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闪婚:帝少的神秘冷妻
字体:16+-

第154章 噩梦和幻觉,救命的浮木

豪门闪婚 帝少的神秘冷妻

往事纷至沓来,带着黑色的翅膀,一点点侵袭顾以安的内心。

她的世界,就好像是被一点点地晕染上了黑色,原本干净的蓝天白云,这会儿彻底乌云密布。

她永远都忘不了,那个夜晚,她在外面游荡了很久,终究是无处可去,也担心小姨,最终,她小心翼翼地走了回去,回到了那个房子。

房间门没关好,她却不敢直接进去。

在门口徘徊了好长时间,她才终于鼓足勇气,轻轻地推开了房间门。

客厅里一片凌乱,茶杯暖壶等,碎得一地都是,桌子凳子也倒得乱七八糟的。

“小姨?”顾以安还记得,她当地低声地叫了小姨几声,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这么杂乱的房间,让她觉得很恐惧。

甚至是这么多年之后,她都还能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心情,忐忑、恐惧而又担心。

连续叫了小姨几声,都没有任何回应,顾以安小心地去往卧室。

卧室里的灯是关着的,屋子里一片漆黑。

她屏住呼吸,轻轻地摸到墙上的开关。

“啪!”

屋子里一下子亮了起来。

而她,也见到了那让她毕生难忘的一幕!

……这些久远的记忆,原本应该已经被她埋葬在记忆深处,可是这会儿,随着陌云袖的指责,这些记忆又被重新翻出,新鲜,刻骨,而又血淋淋!

“顾以安,那些事情你都忘记了吗?”陌云袖低声轻笑,狂肆的眼眸中,是无尽的疯狂和黑暗,“本应该被糟蹋的人,是你!”

“不!”

顾以安抱着自己的头,撕心裂肺地尖叫一声,整个人就蹲在了地上。

此时她的脑海中,出现的全都是当年的那一幕,那早已被尘封的记忆,这会儿又明明白白地出现在了她的眼前,无比真实,无比血腥。

当时那个杂乱的房间里,瘫坐在地上的笑意,额头上是i一个巨大的伤口,鲜血流了她满脸、全身……

而房间里侧的那个小小的木板**,躺着的是衣衫不整的陌云袖。

平日里高傲得跟孔雀公主一样的陌云袖,这会儿就像是一个破娃娃一样,被人随意地丢在垃圾堆上。

她那张平时活力四射的脸,这会儿一片惨白,原本那极有灵气的一双大眼睛,这会儿也跟死鱼眼一样呆滞呆板,没有焦点,也没有了灵魂。

更让顾以安握紧嘴巴满眼惊恐的,则是她的下身……那是顾以安从未见过的噩梦!

不该是这样的,真的不该是这样的。

顾以安觉得自己这会儿又回到了当初的那个房间,正在看着那让她心肝俱裂的场景。

顾以安憎恨当时自己的懦弱,才会让小姨和陌云袖遭受这些,才会让小姨最终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从十一楼上飞跃而下,摔在她的面前,血肉模糊,鲜血满地!

“不要!”

顾以安不断地摇头,她知道自己现在是出现了幻觉,或者是在做噩梦,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不可能现在重新出现在她的面前。

所以现在她所看到的一切,还有那个狰狞的男人,一定统统都是噩梦,或者是她的幻觉,绝对不是真实的!

她拼了命地想要从这噩梦之中逃脱,拼了命地想要打破这幻境,可是她根本找不到路。

跌跌撞撞,尖叫哭喊,各种方法都用尽了,可她还是没办法摆脱眼前这噩梦。

顾以安此时已然泪流满面,自己最恐惧的事情,正在上演,她明知道这不是真实的,却没办法从这幻觉之中逃离!

现在,甚至就连她都认为,或许这些就是真实的,就是正在上演的噩梦。

她几乎要沦陷。

可就在这时,顾以安忽然猛烈地摇头:不,这一切绝对不是真实的。她早就已经不是那个只知道哭泣和恐惧的小女孩了,她现在是一个优秀的外科医生,她还是……还是谈太太!

“晋承,晋承!”顾以安就好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开始猛烈地呼喊。

她这会儿的思维其实还很清晰,她知道,只要谈晋承出现,就代表她是活在现在,而不是活在过去的噩梦之中。

现在,也就只有谈晋承,能让她觉得真实,能让她不至于在幻境之中迷失!

“晋承,谈晋承!”顾以安疯了一样地呼喊,这是她最后的希望,回归现实的希望。

此时,楼下。

谈晋承正在低声安抚着谈母,就他最近的事情做一个解释,让谈母不至于那么担心。

“阿承,你老实跟妈说,你对安安是真心的?”谈母还是不确定,又问了一句。

谈晋承无奈一笑,“妈,当然是真的。除了她,谁都不能当您的儿媳妇。”

见谈晋承如此肯定,谈母不由得一笑,“好。那你们有没有计划什么时候要孩子?”

谈晋承轻咳一声,“妈您急什么,我们才刚结婚。该有的时候自然会有的。”

谈母却是板起了脸,“你们不会是不想要孩子,所以采取了什么避孕措施吧。”

这下子轮到谈晋承无语了,他是真没想到,自家母上竟然能想这么多。

谈晋承无比尴尬地说道:“没有的事,妈您不要多想了。孩子的事情,是要顺其自然的……”

“晋承,晋承!”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呼喊响起,声嘶力竭,痛苦而又绝望。

刹那间,谈晋承的脸色就完全变了。

他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毫不犹豫地快步上楼,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过去。

他的身体是不能剧烈运动的,因为当时手术,胸骨也是被打开的,现在根本就没有愈合,平时就很疼了,他这样快步跑上楼的动作,原本是不允许的,可他这会儿哪里顾得上?

强忍着胸口的疼痛,谈晋承在极短的时间内跑到了二楼边缘的客房。

“晋承,救我,晋承。”

此时,顾以安的声音已经虚弱了下来,带着绝望和恐惧。

谈晋承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都要碎了,分不清是伤口更疼,还是他的心更疼。

他什么都顾不得,直接一脚踹开了房间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