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55章 你陪了我一整夜?

第55章 你陪了我一整夜?

救护车已经坐不下了,唐向阳只能自行开车,跟着他们去医院。

苏婉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医生还想对她进行一些检查,她等不及的就离开了急症室,向抢救室跑去。

唐向阳正好赶来,他拦住一脸急切的苏婉,“你怎么跑出来了?都检查过了吗?”

“我,我没事……”苏婉刚一说完,一阵晕眩就向她袭来,唐向阳扶着她的身子。

医生赶了过来,一脸责备的看着苏婉,“这位小姐,你跑什么!对你进行检查,是我的责任!”

唐向阳听到之后,脸色沉了下来,“回去做检查!”

“可是……”苏婉担心楚雁卿,刚才在救护车上,他流了好多的血,现在想来,她也心惊不已。

“没有可是!回去让医生做检查!雁卿那边我会去看着。”唐向阳肃着脸说道,苏婉心中还是不安,“可是,可是我担心他……”

“回去!”唐向阳的语气不自觉的严厉了起来,他让医生将苏婉带回去做检查,见她乖乖的跟在医生身后回去了,这才转身去急救室。

此时,楚雁卿已经被推出了手术室,他紧闭着眼睛,脸色惨白。

医生跟着走了出来,“胳膊上的伤很深,身上还有其他几处刀伤,由于失血过多,暂时陷入了昏迷。”

唐向阳跟着他去了病房,他的胳膊上缠着厚重的纱布,毫无血色。

片刻后,苏婉找来了病房,她来到床边,见楚雁卿那虚弱的样子,紧张的询问,“他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他没事,只是失血过多,暂时昏睡过去了。”唐向阳见苏婉对楚雁卿这么紧张,心头掠过一丝阴霾。

不知何时,他竟也变得这么小心眼来了。

“没有生命危险?”苏婉一颗悬着的心这才缓缓放下,她坐在一边,回想刚才发生的一幕幕,觉得十分的蹊跷。

“他要昏睡一晚上,我们先回去吧,这里有护士看着,不会有事的。”唐向阳轻声说道,苏婉的脸上有着凝重,双眼透露出疲倦。

“我,我不放心,毕竟他救了我,我不能让他一个人留在医院。”苏婉不打算回酒店,楚雁卿救了她,她要等到楚雁卿安然无恙的醒来,才能安心。“要不你先回去吧,不用在这里陪我的。”

“你先去休息吧,我陪着。”唐向阳指了指一边的沙发,他怎么能离开?这次的事件让他胆战不已,若不是楚雁卿及时赶到,苏婉现在恐怕……

当时苏婉不见了,唐向阳心中是焦灼一场,而且那通电话更是让他察觉到了苏婉有危险。他以为苏婉被带到了酒店外,可没想到,她仍然呆在酒店!

唐向阳心中不由地自责,如果不是楚雁卿打电话给他,他还像无头苍蝇似得,在外面乱找!

苏婉摇了摇头,她看着昏迷不醒的楚雁卿,不知在想些什么。

病房中安静了下来,楚雁卿在半夜的时候梦呓了起来,苏婉靠在窗边的柜子上,睡得很浅,一听见有动静,就醒了过来。

“楚雁卿,你怎么了?”她听见楚雁卿嘴中迷迷糊糊的说了些什么,但他说的太含糊,苏婉根本听不清楚。

楚雁卿的额际不断的冒着汗珠,他皱着眉头,似乎在做噩梦。

在梦里,他不停的跑,不停的跑,生怕自己的动作慢了,苏婉就没救了!可是他眼前的路变得越来越远,远到望不见尽头!

他的耳边一直回响着苏婉的求救声,无助而绝望!

“苏婉,苏婉……”他大叫着她的名字,心中越发的焦急。

“医生,他好像发烧了。”唐向阳也被吵醒,他连忙叫来了医生。

楚雁卿睡得不安稳,那条受了伤的胳膊在他的动作下,伤口裂了开来。

白色的纱布渐渐被他的血所染红,苏婉在一旁看着,眉头直皱。

楚雁卿被医护人员围在中间,医生给他打了退烧针,重新为他包扎伤口,“后半夜要小心些,如果烧还没退,要及时叫值班医生。”

“好的,我会注意的。”苏婉点头应和,将医生和护士送了出去。

“下半夜我看着吧,你身体也吃不消。”唐向阳将她推到沙发边,就在这时,楚雁卿的声音传了过来,“苏婉,苏婉……”

他的声音很低,但在安静的病房内,却显得特别的清晰。

苏婉忙不迭的来到床边,“我在这里!”

楚雁卿似乎醒了,又似乎还在睡着,他不停的叫着苏婉的名字,大掌紧握成拳,情绪十分不稳定。

苏婉生怕他的伤口又裂开,她的手覆上楚雁卿的手背,安抚道,“没事了,我已经安全了,你好好睡吧。”

她低缓的嗓音萦绕在楚雁卿的耳边,梦里那一声声痛苦的呼救声,渐渐的消失。

楚雁卿觉得自己的身体轻盈了起来,不再像刚才那般沉重,四周压抑的气氛也慢慢消散,有一股温暖包围着他,让他不再惶恐不安。

苏婉一整晚都没有睡,她强打起精神,好在楚雁卿后半夜没再出状况,呼吸平缓,只是不时的会说一些梦话。

天渐渐亮了起来,苏婉靠在床头稍稍打了会儿盹儿,她的手仍旧放在楚雁卿的手背上。

清晨的阳光照亮了苏婉透白的脸,唐向阳悄声的出了病房,去买早餐。

楚雁卿是被胳膊上的伤口痛醒的,他只觉得自己的胳膊像是被千万只蚂蚁啃咬一般,让他抓狂!

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包裹着,那触感似乎是个女人,楚雁卿抬眼望去,就见到苏婉靠在床头,阳光从她的身后倾洒而来,令他的心瞬间就温暖了起来。

楚雁卿反手握住苏婉的手,这一动,就把苏婉给吵醒了。

“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苏婉的眼中还有些许的倦意,她见楚雁卿醒了,就要去叫医生。

楚雁卿抓住她的手,只想跟她多呆一会儿。

“你陪了我一整夜?”他看着苏婉眼见下淡淡的阴影,心中顿时涌出了暖意。

“你救了我,这是我应该做的。”苏婉一直都在强调,是因为楚雁卿救了自己,所以她才会对楚雁卿另眼相待。

那么等他的伤恢复了之后呢?

楚雁卿的眼中有些失望,苏婉所说的,根本就不是他想听的。但是,苏婉现在会关心他,这已经让他觉得很不容易了。

苏婉去叫来了医生,医生在做了检查之后,对苏婉说了一些注意事项,随后就离开了。

楚雁卿贪婪的看着她的脸,生怕下一秒,她就会离开。

“你没事吧?昨天你好像也受伤了。”楚雁卿的眼睛在苏婉身上扫视,见她还穿着昨晚的礼服,礼服被磨破了好几处,脏兮兮的耷拉在她的身上。

尽管苏婉现在看上去很狼狈,但楚雁卿却依然觉得她十分可人。

“我只是小伤,你昨晚是不要命了吗?为什么不先报警?”对于昨晚的恐怖经历,苏婉只要一回想起来,就觉得浑身发冷。

那个要杀她的男人,到底是谁派来的?他为什么要杀她呢?

“我来不及多想,等警察来了,恐怕也来不及了。”楚雁卿笑了一声,他这个英雄当的太惨烈了,他庆幸昨晚可以及时赶到。

“我不是有意要打给你的,你别误会了。”苏婉那个时候很怕,手指不受控制的就按下了楚雁卿的号码。

楚雁卿的眼神微微发亮,他知道人在害怕的时候,会找寻可以依靠信赖的人,苏婉昨天拨通了他的电话,不就证明了,他在苏婉的心里,还占有一定的位置吗?

“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一定会赶过来。”他看着苏婉,心里暗自高兴。

正在此时,病房的门被人敲响,唐向阳手里拿了早餐,身后还跟着两名警员。

“你好,请问是苏小姐和楚先生吗?关于昨晚的事件,我们要做笔录。”警员礼貌的说道,另一名警员拿出了笔和本子,准备记录。

“当然可以,那个男人抓到了吗?”苏婉在一旁坐下,她一整夜没睡,现在是强撑着。

“很遗憾,那名男子逃出了酒店,就被一辆卡车撞到,当场死亡。”

楚雁卿微微皱起眉头,“那名男子有前科吗?”

“他是一名赌徒,之前已经欠下一比高利贷,我们推测,他可能是想劫持苏小姐,换取一笔钱财。”警员缓缓说道。

“不可能,他在电梯里的时候就想杀我,而且还认识我身边的人。”苏婉将昨晚的经过复述了一遍,警员一一记录下来,就连唐向阳和楚雁卿也频频皱眉。

“我赶到的时候,也觉得那男人是想杀苏婉,如果是想绑架勒索,他应该直接将苏婉打晕,带出酒店,而不是留在酒店里。”楚雁卿说道,他想起昨晚那男人的眼神,简直就像是疯了似得。

那男人明显是想将苏婉带到高层,或者是天台,如果不是唐向阳给苏婉打了电话,那个男人怕苏婉察觉到异样,干脆就在电梯里就提前动手!

“好的,这些情况我会反馈回去,这可能是一桩买凶杀人案。”警员做完笔录,就离开了病房。

病房内的三人,脸色都不好看,他们想不出,苏婉得罪过什么人,以至于对方会买凶杀人!

苏婉也觉得一阵后怕,她不过是得了一个奖,就被人嫉妒到要买凶杀了她吗?

“先吃点东西吧,闹了一晚上,你们应该也饿了。”唐向阳拿出了早餐,香气扑鼻,苏婉也暂时将这件事抛到脑后,她现在是又累又饿。

楚雁卿的胳膊受了伤,行动不便,苏婉见状,主动端起了热粥,“你不方便,我喂你。”

她吹了吹,将粥送到他的口中,楚雁卿受宠若惊,乐的都不觉得胳膊疼了。

而就在他高兴的时候,病房的门又一次被人推开,李欣然一脸怒气的走了过来,对着苏婉的脸就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