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字体:16+-

第186章 :推得一干二净

想到爸妈为我着急的样子,心里就十分怨恨她,就算我不告而别有错在先,她也没有必要用这种方式把我“请”回来。

“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呢,用不用帮你叫医生?”看惯了她虚情假意的面孔,她对我的关心感觉也是假的。见我不答话,她笑了笑道,“不如先吃点东西吧,你一定饿了!”

“董事长!我知道我不应该不告而别,可我也是有苦衷的,这个我暂时还不想解释。”我神情淡漠直截了当地道,

“你用这种方式把我叫回来,又有什么用呢,秦思政的事情,我实在无能为力,我看我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对不起!叶小姐!我只是让梁经理见到你后想办法把你带回来,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吴允芳脸色不太自然,像是是有些过意不去。

这种极端的方式,以前她又不是没用过,当初给我和秦思政下药的人是谁啊,没有她的指使,梁经理为什么要那样做!

她以为有梁经理帮她顶罪,她就可以推得一干二净吗!

邵世安和陆钰菲那对老狐狸肯放过我一次,未必就肯放过我第二次,还有,基于某些原因,我一刻都不想在这里逗留:“对不起!我现在不能在这里久留,必需马上离开……”

“最后一次!”吴允芳神色紧张地打断了我道,

“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事成之后,你想走想留,我都不会为难你。条件你可以自己提,只要我能做到的肯定会满足你,请你再帮我一次。”

她让我帮了她那么多次,都没有让我提过什么条件,怎么突然这么大方了?还是问题真的很棘手呢?

我不耐烦地道:“不是我不肯帮你,这次我真的劝不了他,我已经尽力了!”

“我不是再让你去劝小政,其实很简单的,只需要你配合我一下就可以了。”

她殷殷笑道,“你不告而别,肯定跟弘丰总裁在报纸上发布快要订婚的消息有关,我猜的没错吧!”

我心虚地看了她一眼,又立刻平静下来,她那么精明的人什么能瞒得过她。

她都已经把话挑明了,我也没有必要否认,我什么也没说,只等她说出下文,不知道她又什么计划。

“既然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了,而且你也已经打算要离开这里了,就没有什么好顾虑的了吧!”她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语气坚决地道,带有习惯性的命令,

“我要为小政开一个记者招待会,把小政订婚的消息发布到各个媒体上去。

当然这需要你出演女主角,我要让你跟小政假装订婚!你只需帮我演戏就行了,至于以后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自会处理!”

听闻此言,差点震断了我的奇经八脉,胸口堵得厉害。这是她一时的奇思妙想,还是蓄谋已久的计划呢?

不管订婚是真的还是假的,都是绝对不可以的,这是有悖伦理的。天哪!我看真正要把我逼上绝路的人是她才对!

“如果我不同意呢!”沉默了许久,我终于艰难地吐出这几个字。她心意已定是她的事,我若不同意,莫非她还要强迫我不成。

“你跟之前的那位不是都结束了吗,你不过是帮忙演场戏,对你又没有什么损失!”她挑眉低低笑道,

“或者,你还会有意外收获也不一定。男人呢,拥有的时候不觉得怎样,等真正要失去的时候,才会有危机感。

你就不想借此刺激一下某人,让他也不要小瞧了你,不要以为你只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那种女人。”

她的意思是,让我借此事抬高自己的身价,来挽回所谓的感情吗!亏她想的出,用这种方法说服我。

可惜她错了,叶琳的骄傲从来就没有丢失过,从过去到现在,都不会去刻意的争取一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吴允芳会这样说,很显然她也是非常注重身份和地位的,在秦思政的感情问题上,她也非常讲究门当户对。

“选择了结束,就没有什么好挽回的,感情的事情并不是单方面就说了算的。”我深吸了一口气,不以为然地道,

“董事长!我不是演员,无法担任你交给我的角色,反正是假的,随便抓一个人来配合一下就好了,没有必要非得是我。”

“我能信任的人就只有你了,不然我也不会费尽心思的把你找回来。”吴允芳可能没有料到,我会不同意,看的出有几分急切,

“我只说了句,要是他能够找到喜欢的女人订婚,我就准他去英国,小政他就什么都顾不得了,整天找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来应付我。

小政那孩子有时候也很单纯,我真怕他会上当受骗。

可你不一样,不管你对小政有没有那种感情,我可以肯定的是至少你不会害他,也不会有什么图谋。所以,只有你来帮这个忙,我才能放心。”

我倒是该感激她了,她居然这么信任我。是她真的对我有所了解,还是她本来就精明,看人一向很准?都无所谓了,任她说破天,我也不会答应她的。

谁也不敢保证,我跟秦思政有血缘关系的事情,就真的是永远的秘密。

万一哪天被有心人给揭穿了,华天的亲姐弟曾经订过婚,谁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了,是要背骂名的。

“其它的事情都可以考虑再帮你一次,唯独这件事情我做不到。”我态度严肃地拒绝。

“要我怎么做,你才肯答应呢?作为一个母亲,我愿意为儿子做出牺牲,提条件吧!”她改换跟我谈判。

“我什么都不要,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回家,我的爸妈还在家里等着我呢!”我懒得再跟她做多余的解释。

“早就知道你是个孝顺的女儿!你父母经营的那家店生意好像一直都还不错,你也不想让他们一把年纪了,中途再出什么意外吧!”她话锋一转,换以要挟的口吻。

“你想对我的父母怎样,你有什么资格拿他们来要挟我!”

我狠狠瞪着她,情绪有些失控,一天一夜不吃不喝的,再加上又被下药的缘故,感觉有点虚弱无力,声音也有些颤抖。

吴允芳阴险歹毒的本性,终于暴露无遗了,平时和蔼可亲的那副面具下,隐藏的不过是丑恶的嘴脸。

有钱能使鬼推磨,她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要不择手段去做,放弃对她的复仇,真真是我做出的错误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