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字体:16+-

第158章 祸患无穷

第158章 祸患无穷

无论什么样实力的人物来了,都没法把大门打开。

只有当通道里的水流光时,大门才能被推开。

那天,我见到的清河里的水变得浑浊,就是因为通道里的水泄了出去。

大伙互相看了一眼。

楚天雄跟屈剑说道,“屈兄,既然你迫不及待的,那么这个功劳就交给你,你去把门打开吧。”

屈剑当然不想听他的话。可在这么多人面前,他又不甘示弱。

他哼了一声,伸手抓住大门上面的铜环,然后用力的向着里面一推。

随着一阵吱呀呀声响起,两扇高大的铁门被他给推开。

虽然通道里面光线非常昏暗。可是门内的光线却异常明亮。

在空间顶部,每隔一段距离,就镶嵌着一颗夜明珠。

那些夜明珠交映生辉的,仿佛夏天夜空里星辰似的。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硕大无比的空间。

在空间内,每走几步,就能看到一座一丈多高的石像。

石像虽然都是一般高,可模样却各不相同。

我知道,在每一座石像里面,都封着一个鬼面盟的盟主,也就是沈家的祖先。

空间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这种石像。我也没想到,沈家曾经居然如此兴旺。

看来这个鬼面盟一定存在了上千年,能把这样一个门派毁灭的对手,肯定更加恐怖。

大伙都迈步走了进来。

虽然他们都是五大家族的首领人物。

可处于这样一个巨大的空间里,他们的眼睛都有些不够用了。

在地面上,铺着将近一米长的水晶方砖,上面还有一些水迹。

因为之前整个空间都被沉在水里,只是随着通道里的水退去,空间才露了出来。

我们的脚刚刚迈进来,身后就传来轰的一声响,那两扇大门已经严严实实的合在一起。

大伙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屈剑伸手去推那两扇大门。

大门关得结结实实的,以他的力量,大门居然连动都没动一下。

楚天雄说道,“这里是鬼面盟盟主的墓园,当然不欢迎外人进来。据说当初也有人进来过,结果只有一个人活着逃了出去。”

“什么人?”我不解的问道。

还没等他说话,楚瑶已经笑着说道,“那个人跟你还有些关系。”

听到她的话,我就是一愣。不解的问道,“你说的人是谁?”

楚瑶笑着说道,“你猜?”

见我急得面红耳赤的模样,楚天雄笑着说道,“瑶儿,你就别跟他开玩笑了。当初从这里逃出去的,就是你们巫家的祖先巫支旗。”

没想到巫支旗也到这来过。

黄庭的表情倒是很凝重,说道,“就是因为巫支旗从这里逃出去,并带走一件东西,他才会被人追杀,最后落得不知所踪的下场。”

我忽然想到巫支旗留给我的那只石碑,难道石碑就是他从这里带出去的?

大伙小心翼翼的向着空间里面走去。

那些石像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它们之间,都保持着一丈多远的距离。

或许当年鬼面盟修建这个墓园时,就把后代的位置都预留出来。

只是他们没想到,鬼面盟那么容易就衰败下去,所以空间内还有很大的空白区域。

我不解的问道,“黄叔叔,如果这里是沈家人的墓园,那么沈鹏举的棺材为什么会在外面?”

黄庭说道,“听说就是因为在沈鹏举手里,鬼面盟才开始衰败的,他自己非常痛心,临死前,他吩咐手下,在外面挖了一座坟墓,他没有脸面来见沈家祖先。”

听到他的解释,我才有些明白过来。

可除了沈鹏举之外,在河边石像里面封着的是沈琦的尸体。

这更让我想不明白。如果用来镇河,当然用不着鬼面盟盟主的尸体。

我把自己的疑惑跟黄庭说了。懒人听书

还没等黄庭说话,楚天雄说道,“因为那座石像跟墓园关系密切。想要进来,沈琦的尸体才是关键。沈琦去世之后,鬼面盟已经如落西山,成了一个三流的小门派,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他也跟沈鹏举一样,愿意守在墓园外面。”

他说的倒是很有道理。

大伙一直向着空间里面走去。

只是刚刚走出去不远,狐灵忽的从那我肩膀上跳起来,落在旁边的一个石像上面。

它瞪大眼睛,向周围观望着,同时喉咙里发出一种很古怪的声音。

几个起落后,它的身影就消失在视野当中。

“别让它逃掉!”屈剑说道,。

楚天雄则漫不经心的说道,“由它去吧,反正它已经把我们带到这里来了。无论如何,它也是没法逃出这个空间的。”

我们走了将近半个小时,才走到墓园的另一侧。

整个空间内,地面是方形的,顶部则是圆形的。在其它三面墙壁上,各有一扇大门。

大门足有一丈多高,给人一种非常恢弘的感觉。

入口在空间南面,我们先走到北面那扇大门跟前。

令大伙感到意外的是,那扇大门居然是开着的。

连楚天雄也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黄庭解释道,“当年巫支旗带走的东西,就是从里面拿出来的。”

“如果这么说,那么河图岂不是早就被他给取了出去?”屈剑最担心的是那张河图。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大伙就要白来一趟了。

楚天雄说道,“根据我们楚家得到的消息,巫支旗进来之后,只是把这扇门里的东西拿走,根本就没动河图。更不知道为什么,拿到东西他就逃了出去。”

按照他们所说,空间里一共有三道大门,那么至少藏着三种令人感兴趣的东西。

而巫支旗只是取了其中的一种,这就有些令人奇怪了。

黄庭说道,“或许他拿走的东西比其它东西更有价值,所以他才不顾别的东西。”

大伙都点点头,或许事实就是如此。

只是那个石碑就在我背包里面,直到现在我也没研究明白,石碑到底有什么秘密。

大伙迈步走了进去。门内的空间很大,却空荡荡的。

在朝着门的地方,摆着一张阴沉木的八仙桌。

上面原本应该摆着什么东西,现在却是空空如也的。

在旁边的墙壁上写着一行红字。

那些字遒劲有力,虽然过去了很多年,仍旧像血迹未干似的。

大伙的目光都落在那行字上面。

楚瑶轻轻的念了出来,“沈家后代,不可妄动石碑,否则祸患无穷!”

楚瑶说道,“原来这里放着的是一座石碑,可惜已经被巫支旗给拿了出去。”

我终于知道了石碑的来历,原来就是巫支旗从这里带出去的。

楚天雄淡淡的说道,“巫支旗确实闯了大祸,从这里出去之后,他就被神秘组织追杀。不仅下落不明,连巫家也迅速衰落下去。”

说这句时,他特意看了看我。见我的表情很平静,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

他才继续说道,“谁也不知道石碑上记载着什么,居然会引来这么大的麻烦。”

楚瑶说道,“看来这行字写得没错。虽然拿走它的不是沈家人,可仍旧惹了滔天大祸。”

楚天雄点点头,大伙从门内出来,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既然这里的东西被拿走,但愿其它两扇门内的东西还在。

我们走到空间东面那扇大门跟前。

大门关得结结实实的,上面有着淡淡的黑色光芒在闪烁着,似乎并没被打开过。

楚天雄说道,“沈家人在大门上都设置了阵法。不知道凭我们的实力,能否把它打开。”

黄庭皱着眉头说道,“这个很难说,因为巫支旗已经达到了灵王级别,才把大门打开的。”

屈剑哼了一声,说道,“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连这扇大门都打不开!”

楚天雄毫不在意的说道,“在五大家族当中,你们屈家排在第一位,可跟鬼面盟相比,屈家简直就不值一提。你以为,如果鬼面盟还存在的话,你们能跟他们抗衡吗?”

屈剑当然不会让分,冷声说道,“要是我们屈家不值一提的话,那你们楚家岂不是更不堪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