再说!”

徐敏愤愤的瞪了保镖一眼,怒气难消的坐到一边,焦急的等待着。

“婉婉,你也坐一会儿吧?”罗美玉见苏婉已经站了许久,扶着她来到长椅边上。

“我不累,妈,你坐吧。”苏婉摇了摇头,固执的站在手术门前。

徐敏看了她一眼,阴阳怪气的冷哼道,“做戏给谁看啊?!”

苏婉不知道听没听见,执着的在门口站着。

过了许久,手术室的门从被人推开,医生从手术室里走了出来,苏婉立即就上前,“医生,他的情况怎么样了?”

“他的腿受伤太严重,进行康复训练之后,才能确认。”医生语气平平的说道。

徐敏的脑子一下子就空白了,她激动的抓着医生的胳膊,“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的腿治不好了吗?我的儿子会变成瘸子,残废吗?”

“夫人,你别激动,具体还要观察过后,才能给出结果。”医生拉开徐敏的手,就离开了。

徐敏一时接受不了这个打击,两眼一黑,就往后倒去。

唐延及时扶住她的身子,脸色也不好看,布满了冰霜。

当唐向阳被护士推出来的时候,苏婉想要上前,却被缓过神来的徐敏一把推开,她恶狠狠的看着苏婉,眼中充满了怨怼,“你离我儿子远点,听见没有!”

苏婉僵硬的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唐向阳离自己越来越远,她的身体一片冰凉,感受不到一点温度。

“婉婉,我们先回去吧,他们正在气头上,不会让你见向阳的。”罗美玉叹了一口气,带着苏婉就要离开。

可是,苏婉走到一半就停住了脚步,“妈,我想等他醒过来,你先回去吧,等我确定他没事,我就回去。”

罗美玉见劝不动她,只得点点头,先行离去。

苏婉来到唐向阳的病房门口,悄悄的查看里面的情况,徐敏和唐延守在床前,似是一下子老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