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107章 寿宴(下)

第107章 寿宴(下)

另一边,苏婉独自在角落,她端着一杯红酒,心中还在为刚才的事而介怀。

“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身后,一道男音响起,苏婉转过身,见唐向阳身姿卓越的站在自己身后,精心打理过的头发,造型极好的梳在脑后,内敛的如同他的性子。

“你也来了?”苏婉微微吃惊,不过很快就敛起了惊讶。

“为了守护你而来。”唐向阳半真半假的说道,令苏婉笑了起来。

“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唐向阳伸出手来,苏婉有些许的迟疑,但最后还是将手中的酒杯放到一边。

她正准备将手放在唐向阳的掌心,半途却被楚雁卿给截住了!

只见楚雁卿的神情愠怒,嘴角虽然带着笑,眼神却是冷冰冰的,“今天她是我的女伴,失陪了!”

说着,他抓住苏婉的手,就往舞池走去。

“楚雁卿,你太过分了!”

苏婉想要挣开他的手,但楚雁卿抓的太紧了,让她的手都开始泛疼了。

“你一直都说,我不信你,可你有信过我吗?”楚雁卿强行将她带入了舞池,众人纷纷识趣的退开,将空间留给他们。

他面上波澜不惊,但从他的眼中,苏婉看到了渴求。

“我应该相信你吗?”苏婉见众人都看着他们,为了不破坏楚萧然的寿宴,她只能将手放在楚雁卿的手掌心,任由他牵着自己,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楚雁卿揽着她的腰,脚步轻快,他知道苏婉是在看楚萧然的面上,才会跟自己共舞。否则的话,她早就离开了。

“李欣然的事,我真的不知道,我发誓,那件礼服是我特地为你准备的。而且,我已经向媒体承认已经跟她分手了,怎么还会节外生枝的送她礼服,还让她来我爸的寿宴呢?”楚雁卿对苏婉解释道。

“谁知道你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苏婉的表情缓和了少许,她也知道李欣然会出现在这里,无非就是为了给她添堵,制造她和楚雁卿之间的误会。

她明明白白的知道,可心里还是会忍不住埋怨楚雁卿,毕竟,他们之间有太多不好的回忆,怎么可能统统忘掉?

“我就是打着把你重新娶进门的主意啊!”楚雁卿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早就能看透表情后的寓意,更何况苏婉又没有他的老道,表情上有一点改变,就能被楚雁卿察觉。

楚雁卿蓦地带着她转了个圈,顺势让她倒在自己的怀里,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被拉近,而此时,音乐也已经进入了尾声。

掌声瞬间响了起来,苏婉站直了身子,脸颊微微发烫。他刚才说的是娶她,而不是复婚。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楚雁卿牵着她的手,人群自动的为他们让出一条路来,两人牵着手离开,让众人不由地艳羡。

唐向阳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眼中生出一股失落,蓦地,他看见一名女服务生的背影跟苏樱极像!他心中一惊,快步上前,抓住那个女服务生的肩膀!

“先生,你有什么需要吗?”那女服务生转过身来,一脸惊讶的望着唐向阳,手中端着托盘。

唐向阳看着面容完全陌生的女服务生,微微愣了愣,“抱歉,我看错人了。”

他看着服务生离开,眼中闪过一丝疑虑。

警察至今都未找到苏樱,她就像是在这个世界完全消失了似得,找不到一点线索。他未曾发现,那名女服务生尾随在苏婉和楚雁卿的身后,悄悄的离开了宴会厅。

“你到底要我见谁?”苏婉跟在楚雁卿的身后,他将她带到一间休息室门前,故作神秘的看了她一眼。

“马上不就知道了?”楚雁卿敲了敲门,等到里面回应了一声,这才推开门。

苏婉跟在他身后,一进门,身子就僵硬了。她看到罗美玉站在床边,风韵犹存的脸上写满了惆怅,但在见到自己的那一刻,整张脸都明媚了起来。

罗美玉不敢轻易上前,只走了两步便停了下来,“婉婉……”

“你……”苏婉看向楚雁卿,不知该说什么好。

“你上次喝酒,不就是跟这件事有关吗?去吧,你现在需要解开自己的心结。”楚雁卿推了她一把,苏婉向前走了几步,看着罗美玉眼眶中的泪光,一阵心悸。

楚雁卿为她们关上了门,转身就见到一名女服务生探头探脑的,微微皱起了眉头,“你在干什么!”

“我,我在找人……”女服务生吓了一跳,不敢直视楚雁卿的眼睛,转身就跑开了。

楚雁卿觉得那女人的背影很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休息室内,苏婉的表情僵硬,“你,你的身体还没恢复,先坐下吧。”

罗美玉想去拉苏婉的手,却又觉得这么做显得很突兀,只好点了点头,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你也过来坐啊。”

苏婉坐在她旁边的沙发上,她对罗美玉想恨又恨不起来,想靠近,却又觉得自己在罗美玉的世界里,是多余的。

这种矛盾又难受的感觉,让她很苦恼。

“婉婉,蜜雪儿那天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一切妈妈不好,你愿意原谅我吗?”罗美玉期待的看着苏婉,她回国就是为了苏婉,可因为种种的原因,当她站在苏婉面前的时候,两人之间已经有了难以跨越的鸿沟。

她现在只想取得苏婉的原谅,补偿她这二十多年来的缺失。

“你当年为什么要抛下我?既然生了我,为什么不要我?”苏婉看着罗美玉,困扰了她许久的问题,今天终于问出口了。

罗美玉愧疚的看着她,说道,“当年我不知道苏铭已经结婚了,等我知道的时候,我已经怀上你了。后来我才知道,因为刘梅一直没有怀孕,苏铭急于要一个孩子,所以就骗了我!”

说起以前的事,罗美玉的眼中闪过一抹痛楚,“可要我打掉你,我也舍不得啊!当时苏家强行把你抱走,我也想留下你,可我太弱小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襁褓中的你带走。婉婉,你是该怪我,是我看错了人,是我太没用,所以你才会受了这么多的苦。”

罗美玉眼眸湿润的望着苏婉,当初,但凡有一点点的机会,她都会奋不顾身的把自己的孩子要回来。

可是,不行……她没有那个能力跟苏家抗衡。

“我只能等,一等就是二十多年,终于能够看我到的女儿了!”罗美玉说到激动的地方,用力的握紧苏婉的手,似乎只有这样,苏婉才不会离她而去。

苏婉被她抓的有些疼,她终于知道了,罗美玉不是故意抛下自己的,她的母亲也是爱着自己的。可是,她仍旧无法喊出那个字。

“婉婉,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没有保护好你?”罗美玉见苏婉不说话,还以为苏婉依旧还在责怪自己,不由地难受起来。

“我不怪你。”苏婉轻声说道,她可以体会那种弱小时,被人欺负却无可奈何的感受。

在她被抱走的时候,罗美玉的心也是痛的吧?不然的话,她现在怎么会哭呢?

“婉婉,我可以抱抱你吗?”

苏婉沉默了片刻,眼睛也微微湿润,她点了点头,主动伸出双手,抱住了罗美玉。

“好孩子,以后妈妈再也不离开你了。”

罗美玉拍着她的后背,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感谢老天,让她的女儿如此善良。

她稍稍退开,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苏婉认得那个小盒子,正是罗美玉出事那天,送给自己的那对发夹。

“妈妈给你戴上,好不好?”罗美玉打开了盒子,那对发夹完好的躺在里面,“我第一眼看到它们的时候,就觉得很适合你。”

苏婉咬着下唇,说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你的女儿的?”

罗美玉微微一愣,神情暗淡了下来,“就是我替蜜雪儿做说客的那天,你不知道,当我得知真相的时候,我真的很后悔对你说出那些话来。”

罗美玉生怕她多想,赶紧说道,“你是我的女儿,我不会再强迫你做什么,我知道你现在很难接受我,但你愿不愿意给我一个补偿的机会?”

“我不需要补偿,你也别自责愧疚了,我们一起忘记那些不好的记忆,好吗?”

早在罗美玉不顾自身安危的扑过来救她时,苏婉就没办法恨她了。

罗美玉对她的伤害,都是无心之失,她对苏婉连命都可以不要,苏婉自然也可以原谅那些伤害。

敲门声在此时响起,苏婉起身去开门,只见一名女服务生端着托盘,“苏小姐,楚先生让我送点吃的过来。”

她低着头,苏婉看不清她的表情,侧过身则,让她进了休息室。

女服务生将托盘放下,突然从腰身抽出一把水果刀,猛地就朝苏婉扑去!

苏婉只觉得寒光从眼前一闪而过,本能的后退一步,躲过了她的攻击。

此时,女服务生已经将目光投向了罗美玉,举着刀子就往罗美玉刺去!

“小心!”苏婉慌乱间,上前抓住女服务生执刀的手,对着罗美玉大喊,“妈!快走!”

罗美玉拉开了门,大声呼喊,“来人啊,救命啊!”

女服务生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她用力的撞开苏婉,举着刀子抵在苏婉的脖子上,“不准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