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乱后宫:妃一日之寒
字体:16+-

皇上,自求多福吧

千蓝雨从马车里探出一个脑袋,晴夕跳下车,伸手想要将千蓝雨牵下来,但千蓝雨鸟都不鸟她,自己“砰”地一声跳了下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大摇大摆地拉着晴夕朝绿洲深处奔去。

为了让自己玩得尽兴,无人打扰,千蓝雨倒也不忘吩咐其他人不要跟过来。

“公主,你要注意形象……”晴夕满脸黑线,小声地贴在千蓝雨的耳边说道。

公主身为一国公主,而且将来是他国的皇后娘娘啊!怎么可以这么没形象。

不过,说到底,晴夕还真的从来没见过这么没规矩、没道德、没人品的公主呢。

这一路上,晴夕的头都快成了花盆。每逢千蓝雨见到小红花,她就把小红花揪下来,戴到晴夕的头上;见到小黄花,千蓝雨就又把小黄花揪下来,戴到晴夕头上……

晴夕扔、她揪、她戴……

晴夕再扔、她再揪、她再戴……

晴夕还扔、她继续揪、她继续戴……

终于,晴夕怒。

而恰在这时,映入眼帘的一片湖泊安抚了晴夕的愤怒心情,也激起了千蓝雨的整人**。

“咦?这里居然还有一片湖泊?嘿嘿嘿,我要下湖洗澡!晴夕,去把那套男装拿来。”千蓝雨望着眼前的这片清澈见底的湖泊,一阵微风拂过,水波在阳光的照耀下闪得波光粼粼,千蓝雨转了转狡猾地眼珠,阴森地笑了笑。

哦呵呵……臭皇帝!既然你偏要娶她,就怪不得她想要整死你哦!

看到自家公主的笑容,晴夕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公主每次这么笑都一定没什么好事。

第一次她这样笑,是在千蓝皇的生辰家宴上,公主说要做什么蛋糕给父皇,结果把御膳房烧了,还把自己熏成了小黑猫;

第二次她这样笑,是在太子婚宴上,她大闹太子新房,给太子哥哥下了药,太子妃第二天腰酸背疼地在**躺了一天;

第三次她这样笑,是在御花园里,由于看不惯刁钻刻薄的潇贵妃,就略施小计,结果潇贵妃的香体就在众太监面前暴露无遗,皇上当场把潇贵妃打入冷宫。

“公主,你打算换上这身衣服吗?”在回忆过公主往事之后,一片乌云从晴夕的头上飞过,随后,“咔嚓”一声劈了一个响雷下来。

晴夕知道了,公主只要每次这样笑,就总会有人要倒霉的。

不过这次……倒霉的怕是那个宫翎国的夜皇了。

唉……皇上,您自求多福吧。

晴夕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对啊。古装剧里不是都说,新郎新娘进洞房前不能掀盖头么?不掀盖头我怎么让臭皇帝知道我是男人!万一他一个激动把我x了多不合算!”千蓝雨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下意识地护了护身上的衣服,活像一只遇到了大灰狼的无措小绵羊,“一会儿臭皇帝不是会派人来接我吗?他的侍卫如果发现我是男人,是一定会告诉他的嘛!”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huoluanhougong-feiyirizhihan/353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