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闪婚:帝少的神秘冷妻
字体:16+-

第1181章 顾以安的怀疑

第1181章 顾以安的怀疑

顾以安的话,让淡暮生轻轻地笑了一下。

他看了她一眼,“有一部分人会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之中死去,但我不会,我也不想死。”

顾以安抿着‘唇’,看着他。

淡暮生却是有些好笑地看着她,“怎么,我说的不对吗?还是说你觉得,我必须要死。”

“我没那个意思。”顾以安淡淡地说道,顿了顿,她又继续说道,“那你到时候不下去维度吗?”

“要下去的。”淡暮生淡淡地说道。

他的‘唇’边勾起了一抹浅笑,“我不下去,行动没办法开始的。”

顾以安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不过她也不会多问什么。

“我呢?”顾以安再次问道,“除了去心理实验室之外,还有什么吗?”

“先完成这个任务再说。”淡暮生看了她一眼,“我希望……你能陪我一起看着维度成为废墟,看着天使岛成为废墟……记住,别提前死掉。如果你死了的话,我的动力会少一半。”

“……”顾以安‘抽’了‘抽’嘴角,终究是什么都没说。

淡暮生看了她一眼,“这会儿困吗?”

“暂时不困。”

“那就看图纸吧。”淡暮生看着顾以安,“跟我去书房。”

顾以安没有迟疑,点头答应。

这是她第一次进淡暮生的书房,怎么说呢,很……震撼。

绝对的震撼,相当震撼。

非常高非常大的书架,占了整整两面墙的位置,因为上面的实在是太高了,所以单独设立了一个平台,有楼梯可以爬上去方便拿书。

然后就是淡暮生的办公桌了。

非常宽大,上面放着一台电脑,然后是几个文件夹,几支钢笔就摆在桌面上。

“坐吧。”淡暮生拉开了办公桌后面的椅子,让顾以安坐上去。他顺手打开了电脑,当着她的面输入了密码,然后又打开了一个隐藏文件,同样输入密码。

“这个文件,密码输入错误一次,就会被自动粉碎。”淡暮生低声说道。

她坐在椅子上,他一手撑着椅背,一手拉开键盘在上面摁密码,她就好像是被他给圈在了怀里一样。

顾以安有些局促,不过这一点点的障碍,她是能够克服的。

“好了,这个文件夹里,是整个维度方方面面的设计图。”淡暮生低声说着,又打开了一个图片,找到了具体位置,“你先看一下整体结构图,‘弄’清楚各种标记符号代表的意义,以及具体的位置。这个是位于66楼心理实验室的图纸,你把整体结构‘弄’清楚了,再重点看这个图纸。”

顾以安点了一下头。

淡暮生已经直起身来,对她的压迫感也少了很多。

他低声说道:“你先慢慢看,有什么不懂的记下来。我去洗个澡,待会儿回来你可以问我。”

说完,他就转身走了。

属于男‘性’的炙热气息,一下子离他远去,顾以安微微地松了口气。

看着眼前的图纸,身边仿佛还萦绕着属于淡暮生的气息,顾以安忽然有些没心思看。

她沉默了很久。

老实说,这些天,她都在想一个问题。

淡暮生……究竟有没有侵犯她。

有,还是没有呢?

那天的记忆实在是太模糊了,她为了自杀而割破自己的颈动脉,他贪婪地吸她的血,然后……然后她发现自己竟然没死,后来淡暮生就撕扯掉了她的衣服,他的‘唇’舌和他的手,都在她的身上留下了无数的痕迹。

但是再具体的,她就记不清楚。

醒来的时候,她全身已经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浑身都疼,而且身上青紫的印记甚至是牙印,都非常多,让她根本无从判断。

如果她是……第一次的话,那情况就很好判断了,因为那里会疼,那种异样的感觉会听留很久。可偏偏她不是!

她不是第一次,再加上她醒来的时候距离事发已经过去了十来个小时了,那里,的确不疼。但那里看起来很是红肿……

她当时也就是根据这个才判断出来,她应该是被他给侵犯的了。

但到底有没有呢?

那个地方红肿,她当然知道是为什么,因为在她意识的最后,他就好像是野兽一样,他的膝盖蹭在她的那个地方,很用力……

之前,她一直认为他肯定是侵犯了她的。

各种迹象都表明了他在那个时候,是不可能停下来的,而且也没有必要停下来的不是吗?

可是现在,她为什么又开始怀疑了呢?

很简单,因为她觉得如果她是淡暮生的话,侵犯一次和侵犯十次,是没区别的。所以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可偏偏淡暮生又表现得这么彬彬有礼,他明知道她是绝对不可能爱上他的,就算是他对她彬彬有礼,她也绝对不可能会忘记第一次被侵犯的事情。

轻轻地‘揉’了‘揉’眉心,顾以安继续看着图纸。

对于这种东西,她向来不太在行,她可以看很复杂的解剖图,但对于这样的建筑图纸,她还真是陌生的很,尤其是这里面有很多专业符号,她根本就看不明白,完全是一头雾水。

不过好在淡暮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给她了另外一个文件,专‘门’是各种符号的,她可以先看一遍那个,再对照着图纸看,反正记忆力好,不怕记错。

先是把那些图纸上用到的专业符号记了一遍,顾以安才又对照着整体结构图来看。

之前已经亲眼见识到了维度的震撼,现在看图纸,那震撼感更加强烈。

这个文件夹中,有非常多的图纸,不用问,全部都是维度的。如果不是淡暮生对每张图纸都有标记注释的话,她真是找都要找好长时间了。

电脑的显示器很大,她也把图纸放得很大,可电脑的显示器太亮了,还是伤眼。

这东西她记住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可问题是淡暮生的要求不是记住,而是……理解,看懂。

这个要求就比较难了点。

他虽然没明确地说,但顾以安觉得他的意思可能是让她记清楚道路和方位,方便出事情的时候逃跑。

但其实,就她所看到的维度安保措施,真出事了,能跑得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