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手指
字体:16+-

19

红色手指 19

松宫和加贺一同步出警署时,已经将近晚上十一点了。他本来想在警署留宿,但小林主任叫他今天还用不着那么拚命。主任的忠告是,一开始冲太猛反而会后继无力。

“恭哥你接下来呢?”松宫问。

“直接回家,我想为明天的办案养足精神。怎么了?”

“呃……,我在想,你能不能陪我三十分钟。”

“你还想去哪里?”

松宫踌躇了一下,答道:“上野。”

加贺的眼神顿时一沉。“那恕我失陪。”

“为甚么……”

“明天会是很重要的一天,别迟到哦。”说完便转身离去。

目送加贺远去,松宫摇了摇头。

关于前原家的嫌疑,他们两人一回到署里便向小林主任和石垣组长报告了。石垣第一个感想便是:“加贺的推理还是一样大胆啊。”说明来龙去脉的虽然是松宫,但上司似乎很清楚是谁注意到前原家的。

“不过,证据还是不够强哦。”石垣开口了:“这些推测分开来看都很有意思,也很有说服力。从凶手直接把尸体放进纸箱,推论出凶手弃尸时没有开车,这一点也相当耐人寻味。但是若以整体来思考,这样的推论恐怕还有争议,而且光凭目前的线索也很难取得搜索票。”

石垣继续说。

“尤其是,凶手如果没了车子这项代步工具,就会产生一个很大的疑点。”

“我明白。”加贺回道:“是关于凶手如何将被害人带回家这一点吧。”

“没错。这类的犯罪,以开车强行掳走被害人的情况占绝大多数。就算歹徒一开始利用花言巧语,和被害人边走边聊了一小段时间,但最后几乎一定会用到车,因为歹徒当然不希望猎物逃脱。虽然也有没用到车的案例,但那种情况,通常弃尸现场就等于杀害现场,由于歹徒会将被害人引诱至人烟稀少的地方再下手,也就没有另行弃尸的必要。若依照你们的推理,歹徒是在没有开车的情况下,将被害人诱导到自家或是隐密处加以杀害,那为甚么歹徒要这么做?杀害之后,反而得伤脑筋如何处理尸体。如果说歹徒一开始没打算杀人,那就是想加以猥亵之后,放被害人回家喽?这样歹徒还得担心若被害人回家将事情告诉父母,自己马上就会遭到逮捕。一样说不通啊。”

石垣的分析果然既冷静又合理,然而加贺也有他的想法。

那就是──凶手与被害人可能之前就认识。

“我一直很在意被害人曾经先回家一趟,在未经母亲同意的情况下再度外出这一点。现阶段我们仍不明白被害人外出的目的,但如果被害人出门是与凶手碰面呢?在双方认识的前提下,被害人应该不排斥前往凶手所在之处。而凶手可能也把事情想得很简单,一厢情愿以为只是稍微做些亲密的举动,被害人应该不至于大惊小怪。”

石垣似乎仍是不置可否,但还是下了指示:“好,我明白了。那明天你们再去被害人的父母那儿一趟,彻底调查女童身边有没有可疑人物出没。如果查出与前原家有关,我们这边立刻出动。”

“是!”松宫强而有力地应声。

刑警加贺恭一郎真的很厉害。──松宫这次终于见识到了,虽然只和加贺一起行动了一天,但他的洞察力真是令人咋舌。松宫也明白了小林主任之前说“对你来说,一定会是很好的经验”的意思。

而且正因如此,他觉得要是告诉隆正他和加贺同组办案,隆正不晓得会有多高兴。他好想现在就告诉舅舅,表哥有多厉害。当然,表哥能跟他一起出现是最理想的了。

隆正住院的医院就位在上野。

松宫抵达医院时,已经超过十一点半了。他从夜间出入口走进医院,打过好几次照面的警卫就在进门处的警卫室里。他点头致意,中年警卫也默默点头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