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闪婚:帝少的神秘冷妻
字体:16+-

第155章 他是她的救赎

第155章 他是她的救赎

房间内‘乱’七八糟的。

桌子椅子全都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原本桌上的‘花’瓶,这会儿也碎了一地,瓶子里‘插’着的鲜‘花’,也都好像是被践踏过一般,丢弃在地上。

顾以安蜷缩在地上,双臂环‘胸’,紧紧地抱着自己,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她的脸‘色’一片惨白,好像是收到了巨大的惊吓。

这样的顾以安,让谈晋承瞬间想起了那个晚上因为他的粗暴,而陷入封闭的顾以安……

接下来的事情,谈晋承简直不敢想。

‘胸’口剧烈疼痛,他知道,自己的刀口可能又开裂了,而且‘胸’骨可能也因为他的剧烈动作而错位。因为那疼痛太过猛烈,即便是他,也忍不住满头是汗。

可谈晋承只是微微喘了口气,就赶忙蹲下来,紧紧地抱着她,低声在她耳边说道:“安安,没事了,没事了,不怕,我在这里,不怕。”

容湛跟他说过顾以安这会儿的情况,她因为受过严重的心理创伤,所以会产生创伤后应‘激’障碍。

每个人的应‘激’障碍都不同,顾以安的,显然就是选择封闭自己的一切感官。

可以说,顾以安这会儿的听觉、触觉、味觉、嗅觉等等的,全部都被她给封闭了。即便是你拿刀子割她,她都感觉不到。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你在她耳边说话,她也是一样感觉不到的。

谈晋承清楚地记得容湛说的每一个字,可是他不信邪。他相信他只要不断地说,不断地叫着她的名字,她一定能够听到他,能够感觉到他的。

因为刚才,她在恐慌和害怕的时候,叫了他的名字!

“安安,安安,我在这儿,不要怕,我在这儿,你能听见我的声音吗?你看一下我好不好?”

谈晋承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地说着这样的话。

此时,谈母也已经追了上来。她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陌云袖和顾以安上楼了,这才没过多大一会儿,就忽然听到了顾以安的尖叫声。

而现在,谈母站在这房间的‘门’口,她的脸‘色’简直难看到了极点。

房间里就好像是经过了一场世界大战一样,一片狼藉。

顾以安整个人所在墙角缩成一团瑟瑟发抖,而陌云袖呢,则是瘫坐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肚子,脸上全都是痛苦之‘色’。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眼前这一幕,太具有视觉冲击力了,谈母简直是手脚冰凉。尤其是看到陌云袖死死地捂着自己的肚子,脸上全都是惊恐和痛苦之‘色’,而鲜血,已经从她的‘腿’下晕染开来时,谈母更是被惊得血压飙升,整个人几乎站都站不稳。

陌云袖这样子,作为母亲的谈母怎么可能会不懂?这分明就是……分明就是小产了啊!

“晋承!”谈母冷声顿喝。

可是谈晋承却是猛然回头,直接用眼神制止了谈母接下来的话。

不得不说,谈晋承跟他父亲还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们的眼神,都有着让人绝对信服和不敢反抗的能力。

谈母紧抿着‘唇’,不吭声了。

而谈晋承则是又轻声在顾以安耳边说道:“安安,你看看我,我就在这里,我就在你身边,安安,你听到我了吗?再不说话我就要‘吻’你了……”

经过了谈晋承的不懈努力,终于,在他这段话还没说完的时候,顾以安缓缓地转头了。

原本她是根本不会跟人对视的,她的眼神也没有焦点,仿佛是在看着其他次元的东西。

而现在,她缓缓地转过头,眼眸一点点地聚焦,最终,她的目光,正对上了谈晋承的目光!

好像是有那么一瞬间的‘迷’茫,但是很快,她就认出了谈晋承。

紧接着,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喜极而泣,她甚至都顾不得其他情绪,也顾不得矜持。看到谈晋承,那就意味着,她是活在现在,而不是那噩梦般的过去!

开心,真的很开心。

顾以安直接伸手,搂住了谈晋承的脖子,眼角眉梢都是笑意,是重获新生的笑容,是从噩梦地狱回到了现实之中的笑容。

“晋承,我不是在做梦,对不对?这是现实中的你,对不对?”顾以安真的很开心。

在她以为谈晋承不会出现的时候,在她以为自己是真的一直活在噩梦中的时候,他出现了。

她听到了他的声音,感觉到了他的触‘摸’,甚至是嗅到了专属于他的气息。

这些全部都告诉她,他是真实的,而她也是真实的!

终于从那个噩梦中逃离了,顾以安很开心,非常非常开心。

她紧紧地搂着谈晋承的脖子,眼中的笑意盛都盛不住,不断地往外溢。

她从来没觉得,世界这么美好过。

对于顾以安来说,她最害怕的就是噩梦。她做过很多次的噩梦,每一次都是拼尽全力挣扎,却都没办法从噩梦中挣脱,反倒是被噩梦给拖入了更加恐怖的深渊。

而这一次,谈晋承来了,她从噩梦之中挣脱了!

重新回到了现实,重新呼吸着自由的空气,这种感觉真好。

而谈晋承,显然也感觉到了顾以安的变化,他也终于松了口气,她终于回来了!

对于谈晋承来说,此时的顾以安,就好像是一个失而复得的珍宝,让他更加珍惜,更加疼爱。

可是刚才因为对顾以安太过担心,所以他根本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痛,而此时,见顾以安终于回来了,没有封闭自己,他也放松了下来。一放松,身体的疼痛就奔袭而来,让他眼前一阵阵地发黑,几乎要是去意识。

顾以安显然也发现了谈晋承的不对劲之处,他的脸‘色’惨白一片,难看的很,而他的眉头紧紧地皱着,好像是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刚刚从噩梦之中清醒过来的顾以安,她的反应是有点儿迟钝的,她正在幻觉和现实之中切换。

所以,迟疑了片刻之后,顾以安才算是真正地清醒过来。再一看谈晋承的样子,她的脸‘色’瞬间就难看到了极点!

“快打120,快找救护车。”顾以安一抬头,冲着‘门’口的谈母就大声地吼道,“快,晋承的伤口裂开了,‘胸’骨可能也出现了错位,快叫救护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