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惊梦:复仇缠爱
字体:16+-

第164章 :挫败感

除了钱医生,家里从没来过客人,我是否需要回避呢?稍加思索,我攸地站起来道:“既然有客人要来,我想我还是先回避一下吧!”

话音刚落,就听到了高跟鞋的哒哒声,闻声看去,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文诗蓉。

再精致的妆容也掩饰不住她脸上的挫败感,和一身的疲惫,象是刚经过一段长途跋涉才赶到这里来的。

想是她也已经看到了报纸上那篇文章,想过来确认一下,报纸上的人到底是不是我。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见到我的那刻,她还是有些惊讶,似乎不太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

一丝怨恨的眼神从我身上扫过后,转而又如秋波荡漾一般闪了闪,落落大方坐到邵宗耀身边道:“我过去金圣地那边,他们说你最近搬回家里住了。”

说完又厌恶地瞟了我一眼,好像在告诉我,我在这里妨碍到他们了。

就算上次她跑到我家,当面揭穿我,让我当众出丑,我也无法记恨她。

不管她跟邵宗耀过去是否是在演戏,毕竟是我闯入了他们的生活,打破了他们原有的平静。

在我没有出现之前,她一定以为,即使他们是在演戏,也可以一直演下去!没有我,邵宗耀或许也会一直陪她演下去,那一辈子也就这样过去了。

是我惊醒了她的美梦,生生破坏了她以为的幸福!

况且我当初为了报复邵宗耀,也十分可耻的利用过她,告诉她我跟邵宗耀已经有孩子了。她若发现那个匿名电话是我打的,一定会更加恨我的。

为此我一直很内疚,在她面前我总是感到心虚,语无伦次道:“蓉……姐!你……先坐,我去帮你添副碗筷!”

“叶琳!你坐下!”邵宗耀皱眉瞪了我一眼,“这种事情还用你亲自动手,连个佣人都不会使唤吗!我不是早就说过,她怕发胖,晚上从来不吃东西,怎么就不长记性!”

接着又换上平和的语气转身问文诗蓉,“诗蓉!这么急找我,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

他不是一直都理直气壮的使唤我吗,我去拿副碗筷又怎么惹到他了!莫名其妙,这个反复无常的家伙总是没有来由的就要冲我发火!

虽然有时候他也会自我控制,把火压下来了,可我真的不明白自己是哪里得罪到他了!

上次他是说过文诗蓉晚上不吃东西,可她不是也照样吃了吗!我有义务要帮你记住她的习惯吗!我气极,狠狠坐到椅子上,胡乱扒了两口饭。

没有什么能阻挡女人对美丽的疯狂追求,为了保持身材,文诗蓉可以晚上不吃饭。

但我不行,我本身就不是追求完美的人,对自己也没有那么高,而且近乎苛刻的要求,顺其自然就好。

这时候,张嫂小心翼翼地添了上一副碗筷,文诗蓉微微一笑客气地道:“谢谢!”

文诗蓉一直不说到底是为何而来,摆明了是想单独跟邵宗耀讲,我再继续留下,未免也太不识时务了。

他们曾经是恋人,这是抹不去的事实,即使分手了,他们不是也一直在做朋友吗,我就应该自觉的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

“你们慢慢用,我吃好了,先回房间了!”我受不了这样压抑的气氛,三个人干巴巴地坐着,我感觉胸口象是被什么堵着,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转身离开之际,无意中迎上邵宗耀那冰冷的目光,他对我的行为非常不满意,一脸的不悦。

我说什么都是错,回自己的房间也有错,看我不顺眼干嘛还非要把我留在身边!

他不是喜欢柔情似水的女子吗,现在那样的女子已经在他面前了,他还想怎么样!

文诗蓉是来找他的,我横在他们中间算什么,我这个多余的人本来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男人都是没有感情的冷血动物吗?分手以后竟然也可以做朋友,在曾经的恋人面前总是表现的那么从容,真怀疑他是否动过真感情。

如果两个人分手之后做了朋友,那说明他从来没有爱过你,反正我是很赞同这样的说法。

在文诗蓉眼里,或许我是她的敌人,可在我眼里,同为女人,都被深爱的人抛弃过,我们一样可怜。

但我比她要可悲,至少她知道邵宗耀是在陪她演戏,而我,当初还一心想要嫁给宋昕亮,傻傻的以为,他对我也是真心的!

邵宗耀拿我当借口拒绝她的时候,她一定非常伤心,盛怒之下,才会想到要揭穿我所谓的“阴谋”,以此来挽回邵宗耀的心。

不得不承认,她比我勇敢,比我坚定,因为我只是想过,却没有真正去试着挽回过,以至于曾经的那段感情就这样渐渐地泯灭了!

我躲在房间里,不知道他们都谈了些什么,不用猜,也知道肯定跟那篇报道有关。

悉数种种的隐患,邵宗耀就不应该把我留在身边。今天是文诗蓉,明天就是他那对老谋深算的父母了,哪一个我也应付不来。

他们应该聊了很久,直至夜深的时候,我听到了车子发动的声音,透过窗子,我看到是邵宗耀的车子开了出去。

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反正不是吃醋,好像感觉空空的。

他的手臂已经基本复原了,他要开车去哪里,当然不用跟我说,我是他什么人啊!

文诗蓉要回家,这么晚了他理应去送她,或者直接在她那边过夜也好,都与我无关!

早上因为要赶公车,通常我比邵宗耀起得早,大多时候他还在慢条斯理地吃早餐的时候,我就开始匆匆赶路了。

第二天一早,邵宗耀居然早已坐在餐桌前等我了。昨晚我很快就睡着了,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没有听到,没想到他会这么早。

“早啊!”我淡然地跟他打招呼。

“昨晚你睡得很香吗!”他阴阳怪气地道。

我睡得香也有错吗,分明是在故意找茬,从昨晚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他出去的时候有跟我说一声吗,他有说让我等他吗,好像在埋怨我没等他一样。

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言语挑衅地道:“难怪邵总今天起的早,是不是昨晚老情人来了,兴奋过度彻夜未眠呢!”

“听你这话酸溜溜的,怎么又吃醋了!”他故意提高了语气,看似一脸的无辜,只是他微扬的唇角却泄露了他心底的得意,解释道,

“两年前我们就已经是朋友了,现在更是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朋友罢了!”