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乱后宫:妃一日之寒
字体:16+-

没带电怎么叫离子呢

“皇上!你有没有在听臣说话?”左皓奕见宫翎夜眼光涣散,有些生气,伸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开始招魂。

“嗯?”宫翎夜甩去眸中的涣散,恢复了他长久以往的霸气神色,但声音却依旧慵懒。

“皇上,你在想什么呢?”左皓奕皱眉,不悦道。

自从上次皇上从雍华殿出来之后,就经常这样魂不守舍,这次出宫一趟回来,这毛病还更严重了。

“没什么,事情推后再议,朕去一趟雍华殿。”宫翎夜摇了摇头,把左皓奕一个人抛在飞鸿殿,大步流星地走出大殿。

雍华殿。

“皇上驾到——”雍华殿门口,一阵尖细的通报声响起。

晴夕、怜月和小诺子立即从殿里出来,跪地行礼:“奴婢(奴才)参见皇上!”

宫翎夜扫了一圈,这殿里一共八人,而现在站在他眼前的却只有七个,少了的那一个……自然是仍旧悠闲地趴在榻上啃着榴莲酥的千蓝雨。

“你们……”宫翎夜刚准备问“你们娘娘呢”,又着实觉得别扭,就把话吞了回去,“他人呢?也不出来向朕请安?”

“这……”晴夕有些为难,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应话,就凭娘娘这性子,会主动出来请安才怪呢!

宫翎夜明白,也不再问什么,领着身边的总管太监踏入雍华殿,果然看见千蓝雨趴在塌上啃着榴莲酥。

总管太监汗颜、大惊,男的……

“奴才小离子,参见皇后娘娘!”小离子一行礼,等着千蓝雨喊“平身”,却不听见他吱一声。

千蓝雨哪儿管得了这些,她又没让他行礼,他能自己行礼就能自己平身啊!哪来那么些规矩啊?

不过,这总管太监的名字倒是让千蓝雨惊得从塌上滚了下来。

“噗哈哈哈哈……小离子?离子?”千蓝雨绕着小离子走了一圈,伸手戳了戳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戳了戳,有些纳闷地皱眉,“咦?身上没带电啊!没带电怎么叫离子1呢?”

小离子继续汗颜。

这个皇后娘娘……

也太……

“都退下。”就在这时,宫翎夜突然沉声说道。

看到一旁的千蓝雨仍旧笑得花枝乱颤,宫翎夜忍不住感叹:“你笑点可真够低。”

废话……他笑点高?那是因为他不知道什么是离子!

千蓝雨笑了一会儿就从地上爬起来,随后发现,其实也没什么笑点……就是这个名字,放在现代有点搞怪了……

她忽然想起来以前化学老师说:在化学中,带子字的都是微观粒子。

她现在要对老师的说法进行补充:带子字的不一定是微观粒子,还可能是太监!

宫翎夜来的目的,不是看她抽风地笑,而是为了看她的手臂。

宫翎夜不吭声,抓起千蓝雨的手臂,白皙的皮肤和那淤青的伤,一览无余,他眸光一沉,紧盯着千蓝雨,冷冷地问道:“这伤哪儿来的?”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huoluanhougong-feiyirizhihan/35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