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美人祸
字体:16+-

第197章 安歌护姐

第197章 安歌护姐

荷花顿时偃旗息鼓,没了声音。

老婆子继续说道:“从此以后这后宫之中便有不少关于柳美人和胡太医的流言蜚语,还有不少妃嫔听着他们的苟合之声,一派**。”

盛妃微微凝眉,环视了一圈那个经常跟在柳泓滟身边叫小虫子的下人,居然没有找到。她狐疑的往百合苑那边看去……

李霖谕脸色顿时变得深沉,他深呼吸了好几口,然后慢慢吁出,尽量让自己不把柳泓滟和林安歌两人联想到一起,可是他就是忍不住。

“当然,一开始没有人有证据,因而这件事……”

“皇上,万统领在门外求见!”秦璐神色焦急的打断了那老婆子的话,语气带着丝丝的焦急,“据说,据说,据说安美人夜闯锁妃宫!”

“什么?反了!”皇后面色一沉,一掌拍在面前的桌上,猛地一下站起来,“皇上此时非同小可,乃是藐视王法,藐视本宫,皇上若是不严惩,不足以服众!”

然而李霖谕在听到“擅闯”的一瞬间,竟然是有些担心林安歌是不是被乱棍打死了,他面色一沉,绣着云纹的袍子一扬,率先往锁妃宫而去。

盛妃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看来自己的算盘还是打的对的,只要柳泓滟在自己的手里头,不管林安歌是什么鸟,那都是飞不过自己的五指山的。

她徐徐起身,跟在皇后的后面微微冷笑:若是柳泓滟和林安歌的死能够让李霖谕将婉德皇后给废了,自己自然也是舒坦的。

锁妃宫,是前朝用来关押和惩罚一些犯了事的宫中妃嫔的,先皇以往曾关押过一个民间要来的女子,却并不惩罚,而是疼爱,只求她不准离去……往后便将此处更名为锁妃宫了。

此时林安歌身上胡乱绑着一件不知道是床单还是围帐的布料,虽然遮掩的严实,但是和宫人的拉扯缠斗之时扯得乱七八糟,肩膀和小腿都露了出来。若是只有阉人还好,却偏偏有万思成带来的禁卫军,一时间叫那些个侍卫不敢上前。

林安歌瞅准时机,猛地溜了进去,寻着正殿之内的柳泓滟,见那些狗东西正准备对她行下体之刑,气的林安歌一脚踢向那粗壮的太监的屁股,上前一把抱着柳泓滟,抬手就要给她解开绑着的绳索。

“大胆!”吴振刚才愣了一瞬间,没想到场面被林安歌弄得一团混乱,“来人啊,将安美人给我待下去。”

“不,不要碰我!柳姐姐,我来了,放心,放心,我来了!”林安歌抱着柳泓滟瑟瑟发抖的身子,轻声安抚,使劲挣脱那些上前来的太监。

吴振一时间被林安歌弄得没有办法,到底是皇上还有些留心的美人,若是真得罪了,那往后……这些手底下的太监自然也是看得懂吴振的脸色的,谁都不敢下死手,倒是半晌没有将林安歌拉开。

吴振咬咬牙,刚要下命令的时候就听得外头传来一声高亢的吼声:“皇上架到……”

众人均是一震,一个个立马跪在地上。这锁妃宫自从先皇去世以后就再次成为了后宫关押处决罪妃的场所,李霖谕是一次都没有来过,怎么今日……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宫人们跪在地上使劲磕头,边上的林安歌也扯着柳泓滟跪在地上,跟着呼喊。

李霖谕款步进来,步伐急切,在看到林安歌身上围着的那个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的一刹那,眼中怒火燃烧。他幽深的目光转头,看着同样衣衫不整,小腿外漏瘫跪在地上的柳泓滟更是怒不可遏。

“呵呵,好好好!好一副姐妹情深的画面啊!”李霖谕冷笑一声,说道,“如此**荡女子朕也是见识了!本来皇后说柳美人与胡太医之间有什么苟且之事,朕一开始还有些疑虑,没想到……”

林安歌没等李霖谕说完,猛地匍匐在地:“皇上,我与柳姐姐冤枉啊!”

李霖谕冷哼一声,盯着林安歌,隐忍着火气。

“林安歌,你好意思说自己和柳泓滟冤枉,看看这个!”说话的是皇后,她冷冷哼了一声,满是不屑的说道。

林安歌转头过去看到皇后指着的那件裙衫,一脸冷冽:“皇后娘娘认为仅仅凭借一条裙子便能指黑说白?”

盛妃悠悠的站在一边,目光不经意往周围人群之间一扫,发现刚刚明明不在人群之中的小虫子不知何时已经跪在了众人之中,笑意流泻,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笃定:似乎这一局林安歌早有准备。

皇后端庄的站在李霖谕身边,微微凝眉,眼中颇为愤怒,瞧了一眼李霖谕的脸色才得意的开口说道:“安美人觉得需要什么才叫证据?”

“柳美人,奴婢真的是觉得您这样对不起皇上,对不起大熙朝,对不起皇后娘娘的大恩大德,奴婢也是过不去心里这道坎,实在没办法给你瞒着了!”跪在地上的暮春苑粗使老婆子对着柳泓滟一个劲的磕头,只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另外一番意思。

柳泓滟脊背微微一抖,分明已经没有离去去斥责这件事儿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老婆子,满是痛恨。

林安歌却是冷静的多,她瞥了一眼那个老婆子,一脸认真的说道:“皇上,您向来以公正严明著称,也从不喜欢草菅人命,既然这个老婆子说这条裙子是柳姐姐的,那你就让她说说这条裙子是怎么到她手里的呢?”

李霖谕瞥了一眼林安歌,盯着那下人:“朕就让你心服口服,哼,你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