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46章 你知不知道男人有多危险?

第46章 你知不知道男人有多危险?

两人进了林子,那些大树的枝杈像无数双魔鬼的手,一不小心就会将他们抓走。

苏婉颤颤悠悠的被唐向阳带着,觉得每走一步都十分的困难。

大风阻碍了他们前行的速度,唐向阳在一片水帘中,看见不远处有一处山洞,他心头掠过一丝欣喜,带着苏婉加快速度往那边走去。

两人进了山洞,稍作休息。

“我先去看看。”唐向阳将苏婉安置在一边,自己在黑暗中摩挲着,沿着山岩往里走。

山洞很大,他摸出身上的打火机,一小簇火苗在黑暗中跳跃着。

苏婉站在洞口,看着外面狂风大作,心中不由得胆寒。远处的山林连绵起伏,如同一头沉睡的猛兽,不知何时就会突然醒来,将他们吞入腹中。

她越想越害怕,对着洞内喊着唐向阳的名字,声音发颤。

“向阳?唐向阳?”她浑身都被雨淋湿了,冷风吹进来,令苏婉瑟瑟发抖。

耳边只有风雨声和自己的呼吸声,除此之外,寂静的可怕。苏婉环抱着自己,心里十分害怕,无人的野外,又遇上了暴风雨,她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唐向阳了。

洞内传来细微的声响,苏婉看见一抹影子应在墙上,缓缓向自己靠近。

“婉婉,里面很安全,快进来。”唐向阳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苏婉悬着的一颗心缓缓放下。

她想要抬起脚,却发现自己的脚已经麻了。

“脚麻了……”苏婉蹲在地上,又冷又累,瘦小的身子发着抖。

唐向阳将她打横抱起,这个山洞里有干草,还有一些干枯的树枝,他已经点起了篝火,架起一个简单的晾衣杆。

苏婉被唐向阳放在干草堆上,火焰在山洞内跳跃着,散发着诱人的热力。

“把衣服脱了吧,不然又要着凉了。”唐向阳说着就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苏婉红着脸,侧过身,心中赧然。

他将衣服挂在晾衣杆上,见苏婉没有动作,以为她是冻僵了,“要不要我帮忙?”

“不,不用……你,转过去……”篝火令整个山洞都温暖了起来,红色的火焰将她的脸烧的通红,有着一种惊艳的美。

唐向阳也意识到她的羞涩,将晾衣杆放置在两人中间,“我不会看的。”

话虽是这么说,但唐向阳到底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即便中间隔着衣衫,他也能看见苏婉的影子,知道她的动作。

他的身体逐渐暖和了起来,树枝被火烧的“噼啪”作响,透过衣衫,苏婉曼妙的影子就在他的眼前,唐向阳心中不免心猿意马起来。

“婉婉,你还冷吗?”他清了清嗓子,觉得该说些什么,打破心中的那份尴尬。

苏婉坐在干草堆上,她在里面,冷风吹不到她,“不冷,就是有点怕。”她的声音还是不稳。

“怕什么?只要有我在,你就不会有危险。”如果可以的话,唐向阳现在就想将苏婉揽入怀里,安抚她不安的心。

“对不起……”她低声说道。

“为什么道歉?”唐向阳用树枝撩动着火焰,他最不想听的,就是苏婉的道歉。这代表他们的关系开始生疏,而他不愿意跟苏婉离得太远。

“因为我太自私了,我害怕受伤害,害怕到头来的一切,都是空。我也不想你为了我,跟唐家有矛盾。”苏婉没有信心,她只是一个女人,只想要安稳的家。

而她和唐向阳,注定无法风平浪静的在一起。

“别说了,我自有主张。”唐向阳的声音低沉,苏婉听不出他的情绪。

苏婉见衣服烘干了,将衣服穿好,她将衣服递给唐向阳,才发现,他所在的位置会有冷风窜进来,难怪她不觉得冷。原来是唐向阳为自己挡去了寒风。

“你坐进来吧!”苏婉不想唐向阳为自己生病,更何况,他们现在的处境,都是因为她的不专心而引起的。

“不用,你先去休息吧,我看着火。”唐向阳目不斜视,拒绝了苏婉。

“可是我冷。”苏婉的后背靠着石岩,她急匆匆出来找唐向阳,衣服也没有多穿。

“苏婉,你是不是觉得我不是男人!”唐向阳气呼呼的说道,一双眼眸逐渐深邃起来,看的苏婉双颊发红。

“不是,我只是觉得……”她试图解释,但唐向阳却没有给她机会,站了起来,猛地就扑了过去。

苏婉被他扑倒在草堆上,一双眼睛乌溜溜的看着上方的男人,唐向阳压着她,“你知不知道男人有多危险?你刚才的话,我可以视为邀请,对你这样!”

他说着,低头就吻住了苏婉的唇,炙热的双唇带着浓烈的男性气息,让苏婉身体酥麻。她心慌意乱,推着唐向阳的胸膛。

她只是想让唐向阳不吹冷风,并不是要他对自己这样那样啊……

两人的气息都乱了,唐向阳对苏婉更是欲罢不能,身下的女人就是罂粟,让他上瘾!

蓦地,一阵手机铃声在山洞内响了起来,暧昧的气氛一下子被打破,苏婉用力推开身上的男人,气喘吁吁的坐起身子。

唐向阳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如果不是这阵铃声,恐怕他就不会顾及苏婉的意愿,按着她就直接把人给办了!

苏婉接起电话,都不敢去看唐向阳。“喂?听得见吗?”

她站起身,往山洞外走去,里面传来楚雁卿的咆哮声,“为什么电话打不通!你在哪里!”

“我和向阳在一起,我们被困住了……在一个山洞……”苏婉大声的对着手机喊道。

楚雁卿听着屋外狂风大作,对苏婉的境况担忧起来。暴雨的来袭,令小山庄笼罩在一片水气之中,也导致他们这里都停电了。

如果不是服务生意外提起,楚雁卿都不知道,苏婉居然有胆子,敢在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时候下山!

信号断断续续的,他只能听见苏婉支离破碎的字句,“你们在哪里?喂!”

他还来不及问出他们的方位,信号又断了,楚雁卿咒骂了一声,这该死的鬼地方!

苏婉跟唐向阳在一起,这种鬼天气,单身男女共处一室,难免会天雷勾动地火!

楚雁卿不断想象着那两人相处的场景,心中烦闷不已,更无奈的是,暴风雨会持续一整夜,根本就无法去找寻他们。

他现在只能等待,祈祷黑夜快些过去!

屋内点了几根蜡烛,楚雁卿却担心的睡不着觉,他的房门被敲响,李欣然娇滴滴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雁卿,我有点怕,我可以进来吗?”

楚雁卿起身,有些犹豫,但他还是去开了门。

“雁卿,我好怕。”李欣然的声音打着颤,不像是刻意。

她手里拿着蜡烛,微弱的光线,令李欣然看着十分娇弱,楚雁卿拉着她进了房间。

“雁卿,你怎么会选这种地方?”李欣然十分不解。

楚雁卿对吃穿住行的要求是很苛刻的,非五星级的酒店是入不了他的眼的,更何况是这样的环境?

“怎么?住不惯?”楚雁卿的声音淡淡的,连他自己都奇怪,一向对酒店要求颇高的自己,这次居然会住在这种寻常的小山庄中。

“就是好奇而已。”李欣然躺在楚雁卿的身边,侧身抱住他的腰际。

楚雁卿自然的环住她的肩膀,脑子里却想着苏婉跟唐向阳,他们会发生什么,外面的暴风雨这么猛烈,苏婉会不会害怕?

想着想着,楚雁卿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他好像梦见了苏婉,身体本能的就有了反应。

而苏婉那具柔软的身体也紧贴着他的胸膛,诱人的双唇轻轻浅浅的吻过他的脖子,胸口,一路往下,让他亢奋了起来。

这感觉太过真实,他的气息粗重了起来,猛地醒了过来,屋内一片昏暗,他借着微弱的光线,看见李欣然跪在他的双腿间。

“你干什么!”热情一瞬间冷却了下来,屋外的暴风雨已经过去,安静的听不见一丝声响。

“雁卿?”李欣然茫然的看着他,刚才他的身体明明已经有了反应,怎么现在又是一脸怒容看着她?

以前她也会趁着楚雁卿熟睡的时候撩拨他,每一次他都受不了,会抓着她一直缠绵到天明,可这一次为什么变了?

“李欣然,你现在是怎么了!脑子里只想着这种事!”楚雁卿心里开始排斥跟李欣然亲密,以前他当做是情趣,现在却没了那股新鲜感。

“我……雁卿,你都已经好久没碰我了,我主动错了吗?”李欣然觉得自己在楚雁卿面前,越来越没有魅力了,这令她惶恐。

更令她不安的是,如果楚雁卿对她没感觉,那么又会对哪个女人起了兴趣?

她知道答案是什么,却不愿去承认。

“我现在没兴致做这个!你回去吧!”楚雁卿见天已经亮了,便起身穿衣。

“你去哪儿?!”李欣然下床,抱住楚雁卿的身体,“雁卿,你别不要我,好不好?我会乖乖听话,不会再过问你的事……”

她低声抽泣着,试图挑起楚雁卿的怜惜。

“欣然,我说过会对你负责,所以你不要再试探了。”楚雁卿叹了一口气,拉开了她的手,拉开房门就出去了。

李欣然跌坐在地上,眼中有着不甘。对她负责?呵,她要的不是他的责任,而他的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