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乱后宫:妃一日之寒
字体:16+-

这面镜子好脏

千蓝雨端着一小盘蛋挞蹦蹦跳跳地从小厨房里蹦了出来,看到宫翎夜站在雍华殿的花园里,千蓝雨的嘴角不禁抽了抽,要不要这么巧?

嗷——

这个臭皇帝既然自己来了,她就省事了!

“娘娘,你……”怜月抬手抹了抹额头上淌下的虚汗,有些震惊地望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皇后娘娘,支支吾吾,瞪大了眸子。

“怎么了?”千蓝雨眨了眨眼,有些纳闷地看着怜月,有什么问题吗?

于是,晴夕屁颠屁颠跑进寝宫取了一面镜子放在千蓝雨的面前。

千蓝雨好奇地伸了伸头,把自己的脸放在了那面锃亮锃亮的镜子前,长大了嘴巴。

镜子里的她,灰头土脸,除了牙齿雪白雪白,其他的地方黑乌乌的一片,还有两颗机灵古怪的眼珠子在眼眶里灵动地闪闪。

“晴夕姑娘,这面镜子好脏。”千蓝雨把手里的一小盘蛋挞递给怜月,有些嫌弃地推开镜子,嘟起嘴,转头对晴夕说道。

“笨。”站在一旁围观的宫翎夜哭笑不得,微微张唇吐出这么一个字。

千蓝雨顿时又成了炸了毛的小野猫,双手掐腰,不满地看着宫翎夜,嚷嚷道:“喂喂喂,你说谁笨啊?本公主哪里笨了啊?再笨也笨不过你这头猪好吧”

“咳咳……”一旁的小离子望着千蓝雨,再听着她嘴里蹦出来的这些被视为无礼的词,清了清嗓子,提醒着她。

“咳什么啊,小原子,你要是感冒的话回家吃药去哦!”听到这个声音,千蓝雨有些恼地瞥了瞥站在宫翎夜身旁的小离子,抬手指着大殿门口,示意小离子:你该撤退回家吃药了!

“娘娘,奴婢叫小离子,不是小原子。”小离子阴了阴脸,无辜地抬头看着千蓝雨,纠正着他的名字。

“你身上又没有电,不可以叫离子的,原子不带电,所以小原子比较适合你了啦。”千蓝雨一脸的义正言辞,滔滔不绝地就开始给他们普及初中化学知识。

可是,作为古代人,他们怎么听得懂啊?

“娘娘,离子是什么?原子又是什么?”小诺子伸了伸脖子,好奇地看着千蓝雨,问道。

千蓝雨刚想回答,宫翎夜的一句话就破坏了大家高昂的兴致。

“好了,这些问题以后你们留着慢慢问。”说着,宫翎夜抓着千蓝雨的胳膊,把她拽到寝宫,还不忘对身后的几人吩咐了一句,“准备一盆水来。”

不久后,晴夕就端进来了一盆水,顺便还拿来一块用来擦脸的手巾。

宫翎夜把丝绸丢到水里一浸,尔后取出,稍微拧了拧水,把千蓝雨拽到榻上让她坐下,便给她擦起脸来。

“喂,你……”千蓝雨一怔,有些诧异地看着宫翎夜。

原来刚才真的不是镜子脏,而是她的脸吗?

“那什么……我,我自己擦。”千蓝雨脸一红,支支吾吾着夺过宫翎夜手里的手巾,从榻上腾起,走到脸盆前,麻利地把自己的小脸洗干净。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huoluanhougong-feiyirizhihan/35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