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爱新婚,高冷前妻很抢手
字体:16+-

第27章 你才是傻瓜!

第27章 你才是傻瓜!

叶恒虽然在苏樱身上发泄过了,但一想到苏婉将自己送的项链随意丢弃,心中的那股愤恨又冒出了头。

他打发走了苏樱,开车前往苏婉的住处。打从第一次遇见苏婉,他就让人把苏婉查了一遍。

叶恒来到她的住处,按了按门铃,许久都没听见声响。他哼笑了一下,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铁丝,三两下就开了门。

屋内漆黑一片,半点人气都没有,看来苏婉是没有回家。他打电话让手下去查苏婉的踪迹,这女人真是不识好歹,看来不给她一点教训,她永远都学不乖!

这一头,苏婉还不知道自己即将大祸临头,她今天真的很郁闷,想要找寻一个发泄口,却发现s市这么大,她根本找不到一个栖身之所。

她漫无目的的走在街头,手上的伤口只是简单的清洗了一下,并未上药包扎。

不知不觉,她来到一间酒吧,里面缓缓来一首老旧的英文歌,她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

舞台上,一个女人低声吟唱着,苏婉点了一瓶威士忌,独自喝着闷酒。

酒吧里的客人不多,三三两两的四散在场内,苏婉的酒量并不好,只喝了两三杯,就觉得头晕了起来。但她还是不时的往嘴里灌酒,一杯又一杯,酒精慢慢麻痹了她的神经,令她的反应也变得迟缓起来。

她撑着脑袋,眼神迷离,酒精在体内慢慢挥发,苏婉觉得身体慢慢燥热了起来。酒吧里的歌声还在继续,她晕晕乎乎的趴在桌子上,真想就这样一睡不起。

路过的服务生见到一个单身女人酒醉在座位上,上前推了推她,苏婉挥了挥手,含糊的说道,“走开,别理我!”

服务生见多了这种借酒消愁的人,他看了看时间,酒吧也要关门了,他找出苏婉的手机,找到了署名是“老公”的号码,拨了过去。

楚雁卿从睡梦中被吵醒,床头的电话响个不停,很少人知道他的私人电话。

他接了起来,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陌生的年轻人的声音,“你好,你的妻子在我们酒吧喝醉了,你赶紧过来把她带走吧,我们要关门了。”

“你是谁?我哪里有妻子……”楚雁卿皱着眉头,心想是不是有人恶作剧。

但是电话那头的男人很肯定的告诉他,并没有搞错,醉酒的女人,的确是他的妻子。

挂了电话,楚雁卿依然觉得是恶作剧,但他的号码只有家人和心腹知道。他换了衣服,开车前往那家酒吧。

与此同时,叶恒也收到了手下的消息,立即也往那家酒吧出发。

楚雁卿到了酒吧,服务生将他领到苏婉所在的座位,他微微一愣,怎么都想不到,苏婉居然会把自己的电话存为“老公”。

一时间,他的胸口似乎被重重的打了一拳,有些喘不过气来。

“苏婉,醒醒!”楚雁卿扶起了她的身子,拍了拍她的脸。

苏婉嘀咕了一声,缓缓睁开眼来,那模糊的样子,就跟刚睡醒的小奶猫似得,双眼水濛濛的,毫不设防。

“怎么会……梦到你……”她的眼睛微微红了起来,抽泣着,让楚雁卿一阵手忙脚乱。

这时的苏婉就像一个无措的孩子,身上的冷漠也一并消失,只是一个需要被人呵护的普通女人。

“你哭什么?我又没欺负你!”楚雁卿是不擅长哄苏婉的,因为苏婉在他的面前,往往都是刀枪不入的冰山美人,很少有异样的情绪。

结婚三年,他对苏婉的了解很少很少,只比陌生人熟悉一些而已。

“你为什么还要到我的梦里来?你让我难过的还少嘛!我真是讨厌你,却又忍不住的去喜欢你……”苏婉的拳头打在楚雁卿的胸口,那软弱无骨的拳头,对楚雁卿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杀伤力。

她倒在楚雁卿的怀里,两手却是紧紧抓着他的衣襟,生怕他跑了似得。

楚雁卿闷不出声,任由怀里的女人发泄,似乎在这一刻,她才是真正的苏婉。她也会难过,也会伤心,也需要一个发泄口。

长久以来,楚雁卿都觉得苏婉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女人,然而,到现在他才知道,她的一切心计,都是为了能够靠他更近而已。

“真是个傻瓜!”楚雁卿的目光不由地温和下来,但神情又矛盾起来,他已经有了李欣然,所以注定只能辜负苏婉的情意了。

“你才是傻瓜!大傻瓜!”苏婉不满的皱起眉头,楚雁卿低头看去,只见她紧闭着双眼,小嘴张张合合,显然是在说胡话。

他将人抱了起来,刚走出酒吧门口,就被人给拦住了去路。

“把她放下!”叶恒的手下拦住了楚雁卿,他伸手就要将苏婉抢过去,楚雁卿敏捷的往旁边一让,躲过了他的手。

“滚开!”楚雁卿微微蹙眉,看来他怀里的小女人还真是惹了不少的男人,半夜三更的还有人跟着她。

“叶少爷的人,你也敢抢,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那人出言威胁,双眸狠戾。

冷清的街道,人迹罕至,若是楚雁卿一个人还好说,现在他还带着苏婉,想要脱身,只能先将眼前的男人解决。

他将苏婉放在台阶上,迎面就跟那男人打了起来,自从毕业之后,楚雁卿就很少打架了。没想到,现在为了苏婉,他居然跟个毛头小伙子似地,跟人干架!

楚雁卿长年健身,学过一些防身术,三两下就将那人放倒了。

而就在此时,一辆跑车呼啸而至,叶恒从车里下来,一见到楚雁卿,立即面目狰狞起来。

“楚雁卿,又是你!”他看见苏婉靠着酒吧的门,双颊泛红,眼眸紧闭,显然是喝醉了。

叶恒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手下,骂了一声,“废物!”

“叶恒,我劝你还是别对苏婉纠缠不休了,你表哥喜欢的女人,由不得你欺负!”楚雁卿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他清楚叶恒对苏婉的企图,不过是男人对女人的占有欲。等到他腻了,苏婉的人生也完了。

“你对我说教?你又算什么东西!这女人,我今天要定了,你再敢拦着我,信不信我废了你!”叶恒放出了狠话,道上的人都知道,只要叶恒说出的话,就一定会做到。所以,轻易不会有人得罪他。

楚雁卿转过头,看了一眼苏婉,心里咒骂了一句,他现在丢下苏婉,也太没男人的担当了!

“谁废了谁还不一定呢!你今天别想带她走!”

“我看你是找死!”

叶恒抡着拳头就冲向了楚雁卿,他的动作很快,楚雁卿只堪堪的抵挡了一下,腹部就被狠狠揍了一拳。

他也不甘示弱,抱着叶恒的腰身,一使劲就将人给摔在了地上!

两人在地上扭打在一块儿,战况激烈,拳头打在身上的声响,听了就让人觉得浑身疼!

但楚雁卿毕竟还生着病,还未痊愈,稍不留神就被叶恒摁在地上狠揍了几拳。他哪里受过这样的待遇,心里的怒火一下子被点燃,抓住叶恒落下的拳头,反手一转,就听见骨头脱臼的声响。

叶恒的脸色一下子惨白,他倒在地上,一手托着自己的手腕,愤怒的瞪着楚雁卿。

两人的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口,楚雁卿看了一眼地上的叶恒,啐了一口,“以后离她远点!”

楚雁卿向苏婉走去,并未留意到叶恒的手下正拿着一根木棍,缓缓逼近他。

他随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觉得浑身都痛,但叶恒肯定也比他好不了多少。

楚雁卿正要蹲下身,将苏婉抱起,身后突然被人打了一棍子,他身子一个踉跄,倒在一边,后背一阵剧痛。

那人高举着棍子,眼见又要打在楚雁卿的身上,这时的楚雁卿只有躲避的份!但是他的身后已经没有了退路,刚才跟叶恒的那一架,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体力。

然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他的胸前突然多了一份柔软。

那落下的棍子并没有打在他的身上,而是打在了苏婉的后背上!

苏婉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裂开了,浑身动弹不得。

“你过来做什么!你是不是喝酒喝傻了!”楚雁卿看着守在自己身前的弱小身影,只觉得嗓子干涩。

那力道打在他身上,都让他痛的直不起身来,更何况她这样的小身板!

“你是猪头啊!小爷的女人,你也敢打!”叶恒一脚将那人踹开,对着他一阵猛踹,他都没动过苏婉一根手指,这混蛋居然伤到了她!

楚雁卿将苏婉抱了起来,看着她惨白的小脸,心一阵一阵的抽痛。

叶恒跟着上了车,楚雁卿也没心情跟他纠缠,脚下油门一踩,车便如同离了弦的利剑,飞速的驶了出去。

苏婉痛的冒冷汗,但她死死咬着自己的唇,忍的很辛苦。

一到医院,苏婉就被推进了急症室,叶恒在车里已经接好了自己的手腕,他烦躁的走来走去,弄不懂,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没一会儿,医生就出来,楚雁卿焦急的上前,“医生,她的伤怎么样?”

“太狠了,皮肤都破裂了,幸亏没有伤到骨头,休养几天就好了。”医生交代了一些事宜,就离开了。

楚雁卿刚松了一口气,护士就将苏婉推了出来,她趴在**,神情虚弱的很。

“还疼吗?”楚雁卿上前,面带担忧。

“医生打了麻药,不疼。”苏婉轻声说道,有气无力的。她看见叶恒也在,眼中闪过一丝惊慌。

叶恒面色阴晴不定,刚上前一步,苏婉就紧张的直起身来,“你,你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