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字体:16+-

第171章 :不敢迟疑

我转身不顾一切的冲下了楼梯,不敢迟疑一秒,我怕他会后悔,也怕自己无力再支撑下去,会控制不住让眼泪流出来。

外面是白茫茫的一片,夜晚的低温让雪积了厚厚的一层,而且雪越下越大,暂时还没有要停的意思。

我跑的急,身上不但没有御寒的衣服,脚上还穿着拖鞋,可这样也阻止不了我离开的脚步。

一脚深,一脚浅的拼命跑着,竟也忘记了寒冷。只要我跑出这片社区,外面就可以打到车,随便先去哪里凑合一晚,明天一早我就会彻底离开这里。

继续留在他身边,我会疯掉的,我骗的了他,却骗不了自己,我真的怕自己会爱上他。

“死女人!不要命了吗,你给我站住!”邵宗耀很快就追了出来。

被他抓回去,后果可想而知,我没有停下脚步,只要有一丝希望我就不会放弃,也是向他挑明,我要离开的决心。

身子一轻,被人从身后抱住,一阵天昏地转,整个人被他抗在肩头上。只听他恶狠狠地凶道:“没见过象你这样不要命的!疯女人!”

“是你让我滚的,放我下来!”我一边挣扎着,一边拍打着他的后背。

“你几时这么听话过,我让你滚你就滚,那我让你乖乖留在我身边,你怎么就不答应了呢!”他怒极反笑,“看来我现在非常需要找根铁链把你拴起来!”

“神经病!疯子!你到底想干嘛?”心里一点都不怕是假的,他已经被我气疯了,什么事他做不出来。

其实我跑出去也没多远,没一会儿功夫就被他抗回了别墅,不顾佣人们惊诧的目光,直接把我抗到了楼上他的房间里。

他把我扔到他的大**,象个猛兽一样扑过来,粗暴地扯掉了我身上的衣服。

滚烫的唇缚住了我的呼吸,被他压迫的我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可他还嫌不够一样,更加强力的压制住我,死死控制着我。

不要做他发泄的工具,我做着最后的垂死挣扎,这就是男人和女人力量的悬殊,无论我怎样用力,也丝毫动摇不了他对我压制。

更可恨的是我越是挣扎,他就更是狂放肆意,象是忍耐到了极限终于要一并爆发,恨不得要把我吞了一样,狠狠吞噬着我。

“放开我!别让我恨你!”浑身僵硬绷直,有些恍惚迷乱的看着他,他眼中分明全是欲念。

明知道他要的是我的身体,明知道他是在用这种方式征服我,可我们的身体却象是通了电一样,在他的挑逗下,我很快就有了反应。

“我会让你爱我的!”他自信地道。

那双大手在我身上摩挲着,他总是很有耐心,并不急着占有,只是在我身上不断地留下他的咬痕,好像是在证明什么一样。

我忍着噬咬,一遍遍警告自己,这只是征服,不是爱!我应该讨厌他才对,为什么会在他的爱抚下渐渐地失去了意识,只感觉浑身无力,呼吸间炙热难耐。

我讨厌自己在他身下无助的样子,却又奈何不了他,他就是故意要折磨我。

“叶琳!告诉我你爱的是谁?”熟悉的句子……

今非昔比,如果他是想要这种方式赢我,我绝不让他得逞,死命咬住下唇,就是不肯回答他的问题。

身体已经出卖了我,灵魂要是再出卖我,那我就彻底完了。

“不说是吗!”他的声音嘶哑,眸子泛着干涩渴望的红,挑战我的同时,也在挑战他自己,“看你还能忍耐多久!”

“我……不会让你赢的!”我喘息着道。为了我的自由,我也必需要战胜身体的空虚。

只有他会折磨人吗,我抬手摸了摸他泛青的下巴,双臂吊在他的颈上,主动送上一个湿吻,然后轻吻他俊朗的眉眼。

这简直是点燃了他,他兴奋到了极点,也忍耐到了极限……

“妖精!你说过你爱我的,怎么又变卦了!”他用力冲撞着我,潜意识里不知是在泄愤,还是在验证着什么。

愉悦与痛苦交集着,心里告诫自己要排斥他,身体背叛了自己,我快崩溃了,明知道不该这样,可我还是让自己沦陷了下去!

大概在他的心里,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的征服我,力量实在是惊人,近乎失控的掠夺索取,让我有些招架不住。

一股股热浪向我席卷而来,终于让我放下了心中所有的清醒与芥蒂,用力缠在他身上,任由两个人的汗水交融在一起。

“琳琳!我爱你!我爱你……”他大吼一声猛地宣泄出来,扑在我身上疯狂的吻着我。

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说“我爱你!”,但我不会当真的,反正每次他都会这样说,过后不承认了我也拿他没办法。

两个人都疲惫的很,喘着气一句话也不想说,只是他还频频湿吻着我,象是在表达对刚才**的留恋。不知歇了多久,他才翻身下来,手依旧紧握在一起。

外面是冰天雪地,房间里却温暖如春,贪欢的后果好像跟男人没多大关系,他不用担心自己会怀孕。

想到又要吃药,心里就堵得慌,我讨厌吃药,特别是这种药!

“你这里有没有那种药?”终于我艰难地开口问。

邵宗耀睁开眼睛看了看我,紧了紧握着的手低声道:“没有!也不许你吃!”

“出状况以后受苦的不是你,你当然不用担心!”我委屈不满地侧过身去,不再搭理他。

“出了状况就生下来,女人不是都要经历这一关的吗,男人又代替不了!”他伸过手臂环在我的腰上,就像发现了什么新奇事物一样兴奋,

“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我们的孩子一定非常漂亮,非常可爱!”

听闻此言,根本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原来男人有时候也喜欢幻想,我跟他算什么,我们怎么可能有孩子呢!

是我的表达有误,还是他的理解有误呢?我们说的根本就是两码事,我担心会怀孕,他倒在谈论要孩子,难道他想让我为他生孩子?

他疯,我可不想陪他疯,顿时拿开他的手,起身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他赶忙一把拉住我沉声道:“以后你就睡这里,不许再去别的房间!”

“这也不许,那也不许,你不要太过分好不好,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我在他腿上踹了一脚。

“就凭你是我的女人!”他不假思索,理直气壮地道。

“跟你睡过的就是你的女人吗?”我言语尖刻地道,“那你的女人,估计多的连这栋房子都装不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