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29章 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第29章 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

医院里,唐向阳给苏婉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她的作品入选了dm珠宝设计大赛的候选名单,邀请函已经寄过来了,下个月就要出发前往米兰。

苏婉听到这个消息,后背的伤也不觉得痛了,她不敢置信,“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唐向阳捏了捏她的脸,苏婉轻呼了一声,脸颊泛着些许的痛意。

“这下该知道,不是做梦了吧?”唐向阳调侃道,随即,脸上又流露出歉疚的表情来,“叶恒的事情,我很抱歉,我已经跟姑姑和姑父说过了,他不敢再胡来了。”

苏婉昨晚大部分的时间都是昏睡的,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就看见楚雁卿身处险境。她的大脑根本来不及反应,身体就有意识的去护住了楚雁卿。

她苦笑一声,哪怕她为了楚雁卿甘愿付出生命,他还不是依然把她看做祸害。

“这段时间,你就好好的休养,不要胡思乱想。”唐向阳看出她的心不在焉,必然是跟楚雁卿有关系,他告诉自己不要着急,苏婉会慢慢知道自己的好。

对于唐向阳的关心和体贴,苏婉没有多想,她只把唐向阳当做朋友看待,就如同林宝一样。

她现在对设计之外的事情毫不在意,爱情没有了,事业总得抓住吧!

另一边,叶家也炸开了锅,叶恒一大早就发现自己被禁锢在房间里,他气得大吼大叫,但他的父母却一点都不在意。

“放我出去!我可是你们的儿子,不是罪犯!”叶恒踹了门一脚,但门却纹丝不动,屋外的佣人都战战兢兢的,这可是老爷和太太头一次这么意见一致的对付少爷。

门内渐渐没了动静,叶恒就算有天大的本事,可早上肚子空空如也,又折腾了这么久,身体也吃不消。

“你几天就给我在家里好好反省,什么人不好惹,偏要去招惹一个离了婚的,还是你表哥看上的女人!”叶荣知道自己的儿子不省心,但昨晚他居然做出当街抢人的事来,真是让他觉得丢人!

“他看上的女人,我就不能喜欢了?”叶恒也是一个不服软的主,从小到大,只要他看上的东西,都得归他所有,没有例外!

“不知悔改,你就给我乖乖呆在里面!直到认错为止!”叶荣吹胡子瞪眼睛的,对着一群佣人说道,“除了送饭,谁都不准给他开门!太太也不行!”

他深知自己妻子的脾气,这混小子只要说几句软话,她就心软了。

“老头,你放我出去!你这是限制人身自由,是犯法的!”叶恒敲着门,许久,门外都没有动静。

他气呼呼在屋子里转悠,推开窗户,就发现底下还守着几个保镖,他咒骂了一声,自己老头还真是了解他啊!

叶荣来到客厅,唐锦文见他气呼呼的样子,便道,“你这么关着他,也不是办法。”

“还不都是你惯出来的!慈母多败儿!”叶荣说的这话,唐锦文就不爱听了,“就我一个宠了?”

叶恒是早产儿,唐锦文生下他的时候,小小的一团,在暖箱里待了一个月才出来。

叶荣心疼的不得了,小时候就对他百般宠爱,就希望叶恒能够顺顺利利的平安长大。

现在叶恒这般霸道蛮狠的性子,也是被他们惯出来的,想要再改,根本也不可能了。

“那苏婉到底什么情况?不仅向阳喜欢,阿恒也上心了。”唐锦文对这个苏婉好奇不已,只知道她是苏家的女儿,虽然苏家一直都称苏婉是领养的,但圈子里的那点事,谁不知道?

“不管什么情况,唐家那儿我不管,但阿恒绝对不能跟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在一起。”叶荣冷哼了一声,冷硬的面部带着不容违背的厉色。

“怎么说话的!唐家比你叶家差了!”唐锦文将手中的筷子一扔,气势汹汹的瞪着眼睛。

“不想跟你吵!”叶荣知道自己再多说,唐锦文肯定又得跟自己吵了,他匆匆吃完早餐,便去了公司。

唐锦文让人收拾了餐桌,便上了楼,路过叶恒的房间时,她敲了敲门,“阿恒,你爸也是为你好,而且你这次做的是的确太混账了。”

跟自己的表哥抢女人,这传出去,叶家跟唐家的面子都不好看。

“妈,你要是不让我出去,就别跟我说话。”叶恒倒是没想到,这次唐锦文会跟叶荣站在同一阵线上。

他昨天只是太生气了,根本就没想过要伤害苏婉,只是想给她一个不痛不痒的教训,让她以后能听话一些!

叶恒怎么会算到楚雁卿也在那里呢?

更何况,楚雁卿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挠他,他心头早就憋着一团火了。不过,若不是他的手下误伤了苏婉,唐向阳也不会到他爸妈这里告状了。

叶恒现在只担心苏婉的伤势,想去医院看看她。

“阿恒,苏婉你就不要想了,你爸是不会同意的。”唐锦文也不能接受自己的儿子跟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在一起。

“你们想太多了吧!”叶恒不耐的低吼,他只不过是对苏婉感兴趣而已,“我又没说要娶她!”

“那最好,她现在跟你表哥在一起,你也给我收起那些心思,过些时间,等你爸气消了,就放你出来。”唐锦文觉得要给叶恒一些教训,才能让他长记性!

叶恒不说话,苏婉跟唐向阳的新闻满天飞,他又怎么会看不见?可他就是不甘心啊,凭什么唐向阳看上的女人,他就碰不得?

男人就是这样奇怪的生物,对于得不到的女人,终日朝思暮想,但是得到了之后,却又开始朝三暮四。

李欣然一直偷偷打量着楚雁卿,直到车子驶到了她的公寓楼下,楚雁卿才说道,“我的脸上有花吗?”

“只是太久没见你了,想多看看你。”李欣然黯然神伤的说道,她知道,对楚雁卿耍小性子是没用的。

这些年来,她都是小心翼翼的不去触碰他的底线,唯恐会将他推到苏婉的怀里去。如今他们离婚了,李欣然却仍很担心。

“欣然,我知道这段时间委屈你了,但我不能不顾及我的父母。离婚这件事,我爸很不高兴,把他惹急了,对我们也没好处。”楚雁卿耐心的说着,因为心里觉得对李欣然有歉意,所以今天,他格外的温柔。

“可我们这个样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难道要一直活在苏婉的阴影之下吗?她不也一离婚就跟唐向阳搅在一块儿了吗?”李欣然忍不住的抱怨。

苏婉作为一个下堂妇,活的依然光彩照人,不仅在事业上有了自己的一番天地,在感情上更是和唐向阳沾上了边,令人艳羡不已。

而李欣然,到现在也未曾被楚雁卿承认过。她就这么见不得人吗?

李欣然委屈的想哭,她最好的这几年,都给楚雁卿了,可他却连承认她的勇气都没有!

“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了?”她双目含泪,幽怨的看着楚雁卿。

若是以前,楚雁卿早就心疼了,可现在看着李欣然泫然欲泣的样子,他只觉得心烦不已。女人的眼泪是对付男人最好的利器,但用多了,就不稀罕了。

他不由得相当苏婉那倔强的小脸,即便想哭,也绝对不在他的面前落泪。那逞强的模样,莫名的令人心疼。

李欣然看他不说话,心中气愤不已,她推开门下车,走到楼下的时候,放慢了脚步,却未曾等到楚雁卿的挽留,反而听见了车子离去的声响。

她不敢置信的转过身,只见到那辆车飞快的驶离,李欣然的身子不住的颤抖,一股后怕油然而生。

楚雁卿无意识的将车开到了医院,他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上了楼。

他敲了敲门,里面却没有声响,楚雁卿捏住把手,一转,门就打开了。

“这女人也不知道锁门!”他嘀咕了一句,悄声进了房间。

床头亮着一盏小灯,苏婉侧躺在**,显然已经睡着了。她的嘴角挂着一抹弧度,不知做了什么美梦,会不会有他呢?

楚雁卿自恋的想着,嘴角勾起一抹笑来。

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在寂静的病房内尤为刺耳,他忙不迭的挂断了电话,皱起眉头。

他看向苏婉,她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醒过来。

楚雁卿到病房外,李欣然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雁卿,你在哪儿?过来陪我,好不好?”

她的声音醉醺醺的,像是喝了不少酒,忽而,电话那头传来一声碎裂的声音,楚雁卿的心一惊,“你别乱动,等我过来!”

他又回去看了一眼苏婉,见她睡的好好的,伸出手拂开她额前的碎发,竟有一丝不舍。

但李欣然那里,他又不能不管。

等到楚雁卿离开之后,**的苏婉缓缓睁开眼睛,她的眼中有一瞬的迷茫。

在楚雁卿来的时候,她就醒了,可她不明白楚雁卿为什么会到这里来,但她清楚的知道,刚才那通电话是李欣然打来的,因为只有李欣然,才能让他那么温柔的说话。

苏婉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里似乎还残留着楚雁卿指尖的温度,她不敢多想,但却因为楚雁卿的出现,这一夜,她失眠了。

楚雁卿赶到李欣然的住处,门没有关紧,从里面传出昏暗的光线,让人看不真切。

“欣然?”他走了进去,打开壁灯,便见到李欣然倒在沙发上,脚边倒了不少的啤酒罐。

“雁卿?你来了……”李欣然抬起一双醉眼,摇摇晃晃的站起身。

楚雁卿上前扶着她的身子,被李欣然扑倒在身后的沙发上,“雁卿,你别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

她无助的望着楚雁卿,双颊粉红,一双眼眸如同蒙上了一层轻纱,让楚雁卿看不清里面的情绪。

李欣然忽而吻住了楚雁卿,***挑逗着男人的神经,他们亲密过很多次,李欣然知道如何让楚雁卿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