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39章 你能不能放过我!

第39章 你能不能放过我!

苏婉看着身边的唐向阳,眼中有着疑惑,“不是我一个人去吗?”

“你病了,我怎么能放心让你一个人去?”唐向阳让空姐拿了一条毯子过来,细心的为苏婉盖上。

“又麻烦你了,我好像总是给你出难题。”苏婉吃了药,意识渐渐迷糊起来。她闭着眼睛,朦胧间,似乎听见唐向阳在自己耳边轻声的说话,她努力的想听清,但最后还是没能如愿。

苏婉出了一身的汗,唐向阳亲自照顾了一路,直到飞机到了米兰的机场,她才稍稍清醒了一些。

唐向阳将自己的外套搭在苏婉的肩上,机场门口早已经有车等候,苏婉昏昏欲睡,被扶上车之后,又靠在车窗边睡着了。

虽然车开的平稳,但苏婉的脑袋还是不时的碰磕到车窗,她不清不楚的哼唧了两声,皱起了眉头。

唐向阳见她的脑袋都磕红了,伸手将她的身子揽到自己怀里,也只有在她睡着的时候,他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抱着她。

“雁卿……”苏婉迷迷糊糊的靠在唐向阳的怀里,不知做了什么梦,喊着楚雁卿的名字。

唐向阳苦笑,是不是不管他做了什么,苏婉都不会看到他?她宁愿继续喜欢一个,不懂得她的心意,一直伤害她的人,也不愿接受呵护她,帮助她的人?

“婉婉,你的眼里,何时才能有我的影子?”唐向阳亲了亲她的手,享受着片刻的甜蜜。

苏婉幽幽的转醒,睁开眼,就是陌生的环境。她费力的坐起身来,低头见自己的衣服也换了,立即清醒了过来。

她记得自己临上飞机前发烧了,之后就是迷迷糊糊的,像是在做梦,又像是现实。

“你醒了,想吃点什么吗?”唐向阳的声音在门边响起,苏婉的脸微红,支支吾吾的,“我,我的衣服……”

“是服务生帮你换的。”唐向阳看出她的窘迫,微微一笑。

“我们已经到了吗?”苏婉看向窗外,已经是夜晚,看来她这一觉睡的时间很长。

“对,这几天你好好休息,这次的比赛会持续两周,你可以看到许多出色的设计师,跟他们多交流沟通。到时候,有你忙的。”唐向阳温和的说道,苏婉的脸上也露出了期许的表情。

“我真没想到会来到这里,好像自从我遇见了你之后,我的运气就变好了。”苏婉笑着说道,她的朋友不多,推心置腹的也只有林宝一个。

但是,在遇到唐向阳之后,她在事业上也有了新的天地,他是她的伯乐,也是她的伙伴。

“苏婉,我会让你成为世界顶尖的珠宝设计师,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唐向阳坐在床边,目光灼灼的望着苏婉。

气氛有些许的暧昧,苏婉被他看的不自在起来,她转开眼去,“你可是我的老板,我会交给你一份满意的成绩单的。”

“那你好好休息吧,我就在外面,有事就喊我。”唐向阳看出她的逃避,心里也不急,他还有两周的时间。

之前,他表现的都太温和了,唐向阳决定不再让苏婉逃避。反正他们还要单独相处两周的时间,等她的身体恢复了,他也得采取行动了。

唐向阳离开了房间,苏婉松了一口气,还好唐向阳及时停止了那个话题,没有继续说下去。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同一时间,在地球的另一端,楚雁卿出于对李欣然的愧疚,来到剧组探班。

李欣然前一晚熬了夜,脸色有些憔悴,一见到楚雁卿,一张黯淡的小脸立即亮了起来。

“雁卿,你怎么来了?”她雀跃的投入他的怀中,一脸惊喜。

“瞧你的脸色,身体不舒服就休息,这么拼命做什么?”楚雁卿心疼的抚着她的小脸,眉头皱的都能挤死苍蝇了。

“只是有些咳嗽,现在已经好了。”李欣然抓着他的大手,一脸娇羞,“是不是经纪人给你打电话了?我都让他别打电话的,回头我得好好教训他!”

楚雁卿笑而不语,因为之前跟苏婉的绯闻,所以对李欣然的这些小把戏也没有揭穿。

“楚总,欣然的今天的戏份已经结束了,我正想让她回去休息呢。”导演讨好的说道,楚雁卿是这部戏的投资人,他自然不敢怠慢了。

楚雁卿点了点头,在一旁等着李欣然去卸妆换衣服。

李欣然看着镜子里面色憔悴的自己,不由得皱起眉头,早知道今天楚雁卿要来,她昨晚就不会通宵了。现在她的脸色这么难看,怎么见人啊!

她感觉拿着粉扑补妆,身后的门突然被人推开,她转过身,便见到叶修痞痞的靠在门口。“还在做着飞上枝头的美梦呢?”

李欣然的脸瞬间惨白起来,她的手微微发抖,但依然为自己上妆,“请你出去!”

叶修将门猛地关上,吓得李欣然手上的粉扑也掉了,她退无可退,“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你把我的孩子弄掉了,我能干什么!”叶修笑的毫无温度,逼近李欣然,将她困在梳妆镜与自己胸前。

“什么孩子……我不知道!”李欣然慌乱的想逃,但没有退路。

“要不要我提醒你一下?”叶修扣着她的下巴,低头封住了她的唇。

李欣然惊恐的推着他的胸口,嘴角被叶修咬破了,两人的口中都充斥着一股血腥味,直到休息室的门被人敲响。

“唔……放开……”李欣然推开他,用力的擦拭着嘴唇,眼中满是厌恶。

“欣然,你好了没有?”经纪人的声音传来,李欣然看了一眼叶修,他好整以暇的站在一边,就等着李欣然开门。

“你能不能放过我!那一晚,我们都喝醉了!”李欣然压低了嗓音,语气中满是懊恼。她把叶修看作楚雁卿,才会做出那样糊涂的事。

“你喝醉了,我可没有!李欣然,楚雁卿是楚家的继承人,你觉得楚家能容得下你吗?”叶修激动的说道,他抓着李欣然的肩膀,怒不可遏。

李欣然嗤笑,“我爱他,我不在乎!”

“如果你真的不在乎,又怎么会跟苏婉争风吃醋?你在害怕,怕苏婉会把楚雁卿抢回去。”叶修一针见血的说道,他太了解李欣然了。

他的这番话惹怒了李欣然,也戳中了她的痛处,“雁卿本来就是我的,苏婉算什么!她不过是个小偷!”

说完,她愤愤的往门口走去,叶修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就不怕我把我们的事,告诉楚雁卿!”

李欣然的身体顿时僵滞,她转过身,眼圈泛红,“你是不是看到我过的幸福,就不舒服?我一直当你是哥哥,是朋友,如果你想看我死的话,那请便!”

叶修的心狠狠的一抽,他几乎分不清李欣然这是在演戏,还是说真的。

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李欣然离开休息室,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随后去找了楚雁卿。

“眼睛怎么像哭过了似地?”楚雁卿看她的眼睛有些异样,低声询问。

“可能是昨晚熬夜了,所以才这样的。”李欣然微微一笑,靠在他的肩膀上,“走吧,我们先去吃饭。”

两人出了影视城,车子一路平稳的行驶,指示灯由绿转红,楚雁卿刚停下了车,后方就传来撞击声。

楚雁卿下了车,就见到一个年轻人戴着墨镜,他的车头撞到了他们的车尾,尾灯被撞碎了。

“抱歉,我撞到了你的车。”叶修摘下了眼镜,脸上却没有愧疚的表情。

“怎么了?”李欣然跟着下了车,当她看到叶修的时候,脸色微变。“你,你怎么在这里!”

“我的戏份今天拍完了,觉得闷,就想出来转转。”叶修的一双桃花眼带着一丝邪气,看着李欣然的时候带着莫名的情绪。“楚先生还真是贴心,千里迢迢的来看望女友。”

楚雁卿觉得他话里有话,但也未多想,叶修是叶恒的弟弟,兄弟两个都是狠角色。

“听说她不舒服,就过来看看。”

两人寒暄了一会儿,叶修就说道,“你们的车也不能开了,不如我送你们一程吧,修理车的钱我赔。”

“不用了!”李欣然有些失控,她察觉到自己太过激动,便解释道,“我们在这里转转就行,你有事就先走吧。”

“那可不行,为了表示我的歉意,还是我请你们吃一顿饭吧!”叶修重新戴上了墨镜,**不羁的个性跟叶恒如出一辙。

楚雁卿让李欣然先上车,她看了一眼叶修,咬着唇上了后座。

“你到底想怎么样!”李欣然咬牙切齿的望着叶修,她只想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为什么他总是阴魂不散!

“我要你给我生孩子!”纵使叶修戴着墨镜,李欣然也能感受到他炙热的视线。

“不可能!如果楚雁卿娶不了我,那你呢?你就能娶我了吗?”李欣然知道叶修的家庭也不简单,可他的性子喜怒无常,霸道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要不是李欣然忌惮叶修的手段,她早就跟他撕破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