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172章 如果你要这具身体

第172章 如果你要这具身体

唐向阳的脸紧绷着,拽着宫玲就往机场外走。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外面,司机恭敬的站在车边,见到唐向阳跟宫玲出来,立刻拉开了门。

唐向阳将宫玲推进了车,随后转身,面对追出来的记者,“我和苏婉的感情很稳定,没有任何的问题,谢谢。”

他说完,径自上了车,关上了车门。

司机油门一踩,车便如同离了弦的利箭,迅速的驶离。

唐向阳摘下墨镜,一脸不悦,“在前面停车!”

“为什么要停车?”宫玲一脸不解,直到司机停下了车,她才听唐向阳说道,“下车!”

“什么?”宫玲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她看向唐向阳,只见他的面色阴沉着,双眼更是深邃幽暗,像是看不到底似得。

“下车,别让我再说一遍!”唐向阳不看宫玲一眼,他现在的心中正有一场暴风雨即将降临,对苏婉,也是对他自己。

宫玲冷笑了医生,“唐向阳,你会不会太过分了?苏婉出了事,你就拿我撒气?”

唐向阳不发一语,司机已经下车,拉开了一侧的车门,“宫小姐,请下车。”

天空开始飘起了小雨,乌云开始往s市压了过来,宫玲气愤了下了车,一滴雨滴打在她的脸上,她看着唐向阳的侧脸消失在车门后,之后轿车毫不犹豫的就驶离。

宫玲跺了跺脚,眼见雨滴越来越大,无奈之下,她只能打电话给自家的司机。

另一边,唐向阳拨通了秘书的电话,沉声问道,“苏婉离开的消息,为什么这么快就公布?”

“唐总,是夫人吩咐的……”秘书为难的开口,两个都是大老板,他谁也不能得罪啊。

徐敏还吩咐他,让他瞒着苏婉离开的事情,可是,唐向阳毕竟是他的直接老板,他只能偷偷摸摸的背着徐敏,给唐向阳通风报信。

“苏婉现在人在哪里?”唐向阳咒骂了一声,听的秘书头皮发麻。

“苏小姐现在不知所踪……我已经派人在查了。”秘书闭着眼睛说完这句话,就等着电话那头的唐向阳咆哮声。

但是,等了许久,唐向阳都未曾开口,他试探的“喂”了一声,以为是电话断线了。

“马上替我安排一场记者会。”说完,唐向阳就挂断了电话。

昨天,当唐向阳得知苏婉离职的消息,就急忙打了苏婉的电话,可是,她的电弧根本无人接听,或者她根本就不想接自己的电话。

他出差的这段时间,无时不刻都在想念着苏婉,但每每拿起电话,想要拨通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时,都没有勇气。

苏婉需要时间理清自己的感情,他可以给她时间,但是,她不可以一句解释的话都不给他,就这样消失!

虽然唐向阳的心里不抱有任何的希望,但他还是让司机去到苏婉所住过的公寓,他打开门,推开卧室的门,原本属于苏婉的东西,已经全部消失了。

他站在空荡荡的房间内,丝毫感觉不到苏婉的气息。

“苏婉,你这个骗子,说好会让我知道你去了哪里,现在却把我一个人丢下!”唐向阳深吸一口气,眼眶有些发热。

唐向阳捂着自己的胸口,这颗跳动着的心脏,隐隐作痛起来,那个说着想要跟他在一起的女人,如今身在何处?没有他在身边,她又将如何度过这样难熬的日子?

想到这里,唐向阳讽刺的笑了笑,会觉得日子难熬的,应该只有他吧?

正当唐向阳沉浸在难受的情绪中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急促的铃声回荡在房间内,格外的刺耳。

他拿出手机,见是叶恒的电话,接了起来,“什么事?”

“苏婉在我这儿。”叶恒气定神闲的说道,他听到唐向阳的呼吸猛地一窒,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快意。

“她在哪里?”唐向阳的语气急切了起来,虽然叶恒没有再对苏婉做出过分的事,但他现在和苏婉正处于非常时期,保不准叶恒会趁虚而入!

他转身离开了公寓,叶恒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心知唐向阳现在一心只牵挂苏婉。

他说了一个地址后,唐向阳就挂了电话,他让司机直接回去,自己飞车往叶恒所说的地址开去。

苏婉没想到徐敏的动作如此之快,她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一群记者堵在了楼下。

记者见她拖着行李,就像是打了鸡血似得兴奋不已,提出的问题更是尖酸刻薄暗讽,纵使是再坚强的人,也会崩溃于这些尖锐的问题。

雨滴不断敲打着玻璃窗,客厅内播放着娱乐新闻,恰巧就是今早唐向阳和宫玲一起出现的画面。

电视突然陷入了黑屏,苏婉砖头看了叶恒一眼。

“这种无聊的新闻有什么好看的?”叶恒笑了笑,坐到苏婉的对面。“有什么打算吗?”

“走一步看一步吧,或许会离开这里。”苏婉笑了笑,心里很乱。

叶恒见苏婉苦笑的模样,心头一紧,“你不能走!你走了,我表哥怎么办?”

苏婉微微一愣,随即摇了摇头,“那我现在该怎么办?我已经被赶出丝弗了,消息也已经被放出去了,即使他回来了,又能怎么样?”

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谁也改变不了。

屋内顿时陷入了沉默,敲门声在此时响起,叶恒看了她一眼,便去开了门。

唐向阳疾步走来,身上淋了一些雨,有些狼狈。他一见到苏婉,就上前质问,“为什么不接电话?为什么要失踪?苏婉,你难道忘记了自己说过什么吗?”

他瞪着眼睛,什么沉稳冷静,在他身上已经统统消失,剩下的只有惶恐不安,还有即将失去她的痛苦。

苏婉的心微微刺痛了一下,她低声说道,“对不起……”

“我不要你的对不起,我要的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唐向阳抓住她的手腕,冰凉的触感一下子钻进了苏婉的皮肤,她不由自主的轻颤了一下。

叶恒不知何时已经退出了屋子,将空间让给了这对彼此折磨的恋人。

“对不起,我给不了。”苏婉愧疚的说道。

唐向阳忽而冷笑了起来,他抓着苏婉的胳膊,贴近了她。苏婉只觉得一股凉意扑面而来,她望着唐向阳森冷的表情,心乱如麻。

“给不了?苏婉,你现在是玩我吗?当初你说愿意跟我交往,愿意跟我面对一切,现在遇到困难了,你就临阵退缩!”唐向阳的指控,让苏婉反驳不了,事实的确是这样。

她懦弱,当初冲动之下,她愿意与唐向阳交往,可是,现实比她想象的还要残酷,让她退怯了。

“是我对不起你,我欠你的太多太多,只能以后还你了。”苏婉闭了闭眼,将眼中的不适忽略,她不后悔跟唐向阳在一起,是他们相识太晚。

唐向阳沉默了下来,他看着苏婉惨白的脸,心痛如刀绞。

“说到底,我对你的爱,你根本就不屑一顾,是不是?”

苏婉惊讶的看向他,想要反驳,却想到,如果唐向阳这样以为,会让他好过一些,更容易放下对她的感情,那也挺好。

她的沉默以对,让唐向阳心中隐藏了许久的怒火一下子被点燃,他猛地抱住苏婉,封住了她的口,掠夺着她身体里的氧气。

苏婉惊慌的想要推开唐向阳,她的唇被他咬的好疼,不一会儿,两人就尝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唐向阳的吻带着狂躁,他体内压抑着的猛兽一下子就破牢而出,占据了他的身体,让他遵循着身体的本能,要将眼前的苏婉撕碎在身下。

“不,向阳……”苏婉睁着一双泪眼,恐惧的望向唐向阳。

可是,唐向阳却听不见她的恳求,直接将她按在沙发上,粗暴的撕扯着她的衣服,像是要在她的身上寻求内心的平静。

似乎只要不断的伤害她,唐向阳就能抚平心上的创伤!

苏婉抽泣了起来,她望着上方如同猛兽般的唐向阳,心中充满了疼惜。她抱住他的身体,忍着身上的疼痛,不再反抗。

衣服一件一件从两人的身上褪去,唐向阳吻着苏婉的脸颊,蓦地尝到了一丝咸涩的味道,他抬起眼来,见苏婉的眉头微皱,紧闭着双眼,任由他予取予求。

她白皙的身体上,布满了他的吻痕和制造出来的淤青。

理智逐渐回到了他的体内,唐向阳的表情变得复杂起来,他看着身下胆颤不已的苏婉,眼中有一抹异色。

苏婉颤颤巍巍的睁开眼,见唐向阳望着自己,动也不动,下意识的用胳膊环住自己的身体,“如果你要这具身体,我可以给你。”

她的声音颤抖着,似乎是在隐忍着内心的害怕。

唐向阳热切的情绪,在这一刻全然褪去,他离开了苏婉的身体,穿上衣服。

“你以为这样,我们就能两清了?苏婉,你在做梦!”

唐向阳转过身来,眼中是抹不去的阴郁,既然苏婉已经选择了他,想要逃开,就没那么容易!

苏婉抓着被唐向阳撕碎的衣服,勉强遮体,闻言,浑身一震,他们之间似乎有什么改变了。

“你可以离开丝弗,但不能离开我,你欠我的,我要你这辈子就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