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游戏:天价新娘
字体:16+-

第八十三章 危险的基因

第八十三章 危险的基因

现在天黑的早,到了公墓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原本就人烟稀少的公墓,在已经转暗的天色下,看着荒凉的很,要是有胆小的,估计就要用上鬼气森森这个词了。

王师傅仍旧等在公墓大门外,林安然径直朝着家里人墓碑的方向去了。

直到看到那两个夫妻合葬的墓碑,林安然的一颗心,才渐渐安定了下来,伸手摸了摸上头的照片,她说:“我跟容晋结束了。”

照片当然是不会回应她的,林安然只自顾自的说:“昨天我吓了一跳,车子撞上去的时候,我们满脑子都是你们出事时候的样子……”

“当时我害怕极了,想要见容晋。”

林安然深吸了一口气,才又轻声说:“只是我怕他在陪别人,他可能在那个出了事的徐小姐那里,或者是其他人那里,他总归是有去处的。”

那种一无所有的感觉,强烈的让她招架不住,容晋不是她的,容澜不是她的,封睿是容晋给她的经纪人,连助理都是容晋安排的,她什么都没有,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家。

以至于现在,除了这里连个能去的地方都没有。

上回来的时候,天还热得很,不小心碰到墓碑或者是石阶都觉得要烫掉一层皮,现在则是寒风阵阵,冷不丁的吹一下,让人忍不住要打个寒碜。

林安然出来的匆忙,身上连个外套都没穿,刚才不觉得,这会在山上一吹风,当下就打了个喷嚏,然后一件外套披到了她背上。

吓了一跳,林安然回头就瞧见蓝修正看着自己,当时就惊得后退了一步,绊在石阶上差点就摔倒了。

蓝修忙伸手扶了她一把:“当心。”

林安然站稳之后,忙把手抽了回来,生怕刚才自己说的话被他听见了,问:“你怎么在这?什么时候站到我背后的?”

蓝修说:“刚才我一直在那。”他伸手指指离这有段距离的墓地中间小道的拐角处,然后才接着说:“看到你打喷嚏了,怕你着凉才过来的。”

林安然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说话的音量,觉得他应该是没听见,再者就算是听见了,现在着急也没用了。

她现在没心情跟蓝修客套,便说:“谢谢,我该走了。”说着就把身上的外套拿了下来,递还给他。

蓝修接了过来,却又转手披到了她身上,不等林安然再说话,他就说:“走吧,再不走,容晋就该追过来了。”

他话一顿,手按在她肩上,一双蓝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问:“还是说,你就是想他追过来?”

林安然拍开他的手,扯下外套扔给他,转身就往山下走。

蓝修一步不落的跟在她身后,任林安然怎么加快脚步,都听道他的脚步声稳稳的跟在后面。

“不要再见容晋了。”

林安然只当没听到,继续往前走。

“我这是为了你好。”

林安然脚步一顿,回头看他:“哦?是么?如果你是为了我好,那么现在马上消失在我视线里吧,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蓝修轻轻蹙起了眉头,配着一张精致温柔的脸庞,简直就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林安然却是不怎么懂得欣赏,转过头来,继续朝前走。

蓝修伸手紧紧抓住她的手腕,说:“你以为你跟那个徐小姐的事情,只是巧合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巧合,难道还是其他的什么?林安然回头疑惑的看着蓝修。

蓝修看着她说:“你现在最好不要离开我身边,之前是我疏忽了。”

“怎么回事?”

看林安然坚持要知道,蓝修只好说:“我姐姐,是一个很危险的人,所以,你最好不要再回到容晋身边,也不要跟容澜再见面了,之前我们一直都以为她已经对容晋的事情不在乎了,所以那位徐小姐出事的时候,我跟容晋都没有第一时间想到是她动的手脚,结果你又接着出事了。”

这样一来,事情就再明显不过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你姐姐,让我跟那位徐小姐,出了车祸?”林安然有些不敢相信。

蓝修身上的手机响了,他立刻拉着林安然快步朝山下走:“一会我再跟你说,容晋马上要到了,你先跟我走。”

王师傅在车里跟着车载广播优哉游哉的哼着小曲,冷不丁的扫见后视镜里,林安然被人拉上了车,立马打开车门跑了下去:“林小姐,你没事吧?”

结果那车一下子就开走了,王师傅追着喊了两声,觉得事情不对,忙跑回车上,开车追了上去。

“少爷,后面有辆出租车一直跟着。”

蓝修说:“甩掉他。”

林安然忙往车窗外头看,果然看到王师傅的车跟着,只是出租车再怎么样都是比不上蓝修的车的,过了两个路口,就被甩掉了。

林安然喊了几次停车都没人理她,她只好拿出刚才一直处在关机状态的手机,无视了几十个容晋打来电话的短信提示,她给王师傅打了过去,跟他说明自己现在在朋友车上,让他不用担心。

王师傅不放心,再三确定之后,才挂了电话。

电话挂断之后,容晋的电话紧接着就打了进来,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来,吓了林安然一跳,下意识的就按了拒接,结果才挂断,就又响了。

蓝修一直等她打完电话,才伸手示意她把手机给自己。

林安然不明所以,把仍旧响着的手机给了他,谁知到蓝修接过来以后,降下车窗,直接把手机给扔了出去。

蓝修重新把车窗升上去之后,车里恢复了安静,他才解释说:“带着它会被定位的。”

林安然说:“那是我的手机。”

蓝修点点头:“恩,就是因为是你的,才要扔掉。”

林安然叹了口气,问:“你刚才听见了是不是?”

蓝修没有否认,只说:“知道你出事之后,我就处理了一些事情,后来就收到消息,说你离开了容家。”

林安然没有接话的意思,蓝修过了一会,问:“是你提出的跟他分开?”

“不像吗?”

蓝修摇摇头:“不是,我以为,至少他会为了你的安全,跟你分开,不过现在看来,根本不是这样。”

林安然不想跟他讨论关于容晋的话题,就问:“你姐姐,是什么样的人?”

蓝修深蓝色的眼睛里,浮现出一种复杂的情绪,好半天才说:“蓝曼是一个很危险的人。”

“就这样?关于这个描述,刚才我已经听你说过了,还有别的吗?”

蓝修组织了一下语言,才说:“我听人说过,蓝家人都是疯子,如果按照这种说法的话,那蓝曼比疯子还要可怕。”

林安然不止一次听过这个说法,问:“为什么说蓝家人都是疯子?”

蓝修笑了笑,说:“因为曾经有好几代都是近亲结婚,生下的孩子大多都有缺陷,其他就算没问题的,也多少在性格或者精神方面有问题,精神病是有几率遗传的。”

林安然看了眼蓝修,觉得自己处境有点危险,眼前这个指不定也是个精神病呢。

蓝修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笑的眉眼弯弯的,说:“虽然我携带着危险基因,不过我想我应该还没有病发。”

林安然却不这么认为,蓝修在她眼里双重人格的厉害,保不齐就是什么精神分裂之类的呢。

蓝修说:“只要你在我身边,我觉得,我一辈子都不会疯的。”

林安然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这话听着就不像正常人会说的啊!

蓝修却笑了,问她:“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吗?”

林安然缓了缓,才说:“买房子,先安定下来再说。”

“我有一套闲置的房子,带你去看看,你要是喜欢的话,就给你。或者,你喜欢什么样的?”

蓝修说完,眼含期待的看着她。

林安然觉得自己跟土豪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就说:“我已经有想买的房子了,送我到西城区吧。”

蓝修看了一眼天色:“现在已经不早了,到西城区之后也买不了房子了,你要是住酒店,也会被容晋找到,跟我走吧。”

回头看见林安然有些僵硬的表情,蓝修笑着说:“放心,我不会让你犯罪的。”

林安然不着痕迹的往边上挪了挪,心想,我怕你犯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