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60章 结婚?她敢!

第60章 结婚?她敢!

苏樱脸上挂不住,但她知道不能惹怒了叶恒,只能委委屈屈的上前,搂住他的脖子,“他们好着呢,最近新闻不是说他们快结婚了吗?”

叶恒的脸色瞬间就黑了下来,他拉下苏樱的手,甩到一边去,“结婚?她敢!”

“怎么不敢了?今天唐夫人来找过她了,回来之后,她脸上就乐开花了,肯定是为了婚礼的事儿啊!”苏樱添油加醋的说道,最好叶恒能够信以为真,把苏婉狠狠教训一顿!

要不是叶荣一直派人看着他,他早就在第一时间找苏婉去了,还用得着苏樱来告诉他情况?!

叶恒恨恨的想着,早知道他也该跟着去米兰,这样苏婉就不会跟唐向阳进展的这么快了!

“阿恒,你想什么呢?苏婉现在可真是幸福啊,事业上顺利,这次又钓到了金龟婿,做梦都能笑醒了。”苏樱继续刺激着叶恒,见他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便打住。

“苏婉!”叶恒念着她的名字,不由得想到她现在一副幸福的样子,春风得意。心里不由得就燃起了怒火!

他抓住苏樱的肩膀,在她的身上又啃又咬,痛的苏樱直掉眼泪。

身体紧绷着的时候,他叫着苏婉的名字,在苏樱的身体里释放,眼中有着狼的凶狠。

苏婉最近很忙碌,在米兰得奖之后,她的工作量就增加了不少,不仅要参加一些时尚晚宴,更要跟一些合作商接触,每天一睁眼就忙到晚上。

她想起楚萧然的生日快要到了,便忙碌头衔,去到古董店挑选礼物。她知道楚萧然对此很有兴趣,但挑了几样,也没合适的。

“嗨,好巧啊。”叶恒在她身后出声,苏婉惊得差点打翻手边的花瓶。

“好巧。”她淡淡的回应,转身继续挑选礼物。

“听说你和表哥好事将近,现在是要讨好我舅舅和舅妈吗?”叶恒漫不经心的说道,看着她脸上表情淡淡的,一点也没有即将结婚的喜悦。

“不是,你误会了,是送给别人的。”苏婉摇了摇头,没有明说。

“你在这里看,是挑不出什么宝贝的,真正的宝贝都藏在里面呢!”叶恒说着,对着经理使了一个眼色。

“苏小姐,请往这里走。”

苏婉面露疑惑,但还是跟在经理身后,“你对这里很熟。”

“这里是叶家的产业,我当然熟。”叶恒笑了笑,眼中却无笑意,苏婉只想着挑选礼物,没有察觉叶恒的异样。

经理将苏婉带到贵宾室,端上茶点,便退了出去。

“你知道吗?这些古董从地里墓穴弄上来的,外面那些不算什么,这里面的才是上品。”叶恒说话间,经理已经命人拿了古董出来,一一摆放在苏婉的面前。

“墓里?那你们……”苏婉看着眼前的古董,虽然也了解过一些,但这些真品应该是要上交国家的吧?

叶恒看着她,苏婉下意识的将话咽了下去,盗墓贼这三个字,她可不敢在叶恒面前说出来。

那她现在是不是属于非法交易?

“放心吧,这些东西的来路正,不会有麻烦的。”叶恒靠在沙发上,看着苏婉的侧脸,十分的赏心悦目。

听他这么说,苏婉才放下心来,她挑选了一套茶具,楚萧然爱喝茶,想必这套茶具应该和他的心意。

“这套茶具记我的账。”叶恒见她选好的礼物,便对一旁的经理懒懒的吩咐。

“不用,这是我要送人的,不用你破费。”苏婉连忙拒绝,但经理没有听她的话,直接将茶具拿了出去,没有要她的卡。

“那你请我吃顿饭吧!刚好我还没吃饭。”

叶恒将苏婉拉了起来,痞痞的说道,苏婉只好跟着他出去,没有看见叶恒叶恒眼中一闪而逝的光。

两人来到一家私房菜馆,正是中午的时间,店里却一个人都没有。

服务生将两人带到了包厢,叶恒点了几道店里的特色菜,等服务生出去之后,包厢内只剩下他们两人。

苏婉跟叶恒相识的过程很糟糕,现在连朋友都不知道是不是,面对叶恒,苏婉也找不到任何的话题。

“我舅妈可不是好惹的主儿,这次我表哥挺认真。”叶恒自顾自的说道,他对苏樱的话将信将疑,他舅妈是什么样的人,怎么会由得唐向阳胡来呢?

他这几天打听了一下,徐敏根本就对苏婉不满意,硬是把宫家的女儿塞给了唐向阳,现在两人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叶恒得到消息之后,一半是高兴,一半又是愤怒,高兴的是苏婉根本就嫁不了唐向阳,愤怒的是,徐敏居然看不上苏婉!

“如果你先遇到的是我,你会不会喜欢我?”叶恒双手捧着脸,扮可爱。

“很难说……”苏婉跟叶恒单独相处,难免忐忑,而他问出这样的话来,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她对喝醉酒调戏女人的男人,根本不会有半分好感!更何况,叶恒还三番两次的对她意图不轨,那凶狠的样子根本就不是寻常人能够接受的。

叶恒对她的显然不满意,他一张俊俏的脸微微皱了起来,“媒体都说你跟我表哥要结婚了,是不是真的?”

苏婉愣了一下,不知道要不要撒谎,可看叶恒那双眼睛,她下意识的就点了点头。希望他看在唐向阳的面子上,不要对她再有念想。

可她这一点头,叶恒心里就火了,但他没有表露出来,只是笑了笑,那笑看在苏婉的眼里,有些心惊肉跳。

服务员在这时敲了敲门,将他们点的菜一一端了上来,叶恒面色如常,夹了菜就放嘴里使劲的嚼,不然的话,他真的会控制不了自己,把苏婉给掐死!

他有这么可怕吗?这女人都已经跟唐向阳分手了,还想着用唐向阳来做挡箭牌,还真的当他怕唐向阳不成?

“这里的菜不错,你怎么不动筷?怕我下药?”叶恒见苏婉拘束,心里越发的不痛快,好似跟他吃一顿饭,就能要了她的命!

苏婉尴尬的笑了笑,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她低着头,未曾看到叶恒眼中闪烁的幽光。

现在苏婉跟唐向阳已经没有关系了,那么,他是不是可以想对苏婉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叶恒突然心跳加速起来,他想要的女人,从来都没有得不到的,苏婉也一样!

“我去一下洗手间。”叶恒借故离开,他喊来服务生,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塞了一些小费给他。

苏婉吃到半饱,就放下了筷子,她用面纸擦了擦嘴,让服务生来结账。

“小姐,这是我们特制的花茶,你尝尝。”服务生送来一壶花茶,倒了一杯,放在她手边。

苏婉未察觉有异样,顺手拿起了杯子,就喝了下去。

叶恒还未回来,苏婉拿了包就想走,但一站起身,就觉得脑袋发晕。

她重新跌坐回椅子上,浑身无力。

叶恒在此刻走了进来,他单手放在口袋里,嘴边叼着一根烟。

“叶恒……你……”苏婉眯着眼睛,觉得自己真是啥,对方明明是头狼,不管她多么的小心翼翼,总会被他吃掉!

“现在才知道,已经晚了,谁叫你骗我的,你这个小骗子!”叶恒挑起她的下巴,勾起嘴角,“唐向阳正跟宫家的女人打的火热,顾不上你了,我看今天还有谁来救你!”

他将苏婉抱了起来,将她带到自己的车里,她昏睡的样子也让叶恒觉得心痒痒的,让他恨不得就在车里办了苏婉。

为了不让任何人找到他们,叶恒特地将苏婉带到了自己名下的一栋别墅内,在这里,苏婉只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任由他**!

苏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头晕的厉害,屋内的光线很亮,让她觉得刺眼。随即,她就记起自己被叶恒迷晕了,然后……

她惊恐的坐起身来,在发现自己的衣服完好无损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这里是哪儿?”她下了床,房间很大,处处都透着奢侈。

“你可算醒了!”

苏婉一回头,就见到叶恒靠在门边,他穿着浴袍,头发微湿,那张俊脸似是被上帝眷顾,每一处都精雕细琢。

可苏婉在看着这张脸时,心中只有惶恐,她不断的后退,仿佛对面的是一头会吃人的野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