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美人祸
字体:16+-

第196章 皇上来了

第196章 皇上来了

宫里头最狠毒的方法莫过于锁妃宫的下体之刑,一般是针对不守妇道的宫中妃嫔,定能让女子孕宫损坏,永无子嗣,却又不会在明面上留下半分痕迹。

这无疑是对于古代女人来说最绝望,最严酷的刑罚!

甜儿转身离去,背影决绝。

吴振盯着甜儿的背影,狠狠的剜了一眼,转头看向柳泓滟,微微行礼:“柳美人,皇后娘娘有令,得罪了。”

“不!不要!公公,求求您,不要!”柳泓滟恐惧的望着那一排排器具,哭喊之声惊的后宫飞鸟走兽纷纷逃窜,无比悲悯。

吴振心中微微怜悯,想了一会儿,便道:“先上针刑!”

这针自然只是普通的银针,没有泡过盐水也没有倒刺,扎起来痛彻心扉,却并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也算是这刑罚之中比较轻的了。

柳泓滟眼中泪水横流咬咬牙,心中想着:林安歌,救我!

禹香苑里,李霖谕酒醉的躺在床榻上,早就沐浴完毕一脸兴奋的阮倾娴走进寝室羞涩的脸红起来。今日可是皇后娘娘好不容易替自己争取来的机会,能够在乞巧节这个非同寻常的日子里侍寝,那可是阖宫之人都盼望的荣耀。这份惊喜来的太快,太突然,以至于阮倾娴都有些无法接受,现在还想是在云端一样晕头转向的。

阮倾娴身姿妖娆的端着一盏宫灯走进烛光旖旎的床榻边上,“皇上?皇上!”阮倾娴见李霖谕微微睁开双眼,但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连忙把那盏宫灯放在床榻边的小几上。“皇上,让臣妾服侍您更衣吧?”阮倾娴恭顺的跪在地上,纤纤素手碰倒李霖谕的腰带,一下子却被李霖谕抓住。

阮倾娴的脸色一下子就红了,烛光照过去分外好看。李霖谕看着娇羞的阮倾娴,眼神微微恍惚,似乎将对方看成了林安歌那倔强的模样,不由得伸出手抚摸阮倾娴光滑的脸颊。记得第一次与林安歌相处的时候,她也是这般如花娇羞,含苞待放。只是林安歌向来都是不好意思闺房之事,偶尔却又大胆的很。

“皇上,臣妾还没有给您更衣呢!”阮倾娴见李霖谕抓着自己的手不放,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在地上跪着吧?她抬起眼帘小心翼翼的看着李霖谕,烛光下李霖谕的脸颊棱角分明很是英俊,其实阮倾娴不只是因为他是皇上所以才争宠,更重要的是她心仪于他!

这样的男子有谁会不喜欢呢?

李霖谕目光如炬的盯着阮倾娴身上的纱衣,已经穿成这个样子了意思再明显不过……

李霖谕的眸子一紧,似乎是酒精的作用亦或是屋子里的烛光太过暧昧,他一手就把阮倾娴拉进了怀里,感受到阮倾娴身上扑鼻的香气和柔软的身子,李霖谕也不由心神荡漾。更何况阮倾娴是那样的乖巧,似乎可以任由自己纵横驰骋,阮倾娴向来都是用这样崇拜而娇羞的目光看着自己的。

“既然没有更衣,那爱妃就好好的替朕更衣吧!”李霖谕笑着翻身把阮倾娴压在身下,脑子里翻江倒海出现的都是林安歌那倔强的双眸,还有李云岚和林安歌那些过往,他的力道就不由得更重了一些。

“啊……嗯……皇上?”阮倾娴眉眼如丝,整个人化作了水,似乎可以随着李霖谕的身体轻轻包围,细细流淌,“轻一点,痛。”

阮倾娴泪光盈盈,仿佛是对李霖谕无声的乞求。

可是李霖谕仿佛听不见阮倾娴的话,他的眼里心里耳里都只有林安歌和李云岚的流言蜚语暧昧画面,他的动作越来越狂暴,越来越不怜惜,恨不得将阮倾娴揉碎在自己的身体里,直到阮倾娴弱不禁风的身体陡然晕倒过去,李霖谕似乎才恍然清醒一些。

他看着躺在自己身下的娇媚柔弱的身体,看着她身上的伤痕,目光一点点的变得清晰冷冽,他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

若是李霖谕不明白婉德皇后的心思,那简直就是傻子了。婉德皇后和阮倾娴自然是站在一边的,这这宫里头的女人向来都喜欢作怪,穿成这样勾引朕?哪里有林安歌的那身白纱更加叫他沉迷?

李霖谕微微起身,轻轻沐浴了一阵,然后穿好衣服,转身往外走,忽而脚步一顿:他去哪里都是随便找个女人侍寝,又何必在乎是谁呢?

秦璐看李霖谕出来,连忙踢了一脚正在打瞌睡的奴才,说道:“还不去伺候皇上!”

秦璐讨好的看着李霖谕,乐呵呵的上前行礼:“皇上怎么这个时候出来了,奴才还以为皇上今夜就在禹香苑睡下了呢!”

现在还是半夜,刚刚屋子里的动静只要长个耳朵的都能听见。也不知道李霖谕这次是怎么了,平日对哪个宫里的嫔妃可都是温存软语的,今个那阮倾娴似乎痛苦的很。虽说秦璐是个太监,但是跟在皇上身边伺候又怎么会不知道男女之事?见李霖谕一脸铁青的出了禹香苑,也不知道是阮倾娴伺候的不好,还是李霖谕心里头还记挂着什么别的事情?

李霖谕仰头看了眼天上的月亮,心里头有一股空落落的感觉。若说李霖谕是喜欢阮倾娴那样的女子的,可是刚刚床第之欢却并没有让他感到任何欢愉,相反却是一味的发泄和烦躁,引得阮倾娴事到一半就晕了过去。

李霖谕莫名的叹了口气,“回勤政殿!”

勤政殿?秦璐心里一下子恍然大悟,勤政殿里还有个林安歌呢,自己怎么就给忘了?秦璐连忙点头:“是,摆驾勤政殿。”

“快去给皇上备辇!”秦璐火大的对着几个迷迷糊糊,似乎要睡着的奴才吼道,火气很是旺盛。

那几个奴才连滚带爬的起身抬起肩舆。

“皇上,皇上,你可算是醒了。”吴良慌乱的进来,一炷香之前他就来来,可是听秦璐公公说皇上已经和娴昭仪睡下了,自然不敢打扰,正愁着是要等等还是就此离去,似乎听到了院子里面传来的动静,立即决定就在这里等着李霖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