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字体:16+-

第165章 :就事论事

“你多虑了!我只是就事论事!”他根本没有必要跟我解释,我跟他只是在打赌,他过去和现在的私生活,我丝毫不感兴趣。

停顿了一下,言语尖刻地道,“我发现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自恋!”

大凡男人都喜欢女人为他争风吃醋,那会让他很有成就感,也能满足他的虚荣心,所以他巴不得我为他吃醋。

面对我的冷嘲热讽,邵宗耀不怒反笑,脸上的表情高深莫测,接着小声嘀咕了一句:“是你扔下我不管,自己躲起来,让我一个人应付客人,现在倒埋怨起我来了,简直是倒打一耙!”

有没有搞错,这是他的家,来的是他的客人,我扔下他不管?难道他没有看出文诗蓉对我的厌恶吗,我不回避不是自讨没趣吗!

“邵宗耀!我们的赌约里,没有规定我还要帮你招待客人吧!”我匆匆往嘴里塞了一块面包,拿起手包就往外走,不想再跟他继续这样毫无意义的谈话,“再见!”

“有没有良心啊你!昨晚见你没什么胃口,我一大早起来,就是想好好陪你吃顿早餐,你不领情也就算了,还对我乱发脾气!”邵宗耀低声抱怨道。

一如既往的,遇到这种情况,我就会头也不回的离开。我受不了别人对我的好,特别是他,我会心软,会因为他的一句话,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但我总是很清醒的告诫自己,我跟他是没可能的。

真的不想呆在这里了,这里的世界根本就不属于我,太多人心叵测,太多明争暗斗,太多尔虞我诈,我学不会,我做不来!真想早一天能够离开这里!

像一只初生的牛犊,我想保持沉默,不闻不问,不想搅入这种复杂的生活,可是事与愿违,我必定要经历,必须要面对!

下班回来的时候,一进门耳畔便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琴声,循声望去,文诗蓉端坐琴凳,正在神情专注地弹琴。

旁边是小香那无比羡慕的眼光,可以说是把她当作一个女神一样崇拜着。

只见她感情投入,十指如飞,却神态安详,全没有演奏家那欲生欲死的做作。《第一次》在她的手下出神入化地演绎着,那如水的琴声把我带到了一个无比纯净的空间中,那样的优美,那样的动听!

文诗蓉带着几分冷艳的高雅的气质,与钢琴已融为一体,成了美的组合。你不可能专注于钢琴而忘却了她,也不可能专注于她而忘却钢琴。

这样的美是一种境界,连女人都无法抗拒,忍不住想要停下脚步欣赏。

很明显,她是在等邵宗耀,肯定是非常不想看到我,不等她把这首曲子弹完,我就悄悄溜上了楼梯,连打招呼也免了,省的再惹得大家都不快。

“叶琳!你回来了!”琴声嘎然而止,文诗蓉不但主动笑着跟我打招呼,而且声音与以往一样温柔。

“蓉姐!”我表情僵硬地挤出一丝微笑。昨晚她看我的眼神还满是怨恨,更不屑跟我讲一句话,现在突然的转变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李莎一直都称赞你琴弹得好,可惜我都还没有机会见识一下,不如今天就露一手,也好让大家欣赏一下!”

她语气极其平常,丝毫听不出对我的厌恶,难道是她的演技太好了?

接着她脸微微一侧,嘴角含笑,意味深长地道,“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才有它更高的价值不是吗!”

“是的!是的!”小香在一旁用力点了点头道,“姐姐!只知道你会弹琴,可大家从来就没听你弹过,今天你就露一手吗!”

看着文诗蓉平静坦然的样子,一时间,我竟有些恍惚,仿佛是自己的记忆出现了问题。她从没去过我家?那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样的理由来说服开导自己的,一派轻松的表情,好像昨晚她也没有来过一样。

“可能最近的工作压力太大,我一直都很不在状态,记性也差的要命,乐谱不知道被我丢到哪里去了,等改天我找到乐谱一定为大家演奏!”我不好意思地道。

我真的是一个不太会猜谜语的人,反应速度总是慢半拍,所以我不敢在她面前显摆,更不会自取其辱地班门弄斧。

心里暗暗想着,她又想怎样?绝不可能这么快就跟我冰释前嫌了,我可是她的情敌,再大度的女人也无法跟情敌和睦相处!

“你也太谦虚了!又没有外人在场,何必非要追求完美,即兴发挥就好了!”她笑得极其豁达,却让我心头浮起一丝说不上来的怪异,那柔和眼波里一闪而过的可是哀怨?

见我还是站在楼梯上犹豫,文诗蓉竟优雅地站起来,一步步向我靠近。

我不由得后退了一步,觉得不太妥当,象是故意要躲着她一样,这才克制自己定住了身子。

在只面对我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冷,眼中的恨意越来越浓,周身散发着逼人的气势。

声音低得只有我们两个能够听见,却是沿着唇缝出来的鄙夷:“你有什么资格住在这里!”

居高临下的人是我,不胜惆怅的人也是我,心里涌起泛滥的悲哀。

我深吸了一口气,表情木然地低声道:“蓉姐!我比你更知道,我没有资格住在这里!如果你能说服邵总,让我离开,我将感激不尽!”

“你的意思是,宗耀他非要留你在这里的喽?”她小声嗤笑道,

“为了他,你连坐台小姐都可以做,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在我面前你就不用装了,何必把自己搞得跟个圣女似的,只会让人更加恶心!”

从她嘴里吐出这么恶毒的话语,让我觉得好笑,什么身份地位,什么家教修养,统统都是虚无缥缈的东西,都不值一提。

撕下伪装,人性丑恶的一面便立刻暴露无遗。

“那又怎样,至少我敢做!”一味的忍让,只会让她更加践踏我的人格,我利用过她,她偷窥过我,我们早已扯平了!

我可以对她愧疚,但我不可以让她继续侮辱我。

话峰一转,“扪心自问,你为他做过什么?男人呢有时候就跟孩子一样,需要女人用母性般的爱去温存,去爱护!

他让你做什么你最好不要拒绝,他想玩的时候你就陪他玩。女人太过矜持,会把男人吓跑的!”

虽然我胡乱的说了一套谬论,而且也只是我的气话,但是某些方面,她必须是要思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