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手指
字体:16+-

16

红色手指 16

松宫与加贺查访完手边清单上的每一户,天已经黑了,公事包里塞满了装有草皮采样的塑胶袋。

松宫自己也不清楚这样到底算不算有收获,他们拜访的每一户,住民都不像是会对女童下手的人,大家都很平凡,虽然经济水准多少有些差距,感觉每个人都努力地过着日子。

“凶手不在这个町里啦。”松宫一面走向大道一面说:“只有变态会做出那种事。凶手一定是一个人住、性癖好异常的男子。你想想看,凶手是突如其来地把一个走在路上的小女孩拉进车里,就这样绑架走了耶。虽然不知道他打算怎么猥亵,但一定会想尽办法先远离绑架现场再说吧。然后,在某个地方杀了女孩之后,又回到这个町来弃尸,好误导警方以为是这里的住民下的手。也就是说,凶手并不是住在这个町内的人。我说的有甚么不对吗?”

走在身旁的加贺默默无言,低着头一脸思索的神情。

“恭哥。”松宫叫他。

加贺总算抬起头来。

“你没在听吗?”

“我听到了。你的想法我明白了,听起来也很合理。”

这种暧昧的说话方式,让松宫有点焦躁,“你想说甚么就说啊!”

加贺苦笑,“我没有想说甚么。我不是讲过了吗?辖区的员警一切行事都听从一课的指示。”

“你这样讲很让人火大欸。”

“我没有损人的意思。如果让你心里不舒服,我道歉。”

两人来到大道上。松宫正要拦计程车,加贺突然说:“我还有个地方想去。”

对着空计程车举起手的松宫连忙把手放下,“你要去哪里?”

加贺先是面露犹豫之色,但可能是觉得瞒不过松宫吧,他叹了口气老实答道:“有一户人家,我有些在意,想再进一步调查一下。”

“哪一户?”

“前原家。”

“前原……”松宫从公事包取出档案夹,查看住户清单,“哦,那一家啊,家里有位痴呆老奶奶的是吧?你为甚么会注意到他们?”

“这说来话长,而且我只是有点起疑罢了,还说不上是罪证确凿。”

松宫放下档案夹,瞪着加贺说:“辖区的员警一切都听从一课的指示不是吗?那就不要对一课的人有所隐瞒。”

“我没有要隐瞒的意思。”加贺似乎有些为难,以手指搔了搔长出胡碴的鬓颊,最后耸耸肩说道:“好吧,一起去吧,但是白跑一趟的可能性很高哦。”

“正合我意。有个人教过我,他说办案的成果端看你侦查时白跑了多少趟。”

这是隆正说过的话。松宫偷偷观察加贺的表情,想看他有甚么反应,但加贺只是不发一语迈步就走。

松宫跟上加贺,来到了银杏公园。公园已经开放让民众进入了,但公厕外头还是围着禁止入内的封锁线。公园里不见人影,一方面是因为入夜,但也可能是因为居民都听说了命案一事的关系。

加贺跨过封锁线朝公厕走去,在入口前方停下步子。

“你觉得凶手为甚么要把尸体丢弃在这种地方呢?”加贺问松宫。

“那当然是因为半夜的公园隐蔽性高,直到天亮都不必担心尸体被人发现。应该就是基于这样的考量吧?”

“可是隐蔽性高的地方多得是,也不必大老远跑去深山,只要去邻近的新座市,到处都是短时间内不会有人踏进去的草丛。丢在那些地方,尸体一样不会太早被发现,那为甚么凶手没有选择那些可能呢?”

“就像我刚才说的,凶手是为了误导警方以为是这个町的人干的啊。”

但加贺却偏起头说:“是吗?”

“不是吗?”

“对凶手而言,比起故布疑阵,让尸体晚一点被发现应该是对他更有利的,因为在还没看到尸体之前,警方会同时考虑绑架的可能,因此一时之间警方并无法毫无顾忌地采取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