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165章 我不想认输

第165章 我不想认输

李欣然面色一僵,有些咬牙切齿,但面上还是对薛苑恭恭敬敬的,“伯母,那次是我们剧组一起吃饭,我多喝了两杯,是他跟我的经纪人一起送我回去的。”

那次她的确是喝多了,导演不停的灌她酒,当时叶修制止了导演,她还以为叶修是在帮自己。

经纪人留下替她打圆场,叶修就送她回去了。但谁知道,偏偏就被记者拍到了!现在细想起来,似乎都是有预谋的。

“欣然,我早就跟你说过,如果你想和雁卿在一起,就要安分守己,不要沾惹上一些乱七八糟的绯闻。如果你还想和雁卿走下去,在事业和婚姻之间,你一定要做一个抉择。”薛苑严肃的说道,语气也严厉了起来。

李欣然错愕的看向她,要她放弃这么久努力的成果,那怎么可能?“伯母,我认为我的事业对婚姻并没有影响,雁卿也是相信我的。”

“雁卿相信你,那你就更得为雁卿着想,如果你不能避免这样的新闻,那就远离这个圈子,这样对大家都好。楚家不需要一个绯闻缠身的女主人,你自己考虑吧。”薛苑对李欣然的态度很不满,眼中带刺。

这番话已经很明确的告诉李欣然,如果她还想嫁给楚雁卿,那就趁早离开娱乐圈,否则的话,她面临的只有离开楚雁卿这条路。

薛苑说完,站起身就要离开,李欣然追了上去,不甘心的说道,“当初苏婉嫁进楚家的时候,不也是在苏氏上班?她能有自己的事业,凭什么我不行?!”

她觉得太不公平了,为什么苏婉跟楚雁卿结婚的时候,苏婉还可以继续打拼自己的事业,而现在,她却不可以?非得逼她做出抉择吗?

薛苑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下来,她看了一眼李欣然,冷冷的说道,“苏婉可没有像你这样,跟别的男人牵扯不清!”

这戳中了李欣然的软肋,而薛苑的眼神,也带着一丝对她的轻蔑。

李欣然僵着身子,被薛苑激的差点情绪失控,“伯母,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跟叶修并没有什么!”

薛苑冷笑,“你这是在解释?还是通知我,你不会听我的?”

李欣然站在原地,她咬着下唇,忍受着薛苑的嘲讽。

“你现在的风评也差了,事业也开始走下坡路了,不如在最好的时候退出,让人记住你美好的样子。否则的话,我担心你会被唾沫淹死,到时候,雁卿也不会容忍自己有这样一个妻子。”薛苑挺直着背脊,高高在上的说道。

她见到李欣然的脸色大变,知道自己说中了她的心事,不以为然的继续道,“现在你还有机会嫁进楚家,不过,如果你的表现继续让我失望的话,那……”

薛苑将之后的话掩去,虽没有明说,但这份压力却结结实实的压在了她的心口。

“妈,欣然,你们怎么站着说话?”楚雁卿在这时赶到,他意识到两人的交谈并不愉快,面上却不动声色。“妈,现在不是你的下午茶时间吗?”

“没心情了。”薛苑冷着脸说道,她看了一眼李欣然,嘲讽的说道,“怎么?现在都还没有过门,就想找雁卿来撑腰了?”

李欣然委屈的看了一眼楚雁卿,低头不语,心里已经将薛苑骂了好几遍。

“妈,火气怎么这么大?我可看见你眼角有皱纹了,之前欣然给您买的燕窝,是不是没有每天吃啊?”楚雁卿揽着她的肩膀,讨好的说道。

薛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也想到了李欣然讨好她的心,脸色就没刚才那么坏了。

“我刚好让佣人煮了一些,想让你回来吃的,既然你们都来了,那就一起吃吧。”薛苑缓下语气,她是看在楚雁卿的面上,才会李欣然客气的。

说完,她率先往屋内走去,楚雁卿和李欣然走在她的身后,他牵着李欣然的手,悄悄说道,“刚才吵起来了?”

李欣然点了点头,眼中闪烁着泪光,“伯母要我退出娱乐圈,可我努力了这么久,不想这么退出。而且,现在好多记者都针对我,我不想认输。”

她倔强的说道,不愿再活在苏婉的阴影之下!

薛苑刚才的话刺激到了她,很显然,如果不是没有人选了,薛苑又是一时心软,根本就不会接受李欣然。

“你最近得罪了什么人?”楚雁卿敏锐的察觉到些许的异样,那些杂志报纸就像是约好了似得,一直都在报道李欣然的负面新闻,导致很多合作商纷纷撤下了跟她的广告。

楚雁卿的询问,让李欣然心中一跳,面上却故作镇定,“这个圈子里的明枪暗箭,我也见多了,这些小伎俩是难不倒我的!我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他们打倒!”

她的话里暗藏玄机,但楚雁卿却没听出来,笑着说道,“你倒是心宽,放心吧,有我在,那些负面消息很快就会消失的。”

“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呢?还不快进来!”薛苑转身,见到楚雁卿和李欣然在说些什么,两人相处也和睦。

李欣然站在楚雁卿身边,显得小鸟依人,一副温顺的样子,如果她不是在娱乐圈那么复杂的圈子里,现在又是绯闻缠身,的确是不错的人选。

可惜啊,人无完人,即使李欣然适合楚雁卿,身上也有缺陷。

“来了,我们正说以后怎么孝敬您和爸呢!”楚雁卿拉着李欣然来到薛苑的面前,看着李欣然,“欣然还说以后会多听您的话,不惹您生气。”

“伯母,刚才是我情绪太激动了,有冒犯您的地方,请您原谅,对不起。”李欣然对薛苑鞠了一躬,说的十分真诚。

薛苑点了点头,对李欣然认错的态度也算认可,便说道,“我说的事,你也考虑一下,还有,我也不希望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

说完,她没有再看李欣然和楚雁卿,转身就进了屋子。

李欣然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伯母这是对我下最后通牒了,怎么办?我真的不想就这样结束自己的事业。”

她拉着楚雁卿的手,神情楚楚可怜。

“欣然,我妈有她考量,更何况,如果我们以后结婚了,我也希望你能把重心放在家庭上。有我养你,你还怕什么?”楚雁卿好生安慰道,也不希望李欣然结了婚之后也抛头露脸。

现在的楚雁卿,更向往家庭的生活,他希望李欣然能够放下工作,安心做他的妻子。他可以给李欣然舒适的生活,只希望能够在一日的疲倦之后,能够得到来自家的温暖。

但这话挺在李欣然的耳里,却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儿。

“你知道的,我是闲不住,而且,我也不是那种类型的女人。”她的语气低沉,显然不想过家庭主妇那样的生活。

她喜欢活在镁光灯下,受人追捧的感觉。

“好了,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好不好?”楚雁卿以为李欣然的心情受到了影响,亲了亲她的额头,搂着她就要进屋子。

李欣然推开楚雁卿的胳膊,面带幽怨,“为什么苏婉你跟结婚之后,你就可以纵容她继续工作,到了我这里,却是这样!”

楚雁卿的脸色一僵,眼眸黯淡了下来,“以前我们是协议结婚,我确保她能够进苏氏,她给我可以跟你幽会的保障,很公平。”

提起苏婉,楚雁卿的眼中是掩不住的愧疚,这让李欣然越发的觉得妒恨。

“我还有事,先回片场了。”李欣然冷漠的说道,越过楚雁卿的身边,就往外走去。

楚雁卿没有挽留她,任由她独自离开,他们之间就算重修旧好,也还是会有间隙存在。

李欣然愤然的离开楚家,她并不想回片场,叶修的事已经让她快要崩溃了,薛苑在这个时候还对她施压,更是让她不胜其烦!

而楚雁卿的态度,也让李欣然再一次相信,他并不是想跟她重归于好,她只是楚雁卿用来应付薛苑的!

手机在此时闹了起来,李欣然烦躁的接起电话,经纪人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欣然啊,你到底跑哪儿去了?导演都开始骂人了,你快回来吧。”

“他想骂就骂吧,我没心情伺候!”

“你再不回来,就要换角了!”经纪人焦急的说道,李欣然更是气急攻心,“我马上回来!”

她挂了电话,一脚猛踩油门,飞快的往片场赶去。

李欣然开车开得急,前方的指示灯已经开始闪烁,她还是不管不顾的想要冲过去。右边突然驶来一辆大卡车,李欣然心底一慌,猛打方向盘,可已经来不及了。

大卡车猛地撞上了李欣然的车头,车身被撞的飞离了出去,翻倒在马路中间。一时之间,车鸣声响彻于耳,所有的车子都被堵住了。

李欣然被卡在车里,她闻到了血腥味,脸上身上一阵一阵的刺痛。惶恐的情绪虏获了她的心,她听见吵杂的声音忽近忽远,有许多的人影从眼前一闪而过,看不真切。

“救,救我……”她的嗓子发不出声来,而她的意识也渐渐模糊,最后只剩下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