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神
字体:16+-

滴157章 青铜狮子

滴157章 青铜狮子

见到黄庭,屈剑的脸立刻就沉了下来,怒道,“老黄,识相的赶紧站到一边去!否则连你们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黄庭笑着说道,“屈兄,我们黄家人可不是被吓大的,你能把我们怎么样?”

他和楚天雄并肩站在人群前面,目不转睛的盯着屈剑。

如果单独跟楚天雄交手,屈剑都不是他对手。

如今再加上一个黄庭,他更会一败涂地的。

他像个小丑似的进退不得,处境异常尴尬。

邵明亮则笑着走到我跟前,说道,“兄弟,你也来了。”

我点点头,把经过跟他说了一遍。

邵明亮说道,“看来大伙能找到有关河图的线索,还得多多感谢你才行啊。”

我苦笑着说道,“要不是因为我,估计大伙也就不会有这样的麻烦了。”

“屈家一向都这么霸道,早就应该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了。”邵明亮说道。

见屈剑服了软不再说话。

黄庭跟楚天雄说,“楚兄,不用管他,我们先进去吧。”

就在这时,随着脚步声传来,又有一大群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他们,屈剑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急忙说道,“老三,你快来。这些家伙联合在一起,欺负我们屈家人!”

来的人正是屈乾,跟他在一起的还有武绍鸿和范世强等人。

屈家的实力一下子增强很多。

屈剑再次挺起了胸膛,凶巴巴的说道,“姓楚的,你不是横吗?我们先斗个你死我活的再说!”

楚天雄冷眼看着他们。

屈乾的脾气倒是比屈剑好很多,笑着说道,“真想不到,黄家和楚家两位家主都到了,我们屈家有失远迎。”

楚天雄哼了一声,说道,“还是你这个三当家的会说话,比那个只会乱叫的家伙强多了。”

被他给奚落一顿,屈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恶狠狠的的盯着楚天雄。

屈乾朝着屈剑使了个眼色,然后笑着说道,“二位消消气。既然大伙都是为河图而来,那就先进去,到时候凭实力说话。你们觉得我的建议怎么样?”

“哼,早就该这样了。我才懒得跟你们费力气。”楚天雄淡淡的说道。

屈剑哼了一声,他也知道,现在还不是动手的时候。

在屈家,屈剑的实力要比屈乾强一些。可在待人处事方面,屈剑则不如屈乾。

如今屈乾来了,刚好可以替他拿主意。

屈乾的目光从大伙脸上滑过、

可当看到我时,他先是一愣,特别是看到蹲在我肩膀上的那只狐灵。

他立刻明白了事情的经过,眼里迸射出浓浓的杀气来。

他走到我跟前,问道,“原来昨天夜里是你在捣鬼!你从把狐灵从我手里夺走,现在是不是该还给我了?”

想到他当初求我时,一副摇尾乞怜的模样。

如今到了他们屈家的地盘,居然又是这么一副凶巴巴的模样。

我当然不会怕了他,说道,“狐灵本来就不属于你们屈家,当然是谁有本事就归谁了。再说我是沈家后代,而狐灵是沈鹏举留下的,更应该归我所有。”

屈乾怒道,“别在我面前胡说八道!到了屈家地盘上,你还敢这么霸道,真是活腻歪了!”

我握着御灵鞭,跟他对峙着。

见我们两个剑拔弩张的,黄庭在一边说道,“这位沈兄弟说得很有道理。狐灵本来就是沈鹏举的,归他也是应该的。不过我也有一个办法,你们可以公平比试一下。”

“怎么公平比试?”屈乾不解的问道。

“这个很简单。不如让灵狐自己拿主意好了。它愿意跟着谁,谁就是它的主人,你看怎么样?”听到他的话,屈乾鼻子差点被气歪了。

他以为黄庭会想到一个很公平的办法,结果却说出这样的话来。

大伙都看到,灵狐一直蹲在我肩膀上,很明显它听我指挥,当然不会跟了屈乾。

想到昨天夜里差点被他给折磨死,狐灵盯着屈乾,似乎要一口把他吞下去。

屈乾苦笑着说道,“黄兄,你真会开玩笑。那个小畜生是不会跟着我的。”懒人听书

“那就算了,”黄庭笑着说道,“你别再打它主意了。”

屈乾憋了一肚子闷气,又不想跟黄庭撕破脸。况且还有一个楚天雄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他不想多树敌,只得叹了口气,说道,“那好吧,这件事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他的目光落在面具人身上。

想到昨天,他和武绍鸿两个人联手,还让他溜之大吉,他更是一肚子怒火。

反正他孤家寡人的,这下不会有人帮着他了吧?

他一挥手,大伙过来,把面具人围在当中,怒道,“这次看你还往哪里逃?”

其实连黄庭和楚天行都没见过这个人。

望着那副古怪面具,他们都用好奇的眼神看着他,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来路。

虽然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可我还是能感受到,他异常镇定,似乎根本没把屈家人看在眼里。

他淡淡的说道,“屈乾,你别太过分。否则我把你们屈家的秘密,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

“我们屈家有什么秘密怕你讲出来?”

面具人不紧不慢的说道,“就是关于你们屈家水遁术的秘密。”

听他说到“水遁术”几个字,屈乾的脸色立刻变得很难看,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面具人说道,“你别管我是什么人,可我对你们屈家的情况了如指掌。要是我把这件事,当着大伙的面说出来。你们屈家虽然实力强横,可仍旧会变得四分五裂的。”

屈家和其他四大家族一样,水遁术都是从祖传的木头人上面学来的。

不知道里面还隐藏着什么秘密。

面具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屈乾。

屈乾的脸青一下白一下的,最后跺了跺脚,说道,“我警告你小心一些,别落在我手里,否则我让你生不如死!”

面具人淡淡的说道,“估计你们等不到那一天了。”

屈乾本来想找个最软的柿子捏,结果还碰到了茬子上。

面具人所说的事,似乎对屈家很重要,所以屈乾才不敢去难为他。

大伙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面具人。

见屈乾灰溜溜的走到一边去,他也不再多说什么,不紧不慢的跟在大伙身后。

楚天雄这才说道,“既然大伙都没什么意见,那我们就进去吧。”

大伙答应着,我跟楚瑶在前面领路。

我边走边问道,“一般来说,你们楚家有什么重要事情,冯夷都会跟在你身边的。这次他怎么没来?”

楚瑶笑着说道,“这个小子最近总是神出鬼没的。我找了他好几天,也不知道他跑到哪去了。父亲又急着出门,我只得跟了来。”

狐灵用腹语术告诉我该走的方向。

山体里面的裂缝很复杂,乱七八糟的,跟迷宫没什么区别。

在这些裂缝中,只有一条是通到沈家墓园里去的。

只有灵狐能找到过那条裂缝,所以屈乾才会不择手段的想要把它弄到手。

我们按照灵狐的指引,沿着一条裂缝一直往前走。

那道裂缝仅能允许两个人并排经过。

大伙走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看方向我们已经到了山腹里面。

给我的感觉,入口肯定不仅裂缝一条,还有别的通道能进去。

只是通道入口一定非常隐秘,而裂缝却是一条捷径。

终于前面的视野变得开阔起来。

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两只一丈多高的青铜狮子。

狮子的模样异常威武,张牙舞爪的,瞪着在场的人。

在狮子后面,是两扇数丈高的大门。

大门异常有气势,同时有一条长长的通道,从大门前面伸展过去。

按照灵狐所说,它是通到清河河底的。

墓园修建得异常巧妙,大多数时间,墓园都沉浸在水里,因为水的力量,大门被紧紧关闭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