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闪婚:帝少的神秘冷妻
字体:16+-

第156章 孩子到底是怎么没的?

第156章 孩子到底是怎么没的?

一切都好像是兵荒马乱一般。

救护车来得非常快,当然,这并非是医院里的救护车,而是这大院里配备的专业救护车。

脸色惨白的谈晋承,还有下身不断流血的陌云袖,都被送上了救护车。

顾以安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谈母当然也跟上了,她的脸色阴沉得可怕,她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谈晋承的身上会有伤口,而只是猛烈地奔上了一段楼梯,竟然就能让他的胸骨可能错位!

这一切,都需要一个答案。

救护车上,谈晋承惨白着脸,可是一双眼睛却很亮。

安安在危险、恐惧、无助甚至是绝望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是他,这就胜过了一切!

“安安,给容湛打个电话。”谈晋承低声说道。没说一个字,他的胸口都好像是被生生撕裂一样地疼。

顾以安当然知道他这会儿的感受,这种大手术过后,他就应该在医院好好地休息,可他却那么快出院,刚才还做了剧烈的运动……

为了不让谈晋承说第二遍,她果断地拿出了手机,开始打电话。

电话接通了之后,顾以安看着谈晋承说道:“你要跟他说什么,我来说。”

谈晋承却是摇摇头,示意顾以安把电话放在他的耳边,他要亲自说。

顾以安沉默了一下,终究是没办法拒绝。

她小心地把手机放在他的耳边。

谈晋承缓缓地平稳呼吸,片刻之后,才低声说道:“容湛,来军区医院,我和安安,需要你。”

只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谈晋承就住口了,示意顾以安可以挂电话了。

顾以安皱着眉头,挂了电话,满脸都是不解。不过她也没有问,因为谈晋承这会儿的情况,说话是很疼的,她不想让他难受,也没必要在这会儿问,待会儿容湛来了之后问容湛也是一样的。

而此时的S市第五医院,VIP病房。

薄弈和容湛原本正有说有笑呢,忽然,容湛的手机响了。

他看了一眼,就笑着跟薄弈说道:“我接个电话。”

电话响起了,他原本还想调侃一句,但是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却让他住口了。神色也严肃了起来。

电话的内容很短,可是听完了电话,容湛的脸色却是大变!

谈晋承说的内容,是他们两个人曾经有过的约定。

这个约定,代表着顾以安又发病了!

“小弈,我有点急事要先离开一下。”容湛努力地平心静气。

实在是容湛的脸色太难看了,薄弈也被吓了一跳,他赶忙说道:“没事吧?”

容湛勉强笑了笑,“一个病例,出了点儿问题,我必须要马上赶过去。”

薄弈赶紧点头,“那你快去吧,人命要紧。”

“好。”容湛也不客气,说完之后,直接就夺门而出……

此时救护车里的气氛也很凝重。顾以安很紧张地看着谈晋承,一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而谈母则紧紧地抿着唇,眼神在谈晋承和顾以安身上来回游荡,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宽大的急救车里,还有一个陌云袖。

从谈母出现在客房门口的时候,一直到现在上了救护车,陌云袖一直都在低低地啜泣,什么话都不肯说,脸色白得难看,好像是受了什么严重的打击一般。

当然,她流了这么多血,孩子肯定是保不住了。所以她理所应当会难过的,不是吗?

但是,孩子到底是怎么没的?

谈母的脸色阴晴不定。

当时陌云袖说不太舒服,就想让顾以安给她检查一下。然后顾以安就跟着陌云袖一起上楼了。

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任何差错,也没有任何好怀疑的。

上楼之后,去了陌云袖住的客房,在客房里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

谈母和谈晋承所知道的就是,当他们过去的时候,房间里已经乱七八糟一片狼藉了,而顾以安和陌云袖却都跌坐在地上。

顾以安好像是受了巨大的打击一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而陌云袖惨白着脸瘫坐在地上,身下血流如注。

究竟发生了什么?

谈母很想知道。

甭管陌云袖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也甭管自己的妹妹韩颍川是不是很讨厌陌云袖,终归,陌云袖怀着的是薄弈的孩子,孩子没了,她这个孩子的姨奶奶,当然也会伤心!

可这份伤心终究也有限。

真正让谈母胆战心惊的,则是自己儿子的身上,竟然有伤!甚至还不是小伤!

另外,就是被自己儿子视若珍宝的儿媳妇顾以安,她的情况看起来,着实很奇怪。

什么样子的惊吓,能让一个正常人忽然就,陷入了一种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感觉不到的状态?

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一团迷雾,一团让人看不清的迷雾!

救护车的速度很快。

这家医院,既不是享有盛名的S市第一医院,也不是S市赫赫有名的紫荆医院,而是有卫兵站岗的军区医院。

顾以安当然知道这家医院,以前的时候跟导师还来过这里,不过平时,她是没机会进入这家医院的。

救护车开到紧急通道上,护士和医生已经推着轮床在这儿等候了。

把谈晋承和陌云袖都转移到轮床之上,医生们直接就推着两人进了急救室。

顾以安紧紧地跟着谈晋承,即便是那些医生要让她离开,她也不肯。

“我也是一个专业医生,我知道要做什么。而且我也了解他的病情!”顾以安的脸色无比严肃,也无比坚定。

“胡闹,病人家属不能跟过来。”一个白大褂里面穿着的是军装的医生说道。

“他刚动过一场大的心脏手术,现在大约是术后两周半的样子……”

顾以安快速地介绍着病情。她还没看到谈晋承的病例,所以她也不知道他之前做的到底是什么心脏手术。

那医生脸色很是为难地看着谈晋承。

谈晋承面前冲顾以安笑了笑,低声道:“安安,我的手术是他们做的。你在外面先等等我,好吗?”

此言一出,顾以安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她咬着唇,终究是点了点头,“好,我等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