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乱后宫:妃一日之寒
字体:16+-

皇上,臣妾好痛呐

千蓝雨撅嘴抗议:“皇上,臣妾不会沏茶。”

“恩?”听到千蓝雨说自己不会沏茶,宫翎夜又将眼睛眯成一条缝,挑眉看着千蓝雨。

千蓝雨内心无限制抗议,表面上却服服帖帖的:“臣妾日后一定好好学怎么沏茶、做糕点,下次皇上来的时候,臣妾再好好‘伺候’您。”

千蓝雨说得咬牙切齿,宫翎夜听得着实高兴。

“好,朕七日之后再来,看看爱妃究竟有多乖。”说罢,宫翎夜起身准备离开雍华殿,回到飞鸿殿去批阅奏折。

这连续好几天,他都把左皓奕抛在飞鸿殿不管了。

“不……不行!”看到宫翎准备离开,千蓝雨心一惊,立刻扑过去拽着宫翎夜的衣袖。

宫翎夜转身,皱眉看着千蓝雨,这小妮子又要干嘛?不会又要踹他吧?想到这里,宫翎夜一躲。

砰——

宫翎夜这一躲,导致千蓝雨无辜地摔到地上。

“呜……臭皇帝,你要松手也先说一声行不行啊!”千蓝雨趴在地上,抬头怨恨地看着宫翎夜,恢复了小野猫的本色。

看到宫翎夜威胁的眼神,千蓝雨缩了缩头,趴在地上,摸摸腰,立刻改口:“哎哟,皇上,臣妾好痛呐……”

宫翎夜紧蹙着眉毛,面露担忧的神色,便俯下身子,将千蓝雨从地上扶了起来:“伤着哪儿了吗?”

千蓝雨一愣,对于宫翎夜难得的温柔有些不适,俯下身揉了揉可怜的脚腕,轻轻摇了摇头。

“爱妃刚才叫朕何事?”看到千蓝雨俯下身去揉脚腕,宫翎夜心中一紧。

他会心疼,是因为他对她还有点感情,但是这点感情称不上是爱情,可能仅算是对儿时的留恋吧?

“那个……不要走。”千蓝雨直起腰板,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头发,扭捏着说道。

宫翎夜惊讶。

为何又不要他走了?平时不是巴不得他赶紧从她的雍华殿滚出去吗?

宫翎夜想歪歪,难道这小妮子爱上他了么?想到这里,他竟有些高兴。

“因为……我好无聊啊。”千蓝雨撅嘴,皱眉,抬起小脸,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眨着,无辜地解释道。

那无辜的眼神在宫翎夜看来,就是在说:臭皇帝,你别自恋了,老娘我哪儿是不舍得你走啊,我是不舍得扔掉一个好不容易主动送上门的玩具好吧?

“你无聊,就想让朕陪你无聊?”宫翎夜有些哭笑不得,双手抱在胸前,饶有兴趣地盯着眼前的这个当小妮子。

显然,千蓝雨此时此刻的思想是无比纯洁的,她理所当然地点点头,伸出小手指揪了揪宫翎夜的衣袖:“你……陪我吵架吧?”

“陪你吵架?”宫翎夜一字一顿地重复着,他的嘴角忍不住抽风,无数条黑线从他的额上缓缓地滑下,黑了他半边脸。

他更加哭笑不得,他第一次听说,吵架还可以找人陪的。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huoluanhougong-feiyirizhihan/35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